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生贺 斑中心群点梗 2

负责守卫府邸的武士在忍者的侵入下毫无反抗之力。不管是斑还是柱间,都能在府邸各处随意晃荡而不为人发现。前一刻还在侍女的陪同下离开的火影,后一刻就换上方便行动的短打出现在府邸夫人的卧室。身着浅红付下的贵人跪坐着,手持茶筅打散茶沫,长发松松挽起,鲜红的珊瑚簪子斜插在髻上,愈发显得发如墨烟、肤似白雪。千手柱间晃神了一瞬,旋即在友人撇过来的眼神下笑嘻嘻的坐过来。斑并没停下动作,他背脊直挺,从肩到肘呈一条锐利的直线,生生把贵族们卖弄风雅的动作打出一股煞气来,却又带着普通忍者没有的优雅。柱间松了口气,这才是他熟悉的斑,他接过对方推过来的茶盏,轻抿一口,就急着问:“你是说,不是肺疾?”

“应该说是像肺疾的术。”斑回答,他思索过很久,最终确认这并不是什么疫病,“之前我跟你说过,要去寻找自己的路。”他抬眼看了下一脸紧张的柱间,开始讲述离开木叶后的行程,略过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项后,详细的描述了他在遗迹看到的一切,下结论道:“这应该是种只针对有查克拉的人的术,壁画上的无差别攻击是因为那里是忍者的聚居地。事实上我试过了。”他垂下眼,“接触病人或者共居一室,并不会染上这种疫病,想要出现这种症状只有一个方法,接触这个。”他伸手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绢袋打开,里面是一堆鲜红的花瓣,他挑出一片碾碎,“简直像是真的花一样。”

“是芍药。”千手突然说。

“嗯?”

“芍药,一种滋阴补血的药物,千手的女人们会用它来调经。”他看了一眼眉毛渐渐竖起的斑,明智的转换了话题,“你说这和木遁类似,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看着友人透露着疑惑的眼睛,想了想,才说,“木遁不会展现现实中存在的植物,无法令花开放,也不能让粮食生长,它事实上只是实体化了的查克拉,跟你的火遁一样,只是看起来像,和普通的火焰并非同一种东西。”他指了指斑手中的花瓣,“想要制造出这样和现实中存在的花朵一模一样的存在,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有必要——不、应该做不到。”他苦笑,看着斑掏出一朵、又一朵姿态不同的芍药来。

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样的树叶。

这个世界并没有这样的话,但道理是共通的。斑发了一阵呆。这不是个好消息,但又是个好消息,至少说明木遁并不会抽取柱间的生命。他突然轻松起来,从枕头下又拿出个不同颜色的布袋,倒出一堆花瓣来,什么菖蒲、玉玲、白娟……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都是一些不长眼的小贼或者沿途村落委托除去的强盗被感染后吐出来的。从忍族变成忍村聚居后,一些原本忍族势力范围内,只是有点查克拉的人就抖起来,仗着会点忍术欺压普通人。还在木叶的时候他们就这个问题讨论过,千手扉间坚信他的忍者学校和等级制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斑的眼神变得深邃,你无法强迫拥有力量的人和普通人一样。不过现在的木叶已经不是他的问题,他很快把这些丢到脑后,一巴掌把试图拿起一朵小花的柱间的手打开。

“说过了不能碰。”他冷酷无情的一把火把花瓣烧掉,全然不顾千手一脸肉疼的表情。一个种类的花瓣就代表着一个人的性命。斑虽然没有直说,但两人都心知肚明。从出现开始,一直都表现得不那么靠谱的火影正襟危坐,摆出严肃的面孔:“斑,你是……不想回木叶了吗?”



———TBC ———


不记得之前的设定了……估计会变长[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