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 LLC_万古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
 

理想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宇智波斑瞪着他的万花筒,幽暗的洞穴的一半堆满了各种碑刻、拓片还有临摹的壁画,剩下的一半有三分之一则是他多年来收集的各个忍族还有贵族大名家传承的典籍,余下的才是一张石床和一方石桌。墙上的火炬幽幽燃着,不时闪动一下。他把这些资料再一次从头到尾理了一遍,又闭上眼用万花筒逆推了一次,最终还是深深的、又深深的吸了口气。

老祖宗为什么会把这个方法刻在传承的石碑上又语焉不详,还下了只有永恒万花筒才能看穿的封印,他终于理解了。只有最残酷的境遇才能催生永恒万花筒,也只有最残酷的境况才需要这种办法。他已下定决心,哪怕与柱间分道扬镳、互相斯杀,也要贯彻他们的理想,追求真正的和平。即使如此,在知道这个方法的瞬间他脑子里也滑过诸如“让这个世界毁灭算了”的想法。然而宇智波都是习惯牺牲自己、让他人获得幸福的爱之一族,他也不例外。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他就觉得如果是为了世界和平这样的远大理想,要付出的代价简直不值一提。并且这个办法可能让他与挚友分道扬镳得更晚、不、也许是更早也说不定,他思索着,往火堆里添上一把柴禾,不过总比要了他或者要了他弟弟的命好。

所以第二天千手柱间面对得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强迫跪了一地的木叶忍者们,其中还包括他的弟弟千手扉间。斑不知道哪里搞来的封印,把他们一个个封住了查克拉用绳子捆了,丢给九尾滚着玩。巨大的尾兽光是爪子就比人大,被它踩住的忍者姑且还算镇定,没有喊出声来,不过苍白的脸色还有满身的伤痕说明了他目前的处境。柱间眼尖的看到这副样子满身尘土的躺在一边的忍者还有几个。他心里清楚没有斑的命令九尾不会把他们怎么样,但今日的斑不如往日,他到底想做什么自己一点儿也猜不出来。他看着那个百无聊奈站在一边的身影,自己设想过很多和斑重逢的场面,其中一些他甚至不愿去想不愿去面对,但从没有这样的。斑似乎是发现他来了扭过头,眼睛里没有了往日跃动着的、令他心跳加速的火焰。

“斑、你是……”他想问,但斑很快截过话头,“柱间,你来得正好。”他点点头,“我让他们给你带话,可是他不肯。”扉间拼命挣扎起来,柱间看见他嘴里不知塞了什么,有些担心的上前一步。“所以我把他们抓起来了。”斑说得平淡。

“哎?哎?”柱间有些茫然,“斑你想和我说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嗯。”斑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可他的声音没有停顿,“我这次来,是让你暂停和漩涡的联姻。”

——哎?

柱间没能立刻理解斑的话,扉间终于蹭掉了嘴里的布团大骂:“放屁!宇智波斑!你究竟是要……”他话没说完,九尾就一尾巴把他扫走。柱间估计了下,看他的落点应该还在木叶的防御结界内,就不再担心,转而思考起斑的话。“那个,斑,你是喜欢上水户了吗?”他试探着问。宇智波正用脚踢着地下的泥:“你听不懂人话吗?”

不是就好,柱间松了一口气,他来不及去想自己为什么紧张,又问:“那要停多长时间?”宇智波停住思考了一下:“先停个一年。”一年的话大概差不多吧?他不确定的想,如果到时候还没有,那就让柱间再停下去。联姻的问题解决他就轻松多了:“这段时间你跟我走。”他看着柱间又开始退缩的样子啧了一声,恶狠狠的盯住那些围过来的忍族高层,“有什么事让你弟弟和这些家伙们做。这么多人连个村子也建不好简直就是废物。”他一口论定。“废物”们聚在一起,一会儿他们推出来和他稍微可以扯得上关系的日向族长:“斑大人,村子不能没有柱间大人啊。”

“喔?”和这些家伙计较什么,他转身,“柱间,你是跟我走,还是待在这里,为了你的木叶?”他突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嗯,我可以等,反正九尾也正好需要人陪着玩。”九尾恰到好处的推过来一个忍者,斑结了个印,那个被解除了封印的日向就跳起来一溜烟藏到了那群族长的背后,他眯了眯眼。

———TBC———


新文的设定没搞好……还写不起来。

先丢这种的暖暖TAG


题目是瞎起的,别信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