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人型电脑天使心 01


糟了。

从赌场出来被冷风一吹,柱间脑子里才出现这两个字。下城区里带着侵蚀性颗粒的涩风都动摇不了他的沮丧。一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信誓旦旦的答应过扉间的话他就恨不得抓破自己的脑袋。虽然扉间说了那些钱就是自己的生日礼物,并且直到三十岁不会再有第二份生日礼物了,他也不能释怀。听听扉间是怎么说的——

“我也不指望你能交个女朋友,”这是多么绝情,“所以这些钱就给你买个老婆。”这是弟弟该说的话吗,“记得选带做家务功能的。”

——所以他就接下了相当于两个人两年份的收入的钱。当时他怎么说的?

“哈哈哈扉间也到了娶老婆的时候了啊~等我一定会带个满意的老婆回来的!”

柱间抹了把脸,一层薄薄的绿光把他和下城区无所不在的风隔离开,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呢?他苦苦思索。星际时代来临之后,在各种原因的影响下人类的平均寿命超过了300年,适应性更强的女性先一步改变了自己的生殖特性,通常在50岁之后开始进入育龄期,相对的男性则和地球时期没什么差别。在这种情况下各种替代产品应运而生。扉间说的就是一款新开发的性爱机器人,外表看上去与人类无异,还有简单的情感互动,考虑到单身青年的需求,额外添加了保姆程序。因为开发商Uchiha以前是做军火的,以开发大型战斗人形机器人为主,这款创新产品销量一直很低迷,为了打开局面正大幅降价。扉间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帮柱间入手一个,即使AI不行起码还能做家务。然而不管是他还是柱间都没想到这种基本算是福利政策的的成人产品还需要预定。被弟弟激起了心火,一心想在自己26岁生日前摆脱处男身份的柱间灵机一动想到了黑市,然后就到了下城区,再来……柱间揪着自己的头发泪流满面——他只不过就是想挣点钱给弟弟也买个老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千手家的长男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多少次被扒光了衣服从赌场丢出来的经历。

他唉声叹气了一会儿,终于打好了怎么给弟弟交代的腹稿(虽然肯定没有用),缩头缩脑的站起来。最后一分钱也被赌场的打手们掏走,想要回家只能自己摸回去了。从下城区到中城区之间有一道空旷的“走廊”,有固定车次穿行,除此之外就只能步行通过。说是“走廊”,其实是一大片荒野,带有侵蚀颗粒的涩风暴不时从荒野上呼啸而过,带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即使是像柱间这样的能力者,不穿防护服也不能在这里久待。更何况涩风对所有事物一视同仁,时间久了即使是金属和石块也会被它绞杀成沙砾,只有被能量罩保护起来的东西才能苟延残喘下来,更别提食物了。这种天然环境在下城区和上中城区间非人为的制造了屏障。久而久之,一些人把垃圾、尸体、还有其他遗弃物丢进这里,任由它们变成灰烬。柱间一边高一脚低一脚的在黑暗中攀爬,一边思考怎么才能从弟弟的唠叨地狱中解脱出来,一不留心被什么大型垃圾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应该是刚刚被人丢出来的,还保持着完整的形状,这下可以肯定了,没走错路,柱间苦中作乐的想,不远处有两点红光闪烁了几下,没得到回应又熄灭了。

那是什么?

柱间目光一凝,看起来像是个人形。他爬起来踉跄两步,一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匕首。等了半天还没有等到什么动静,这才摸了过去。那果然是个人,头发乱糟糟的,触手还有些温度。柱间使劲嗅嗅,没闻到什么血腥味,一下子兴奋起来,费了好些力气把“他”从垃圾里扒出来。他把人拖到有光的地方,轻轻拨开他的头发,一张完美的脸露了出来。这个“人”似乎感受到了柱间的动作,纤长的睫毛扇了扇,眼睑微微上抬发出一点红光,又仿佛能量耗尽的暗下来。柱间激动的搓了搓手,这是真的,一个完整的、漂亮的性爱机器人,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砸到了他手里。


———TBC———

找不到大纲了,瞎J8写
慢更不用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