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未来 02


因为不想给泉奈、或者说、现在叫作佐助的弟弟的转世带来麻烦,斑很谨慎的留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好不泄露给佐助任何他不应该知道的讯息。这对他很困难,他一早习惯了不隐瞒自己的弟弟任何事情,但又必须做到。如果说斑有什么后悔过的事,就是在泉奈开了万花筒之后把他带去宇智波神社去看那座只有族长才有权利去看的石碑。等他和柱间结盟之后回想当初,不得不承认也许那个时候泉奈就决定在某个时候把眼睛留给他。害死泉奈的人或许并非千手扉间,斑时常这么想,但柱间的弟弟从来就不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他撇撇嘴,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他得回了自己的弟弟,斑欣喜的在精神世界里抱住“泉奈”打了个滚——表现在现实之中,就是佐助打了个踉跄,险之又险的把小了一圈的火球吐出去。

 

【你干什么!?】

【啊啊啊!烫到没有泉奈?给我看看!】

【这里又看不到!没有!还有我不是泉奈!】

 

佐助气哼哼的站直,也不管被清理到一半的院落,扭头就往房里走,啪的一声把监视的暗部们关在在了门外。从昏迷中醒来后精神世界里就多了个“哥哥”,他不是不疑惑。但几天的试探下来至少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就是他不是鼬。鼬是天才,也是个温柔又体贴的哥哥,但这个自称叫“斑”的少年虽然表现得对自己关心备至,但和鼬完全不一样。或者是因为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没费多少力气就能分辨出斑说的话的真假,但他还是不能相信,什么“前世”“今生”之类。倒不如说,出现在自己精神世界的的这个少年是鼬留下的什么后手,还更值得相信——毕竟鼬拥有最强的万花筒写轮眼。他还不知道这种想法叫作开脱,潜意识里不相信自己的哥哥是会做出屠杀一族的人。斑的存在让他更好过些,更快的从父母去世、兄长叛离的噩梦中脱出。如果说鼬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咬咬牙,即使如此鼬弑亲的行为也不能原谅——只有获得了更强大的、比鼬还要强的力量,才有追寻真相的可能。

——又这样了。

看着陷入沉思的佐助斑叹了口气。宇智波的覆灭,早在木叶建立之初就有苗头了——斑打了个寒噤,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出这个结论。他还记得自己和柱间站在他们小时候常去的岩壁、现在被称作“颜岩”的悬崖顶上俯瞰初建的木叶,那个家伙突然就大呼小叫的扑上来,抱住自己说什么宇智波和千手以后就亲如一家。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宇智波灭族是理所当然、必然会出现的结果?斑皱起眉,一试图探寻自己的记忆空白一片的大脑就开始抽痛,接着身边的佐助就开始捂住头。他赶紧停下来。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好几次,如果他不顾佐助的状况继续追寻下去,接下来身体就会陷入昏迷。斑只能猜测这和自己莫名死亡,来到这里有关。佐助毕竟还是个孩子,即使拥有宇智波超人一等的精神力,也无法供应两个灵魂,更何况其中一个灵魂是他。斑已经把自己的精神力压缩到十来岁还没有开眼时的状态,又干脆封印了消耗精神力和查克拉的大户写轮眼,这才勉强达到平衡。如果因为一时对真相的探求伤害到好不容易才找回的弟弟,那也太不值得了。他一边把佐助抱起来轻抚他的背,希望他能好过些,一边暗自决定要好好训练他。封印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他自己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必须要在自己消失之前让泉奈拥有自保的能力才行。如果说另一个宇智波拥有的是万花筒写轮眼——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万花筒宇智波心生忌惮,不得不把自己唯一的弟弟一个人留在木叶?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