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 LLC_万古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
 

柱间、扉间与斑 13-14

* 原作向
* 柱斑前提的扉斑,柱斑前提的柱水,洁癖者勿入
* 柱间黑化、不,算不算黑化我也说不准
* 这篇很多点都在后面,不到结束不算完,请大家切勿因为某一段的内容就下定论
*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13
那一天柱间喝得酩酊大醉。

他抛开了蜜酒,一心一意逮住雷之国上好的佳酿大灌。周围的人赞他豪气,他也跟着笑。之前婚礼上突发事件带来的阴霾仿佛在这样的豪气中烟消云散。卸下礼官责任的日向找到扉间,满是愧疚的向他致歉,为了此前过于专注于婚礼,没能注意到有人入侵的事。扉间不动声色的原谅了他。

兄长会在影岩上埋下迟发的术式,在那一刻引爆花树界降临是谁也没想到的事。被突然出现的忍术惊到以至于泄露了一丝气息的斑还有几乎同时感知到这一点离开婚礼现场奔向影岩的自己和兄长,还多亏日向在那一刻快速反应过来喊出了“礼成”。族服宽大的袖子挡住了酒杯,除了近在咫尺的寥寥几人,其他人都只看到火影端起酒杯又放下,没人注意到他到底喝了没有。何必呢?和几个族人合力把喝醉的大哥送进新房的扉间漠然的想。你喝没喝酒,礼不礼成又怎样?你自己选的婚礼与你自己选的妻子,你就该爱她敬她,护她一辈子。


14
那天之后斑变得愈加沉默。

他本来就不是多话的性子,沉默起来就更加安静。扉间有时候故意碰他的头发,从他身边擦过,环着他手把手的教他晃动试管的七种方法,他都不在意。那天扉间用飞雷神赶在柱间前面冲上影岩的时候就看见他微张着嘴一副迷茫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弄得他心火直起。如果斑在他大哥面前总是这副模样,他很怀疑他怎么到这时候还没被办了的。他一步赶上去把斑抱起来就直接飞雷神回了实验室。等再次赶回影岩的时间就看见柱间站在一地狼藉中间。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明显被犁了不止一次的地面:“大哥你发什么疯!婚礼还进行着呢!”

斑趴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个球。因为契约失去了太多血液,他变得愈发怕冷。扉间把他珍藏的皮毛拿出来尽情的打扮他,然后那些皮毛就变成了他的被子和褥子。有一次他整个人都躲在白色的皮毛里,只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弄得扉间十二分心动。还有次他把厚厚几层的皮毛叠放在肚子上,腹部大了一圈,看起来特别可爱。扉间忍不住就伸手去揉。揉了几下发现他没有反应,抬头就对上斑不明所以的眼睛。他被迷惑了,就此倾下身。斑抬起一只手挡在自己面前。

“不行。”他说。

扉间没有沮丧。他得到的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变相的鼓励。他换了个角度,把斑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果然斑没有推开他。他又一下一下开始亲吻斑的发顶。一边亲一边在心里默念:“他是宇智波斑。是宇智波斑。宇智波斑。……”念得久了,这个名字就仿佛褪去了之前的恐怖,只剩下缠绵的爱意,连宇智波这个令人憎恨的姓氏,也带着让人心动的甜蜜。他是魔鬼,他是妖孽,可他的蝴蝶骨真好看。扉间迷恋着把他的头发缠绕在自己手指上,鼓足勇气把唇压上斑耳际后那一小片光洁的肌肤。


———TBC———


除了水户,没有人是真正无辜的。水户在某方面也不能说完全无辜。柱间很好,水户的事我负责。

PS:晚上还有饭局,就断这里了。今天估计不会有第三更。埋了挺多暗线的,全部结束后会写解密。


评论(2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