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生贺 斑中心群点梗 上

@玉小幺 太太的梗

生贺还要分上中下我也是够

对不起挚友我一个没按时哦完成哭哭

为了避免超时先发这部分,斑爷生日快乐(笔芯

宇智波斑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自从离开木叶,独自一人游荡在这片大陆寻找实现梦想的方法之后,这些年南征北战给身体带来的伤病似乎是一股脑的发作起来。一开始只是有些食欲不振,他还以为是异乡的食物不和口味,感叹自己终于还是在貌似和平的环境养尊处优了,直到最近在某个上古遗址调查完之后染上疫病,既往不曾有过的虚弱就缠上了他,让他不时想起自己的友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医疗忍者。他暗暗唾了一口,为这种不该有的软弱,一阵瘙痒从喉头传出,斑咳了两声,吐出几片血红的花瓣来。这就是在那个古代遗迹里染上的奇特疫病,查克拉变异成花朵从喉部涌出——遗迹的壁画上画的清楚,一群人对着棵奇特的巨木顶礼膜拜,一些人摸着喉咙,吐出好些花来,其中一部分人和人拥抱着接吻,疫病就消失了,还有一部分人,就算和人接吻了仍然吐着花,最后衰竭而死。这种吐花的疫病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人们不得不离开这里。斑捻动手中的花瓣,不管怎么看都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查克拉产物,略微用力碾碎的话,还会留下粉红的汁水,简直——简直就像是木遁,无中生有的创造出生命来。他不止一次为了挚友奇迹般的血继感叹,然而,如果这种创造并不是真正的无中生有呢?斑每一次咳嗽,就能感到随着花瓣的出现,被抽出的那一丝查克拉,按那幅画上所见,这些花瓣会越咳越多,越来越频繁,直到抽取的查克拉不够,变成直接抽取生命力——斑瞳孔缩紧,力量从不是没有由来的东西,千手族内也不乏同时拥有水土双属性查克拉的族人,为什么千年来只有柱间拥有木遁?他抚上自己的腹部,从第一次查克拉突然消失昏迷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腹中生出了一个小小的查克拉核,一刻也不间断的抽取着自己的查克拉,因为查克拉并不是像吐出花瓣的查克拉那样直接消失了,这种抽取隐晦到连斑自己不用写轮眼检查都不会发觉。斑仔细探查了,核团就像是他本身的一部分,又有着类似柱间的查克拉属性,它本身像是活物,随着斑自己的呼吸吞吐着查克拉。这个查克拉核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这种奇特疫病的真正源头,还有,和柱间的木遁到底有什么联系——斑不自觉的拽紧了掌下的衣物,柱间那种超乎寻常的、旺盛生命力,是不是也和这东西有关?

“夫人。”

外面传来叩门声。

“进来。”

斑整理好衣服,拿出白绢罩着口鼻,这才轻声回应。有人推开拉门,轻手轻脚的端进来装满水的铜盆、布巾,又送上洁净的饮食。每个人脸上都和斑一样,拿东西蒙住口鼻。在斑发现自己可能染上古迹里的疫病之后就这么做了。他并没待太久,更别说在那里饮食。如果说有什么可能让人染病的话,那么就可能是会在风中散播的东西。斑在来到有人迹的地方之前彻底洗了个澡,把所有可能沾有疫病种子的东西一个豪火球毁尸灭迹了,自己换上封印在卷轴里的干净衣物。等一次预料外的突然昏迷摔折腿之后,他就干脆在当地找了家富户住下,用写轮眼控制这家人把他当成新娶的媳妇。因为这种疫病的副作用,他的骨折好得出乎意料的快,几乎和那些使用了医疗忍术治疗的忍者们不相上下。这种飞快的恢复力让他不由得不联想起挚友,他开口喊住准备离开的下人。

“柱间——,我是说,木叶的火影,要来了吗?”

“茂贺大人说,火影大人已经接下了任务,很快就会到了。”侍女深深弯腰,“夫人的病,一定很快就能好的。”

他选的假身份很好,正好是这个小城城主最宠爱的孙子的媳妇。不是嫡系意味着没有继承权,只是个三代等于踏入权力圈还得好几年,正是不能怠慢也不用太重视的身份。他基本能猜到千手扉间发现这个任务会如何嗤之以鼻,又不得不赶着柱间快点来报道,好满足一个无病呻吟的无聊贵妇毫无意义的求救。谁都知道忍者的医术只是为了治伤,怎么治得了一个深闺妇人的小小肺疾呢?他嘲讽的扯开嘴角,突然一团花瓣拥了上来,一边咳一边挥手让侍女离开。他看着下人跌跌撞撞的跑远,这才移开蒙住口鼻的白绢,一朵鲜红的重瓣芍药完整的出现在他的手心。他略微紧了紧,从枕下拉出个装满花瓣布袋,连同这朵芍药一起丢进香炉里,一豪火球烧个干净。

斑猜得很对。

作为宇智波族长时的斑可以对除了国战之外的任务挑挑拣拣,但木叶的首领火影却只能由着贵族们颐指气使。斑不知道这是千手的习惯、还是建立木叶的过程中无原则的退步,反正在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事实已经变成这样了。几乎没有争执,只是毫无意义的抱怨了几句之后,原本意图留在木叶等待挚友归来的千手柱间就被弟弟赶出了门,只得加快速度想早点完成任务。时值岁末,距离斑的生日又近了一天,也许斑会回来,愿意和他小小的温上一杯酒呢?他可以抓住斑的手,告诉他如何感激上天在这一日让斑诞生,让他本人、让他的梦想都不至于缺少最关键的一部分。而饮酒之后苍白的脸上泛起血色的斑也会侧过头,眼角微微上挑的看着他。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着领路的侍女在庭院里穿行,进入东侧的小院之前,侍女在院门口领出两块布巾,递了一块给他。

“这是什么?”他摩挲着手里的布巾,好些层四方的布料缝在一起,在四角缀上长长的布带,侍女示意他把布带系在颈后和头顶,正好蒙住了口鼻,他大概猜出来什么,新奇的把布巾翻来覆去的看,“贵府的夫人是肺疾吗?”他记起来任务书里写的东西,“预防肺疾的话,这很有用呢。”他扬扬手里的布巾,心情好了一些。侍女与有荣焉的笑了:“这是夫人让我们做的,进院子时带上,出来后放那边,”她指了指门后,“在沸水里煮了,洗干净了再用。”

是个懂得很多并关心下人的温柔女子。火影心想,被些许小病召来挥去的怨气消散了大部分,如果不是实在困扰,这样的女性应该不会做出来请医疗忍者而不是大夫来看肺疾这样的荒唐事。他打好腹稿,等会面见病患时如何安慰并建议她去看正式的大夫,一边的侍女已经送到了位置。和负责照顾病人的贴身侍女交接之后,对方就直接把他领到一间和室,叩了门:“夫人,火影大人已经到了。”

“请进。”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

哎?等会,这样?直接面见吗?不需要夫君或者至少是侍从陪同?火影懵逼着,浑浑噩噩的进了屋,正想询问,带他来的侍女就退出去,还带上了门。他慌了,顾不得正坐,站起来左顾右盼。帘子里响起一声轻笑,一只玉手探出来掀开竹帘。

“柱间。”

木叶的火影眨了眨眼。

这个动作有点蠢,看上去不像是三十岁而像是他们初遇那年的十来岁。斑皱了皱眉,好在他也知道自己这副打扮的冲击力,也就没说什么。千手的眼睛从他的手开始,滑过留袖、肩、胸襟,最后停在他略略挽过的头发上。他目光停留的有些久,以至于斑的怒火像烧开的水一样嘟嘟的冒起来,又被顽强的意志力压下去,直到对方用无辜的语气问:“嗯,斑,你嫁人了吗?”

“千——手——柱——间——!!!”

一番久违的殴打上演了。

因为是在贵族的屋子里,两个人都默契的没用忍术,只用体术在小范围内搏击。靠着对地形的熟悉,斑乘柱间避让香炉的时候一脚绊倒了他,骑上去就一阵猛揍。为了见客他穿着件水红的付下,胸口虚虚的掩起,这一会的争斗早散开了,只剩下肌襦袢还算完整,几缕长发在争斗中乱了,徐徐披散下来。柱间脸早红了,看他没有停手的意思,赶紧哀叫着告饶。斑这才满意,爬起来整理衣服,柱间又殷勤替他挽头发,选了根红珊瑚的簪子插上,目光又粘在他微微敞开的领口。宇智波常年不见光因此显得愈发白皙修长的颈项让他咽了口口水,虚虚拥住长久不见的挚友,压低的语气里是自己也没发现的怒意:“你嫁人了吗,斑?”

“你蠢吗?”宇智波.不想跟愚蠢的挚友说话.斑有气无力的回答,刚刚腹中的查克拉核又突然抽取了自己一大半查克拉。它越来越大了,如果说一开始还是颗种子,现在已经长成了橘子大小,需要的查克拉也越来越多。“柱间!”他抓住突然箍紧了他的挚友的手臂,千手把他抱起来,放到一边的床铺上,额头顶住他的额头。“你病了,对吗斑?所以叫我来。”无来由的怒气化作肥皂泡消失了,心房里鼓胀的是仿佛要溢出来的柔软感情,他紧紧盯住挚友露在外面的美丽的眼睛,毫不顾忌那是这世间传说中最恐怖的写轮眼。斑被他盯得扭过了头。

“对,我病了,不过不是因为这个。”他不自然的说,“你先放开,我有事要告诉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