LLC_万古长夜

© LLC_万古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
 

柱间、扉间与斑 7-8

* 原作向

* 柱斑前提的扉斑,柱斑前提的柱水,洁癖者勿入

* 柱间黑化、不,算不算黑化我也说不准

* 这篇很多点都在后面,不到结束不算完,请大家切勿因为某一段的内容就下定论

*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7

漩涡的人预计过尾兽的挣扎,但没人想到九尾的反抗会这样的强且持久。木叶的预备队也上了。柱间的明神门压制住了九尾的动作,但对加快封印进程无能为力。扉间溜回来的时候这里就是一片兵荒马乱的惨状。作为人柱力,漩涡的水户姬几乎下去了半条命。到处都是奔走的漩涡,喊医疗忍者的、叫水的、送药的,扉间的消失又出现在这样的混乱下面一点也不显眼。他看了一下,发现木叶的人还算有组织的在布防,就拔脚往封印阵中央跑,突然发现柱间站在哪里,出神的往天际张望。他嘴巴一张一合,缓慢又无声的念着那个名字——

MA~DA~RA。

扉间心头一紧,张嘴叫道:“大哥。”

柱间顿了一下,这才转过头来,他神色看上去还有些恍惚:“扉间啊,”他动了动嘴,仿佛有些难以启齿,“刚刚,你有没有感觉到……”

“斑、斑回来了。”

他嘴角微微翘起,双眼下弯,看起来好像在笑,又仿佛是在哭。扉间忍不住提醒他:“大哥,宇智波斑已经死了。”

“是啊,斑死了。”柱间重复着,又回头去看刚才的方向,“我刚刚感觉到了,斑就在那里——”那是实验室的方向,扉间张嘴就来:“是斑的查克拉,通灵术是封印术、血液和查克拉结合的忍术,九尾身上有斑的查克拉,那种邪恶的……”他顿住了,有点说不下去,好在柱间无意识的插话填上了空隙:“我知道,斑已经死了。要是斑还在,知道我把九尾送人了,一定会冲过来打我吧。”他突然笑起来,仿佛万分期待自己被暴怒的宇智波打得满头是包似的。扉间就看不得他这样:“如果宇智波斑还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遭遇这种程度的封印术,全身的血液和查克拉都会被吸干净。”他想起实验室里独力挣扎着对抗封印术的斑,突然觉得有些骄傲。柱间吃惊的回头瞪着他,好在这时候他已经低下头沉浸在学术研究之中:“把尾兽这样没有实体的东西当成通灵兽,就会有这样的弊端吗?不过能够把尾兽当通灵兽使用的人除了宇智波斑几乎没有,所以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算了,总之也是一种手段,先记下来……”他碎碎念着,柱间的神色也从震惊变得平和。这时候有人跑来报告:“火影大人,扉间大人。水户姬的情况已经稳住了。”

这个报告像是提醒了柱间,他扭头就往大阵中央跑,扉间慢了一步跟上。看见火影来了围成一团的人们散开一条道,露出躺在石台上的水户来,柱间走进去握住她的手。“抱歉,水户,你受苦了。”他真挚的说,“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由我来,由我来代替……”他话还没说完,扉间就看见之前神态萎靡的少女眼里焕发出惊人的光彩,“不,柱间大人,我……”

8

扉间把换下的衣物丢进衣篓。

在实验室抱住斑的时候浸透了汗,又蹂得乱七八糟,后来又被封印阵那边的沙土一扑,早就不能见人了。好在那边人人都灰头土脸,扉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考虑到之后还需要照顾斑,扉间干脆回家了一趟补充些需要的药物还有日常用品。他又想起柱间和水户那一幕,忍不住哼了一声。由你来代替什么,由你来代替她成为人柱力,吸干斑的查克拉、血液、还有生命吗?他一边想一边下楼,突然发现大厅的桌子上有个熟悉的纸包。——是那家寿司店,他背脊一寒,一只手从他背后伸过来扒拉开纸包。柱间拿起一个豆皮寿司把嘴塞得满满的,含含糊糊的问:“扉间?这时候还要去哪?又不在家里过夜吗?”

你不是要陪水户吗?扉间面无表情的想:“实验室需要人看着,我和你不一样,还有时间恋爱,我的工作日程是很紧的。”他绕过桌子,在柱间“唉休息一下也没什么”“扉间你就是这样紧张才少年白”的唧唧歪歪下头也不回往外走。突然他听见自家兄长前所未有的严肃的叫他的名字。

“扉间。”

他回头,正好看见柱间把一个豆皮寿司完整的咽下去。他吃得很认真,每一粒米都要咀嚼过才吞咽,吃完后还舔了舔手指。

“斑是我的。”他认真的观察着自己的手,好像会漏下什么米粒似的,“他就是死了,也是我的。”


———TBC———


评论(2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