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 LLC_万古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
 

柱间、扉间和斑 9-10

* 原作向

* 柱斑前提的扉斑,柱斑前提的柱水,洁癖者勿入

* 柱间黑化、不,算不算黑化我也说不准

* 这篇很多点都在后面,不到结束不算完,请大家切勿因为某一段的内容就下定论

*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时间不够,晚上网断了几次,这次挺短的。



9

扉间逃一样的离开了。

柱间的话仿佛扒开他心底最隐秘的地方,把不可告人的秘密公之于众。他震惊于大哥的敏锐,剩下的才是对柱间充满占有欲的宣言的惊讶。等他回到实验室,张开固定的保护结界才安下心。等他走进最里层的房间,不出所料的看见斑已经换了衣服,蜷缩在解剖台上。他去摸了摸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定了定神。斑不是大哥的,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柱间。扉间确信于自己的记忆和感知力,然后他突然感到一种和他大哥同源的查克拉。他凑近了斑,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感知了他,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蹭到了一样。斑他出去过了?

扉间没问,再后来他也顾不上问了。斑的伤比想象要严重许多,因为是契约反噬而非普通损耗,斑失去的血液和查克拉几乎是不可逆的,只能靠时间慢慢养回来。足足半个月他都无法下床,整日昏睡,只有在被扉间叫醒时才会吃些东西。为了让他躺得更舒服些,扉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自家大哥的眼皮底下把造床的材料偷渡进来,终于给他搭了张小床躺着。斑对外界的联系方法这时也不避讳他了,只要斑推他,让他出去,扉间就知道他的手下要来了。他总在实验室门口站着,隔着墙壁感受着斑的查克拉,还有他那些不知道是手下还是什么东西。那应该不是人类,否则的话不能够在重重结界的保护下活动自如。那些东西被斑召唤来照顾他的私人起居,扉间没有意见,毕竟以他和斑之前的关系,斑受了伤还愿意留在这里已经够让他惊喜的了。他有时候就在那里,一边做实验一边看斑睡觉,一点儿也不觉得厌烦。斑面色惨白,连呼吸都有气无力,扉间看了竟然觉得还是他之前活泼的样子更好。再后来他恢复了些,但还是四肢无力,站在地上就往下滑。扉间就自得其乐的给他做了康复计划,强塞着他吃鱼还压着他做复健,用烧杯煮糖稀做奖励让他搅着含着吃。这段时间是如此快活,让扉间几乎注意不到外界的变化,直到有一天斑拉住了他。

“我要出去。”斑黑黝黝的眼睛直视着他,“他要结婚了。”

扉间抖了一下:“你还站不稳呢!”

“柱间要结婚了,我要去看看。”斑根本不理,“我能站住。”他固执的拉着扉间,“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他当然有办法。

10

数天之内情况直转而下。

一些漩涡被其他国家的人掳走,一些漩涡逃逸了。曾经以封印著称的漩涡一族风流云散,连涡之国国土都被海啸淹没。扉间是后来才知道漩涡多方投注引起五大国不满,一些势力推波助澜下曾经繁盛的国家就这样消失了。木叶有没有参与这件事扉间不知道,但水之国和雷之国事后掠取了最大的利益。留在木叶的漩涡人心摇荡,柱间当机立断决定迎娶漩涡水户,终于把这一支擅长封印术的漩涡拽在手里。由各忍族的重要人物组成的议会开始商讨要不要在木叶忍者制服上弄个标记来“纪念”漩涡们为木叶做出的贡献。扉间听说会上宇智波的代表一推桌子走了。

如果是斑肯定掀了桌子的。

现在他在帮斑挑选观看婚礼的位置。

这不能太近,否则很可能被大哥发现,也不能太远,否则坐着观礼就太显眼了。虽然斑一直强调他能站住,但扉间并不想要他压榨自己的体力只为了看一场婚礼。等婚礼开始他就没办法待在斑身边,因此安全也要做到最好。他找来帷帽给斑带上,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刚好能把斑过于显眼的脸遮住。斑却嗤之以鼻。

“不需要这样麻烦,就影岩的顶上就好。”他说,“那天那里不会有人的。”


———TBC———

柱间只是看上去黑而已啦。

评论(2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