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 LLC_万古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
 

柱间、扉间与斑 21-22

* 原作向

* 柱斑主,柱斑前提的扉斑,柱斑前提的柱水,洁癖者勿入

*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21

那一天木遁查克拉和斑自己的查克拉反复交战了数次。作为战场的斑的身体也就数次濒临死亡。每一次斑被神明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扉间就热烈的吻他。好几次斑神志恍惚的时候喊了柱间的名字,有几次又喊了他的。等天亮的时候这种战争平息了下去,属于斑的心脏开始勃勃的、健康的跳动了起来。

柱间的肉就像天生就待在那里,开始为这具身体服务。

扉间开始发冷。

折腾了一天的宇智波已经沉沉睡去,给他换药的时候扉间发现他胸口的伤已经愈合了,切断的肋骨也开始出现生长的痕迹。他成功了。扉间有些茫然,怎么就、这样就成功了呢?他想不明白,斑到底是怎么扛过那些反噬的,或者是他的实验有了什么成果。他拨弄了下宇智波的头发,他看上去还是那样沉静又美丽,但扉间再也无法像先前那样毫无顾忌的亲吻他了。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等扉间巡视完几处建筑工地、再和木叶现有的高层讨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议题回来之后他更确定了这一点。

斑穿着他的衣服、裤子,套着白大褂,脊背挺直的站在实验台旁,看见他进来眼神轻轻的瞥过来。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22

宇智波斑并没有离开。

扉间确定,他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在这里得到。只是斑不说,他也猜不出来。他有时候会出去,扉间在实验室并不能找到他的身影,过几天又会回来,带来一些古老的拓片。他还是会关注扉间的研究,有时候也会上手帮他处理些事务。有一次他整理资料时发现了扉间关于召唤黄泉的忍者灵魂并控制他们作战的构想,严正的警告了他。

“那不是你该涉足的区域。”他说。

扉间不以为意:“你的意思是操纵生死冒犯神明,亵渎灵魂吗?”

“那倒不是。”斑认真的反驳,“死去的人就应该让他们在黄泉中睡着,何必让他们再面临尘世的痛苦。”

扉间没想过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你呢?”他忍不住问,是什么让你即使要面对生的苦痛,也一定要从黄泉爬出来,看着这充满不平的人世呢?

“我?”他漫不经心的回答,“宇智波斑已经死了。”

扉间再没问过他类似的问题。

斑出门得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有好几次他风尘仆仆的回来,头发上还带着海风的咸味。尽管拥有了柱间的细胞,他还是没能完全拥有如同柱间一样几乎无尽的查克拉和无可比拟的恢复力,但笑起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那种不可一世的味道。但他不常笑,甚至也不像之前受伤时那样神色淡淡的,他更多时候脸色阴沉,漆黑的眼底仿佛蕴藏着暴风骤雨。扉间完全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有在他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发呆的时候才能看出他还是那个宇智波斑,直到那一天,属于尾兽的暴虐的查克拉冲天而起——

——是斑?

扉间拿着文件的手一抖。

他正带着学生一起整理公文。日斩、团藏、镜、取风、小春、门炎跟着他不仅要学习忍术,还要学习村子的管理。木叶的下一代就要靠这些孩子,希望他们能够打破忍族与忍族、忍族与普通人之间隔阂,实现他和大哥的梦想。他知道人柱力怀孕会导致封印不稳,但是大哥应该一直在水户身边。他紧张的计算了一下,突然发现现在离水户的预产期只有一个月,如果是以水户那种怀相不稳的情况来看——他大喊:“封印班!封印班!还有医疗忍者呢!去千手族地!”他直接甩下公文冲出门,突然又折回来捞起镜就往外跑。

如果说、九尾真的挣脱封印的话,带个宇智波在身边,会有用的吧?

———TBC———

最后开始拖拖拉拉……

斑的生命没有危险,扉间心底的宇智波恐惧症就开始抬头了。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