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意外 上

人鱼斑设定,短篇


一切都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虽然不是第一次布置人鱼祭祀的防卫,但和敌人靠这么近还是第一次。不、已经不能说是敌人了,就在上个月,已经延续数百年仇恨的千手宇智波携了手,在神明的见证下签订了结盟协议,他哥还特别搞了个仪式。扉间尤其想不通,笃信佛家的千手和只认先祖的宇智波在神道的神官主持下举行的盟誓有什么用。但宇智波似乎是很虔诚,大部分、至少大部分宇智波在结盟仪式上表现得很开心,仪式结束后的宴会上一反常态的跑来和扉间拉手的宇智波不知道有多少个,虽然第二天他们就恢复原样了,不仅如此,扉间头痛的按按额头,跟他示威的宇智波变得多起来,而不是像战争期间只有宇智波泉奈一个。已经把族地搬在一起,开门就可以见到老对头这种事扉间到现在还不习惯。出门就能看到三个以上的宇智波趾高气昂的斜着眼睛看他这种事,就算是千手二当家、全忍界实力排名前十的强大忍者也一样会有心理阴影。那群兔子眼到底在想什么,自认是个正常人的千手扉间是想不出的。


“扉间大人,还是没有找到柱间大人。”一开始就被他放出去找兄长的部下跑回来。


扉间仔细感知了一下。

兄长的查克拉无所不在。这是当然的,毕竟是千年一见的木遁,他们又生活在森林里。但那种生机勃勃、好像初升的太阳一般耀眼的查克拉团并不在扉间的感知范围内。在附近有一小撮富含生命力的土和水的查克拉集合,附近零散着大概前者数目五倍以上的类似查克拉。扉间知道这是千手的人鱼和他们的护卫。在遥远又遥远的地方有个类似的阴冷又暴烈的集合,连扉间也只能大致分辨出他们的方向,那应该是宇智波。他又反复感知了几遍,始终找不到兄长的查克拉。


“不用管他,”他暗暗咬了咬牙,“宇智波应该也回他们族地去了,保护好我们的人鱼就好。”


这个世界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错。

至少从千年前起,女性的人数就出乎预料的减少。历史的记载错漏百出,语焉不详的记叙了一次险些毁灭了世界的大灾难,在扉间看来就像是神话似的。忍者的先祖六道仙人用绝大法力把他其中的一个儿子变作了人鱼,从此男人之中出现了这样一种特殊存在。他们平时看起来和普通男性没什么两样,但交配时就会呈现出人身鱼尾的特殊形态。人鱼能够怀孕、生子,保证了人类不被灭绝。像千手这样男性和人鱼比例悬殊的族群并不多,所以他们致力与其他忍族结盟、联姻。这也是就算是和宿敌宇智波,谈起结盟来也没有太多人反对的原因。不过这毕竟是第一次结盟后两族搬到一起生活,大家还是延续了千年来的老传统,在人鱼祭的这一天带着人鱼们回到原族地张开结界防御。


不要说他们结盟了还防范宇智波,对面不也是一样吗?


只有他哥才天真的觉得结盟了彼此就不应该有秘密。扉间从鼻子里嗤出一声嘲笑,在这种重要时刻跑掉又能代表什么呢?以为宇智波也会跟你一样吗?


****************************************


不知道这算不算个FLAG。


千手柱间正和他的挚友一起。

他倒不是故意翘掉人鱼祭,这种类似于女儿节一样的祭祀在幼年柱间心里一直就是男性绝缘的活动。还没有伴侣也一直没有心上人的千手族长并不明白这种活动的意义,或者说他明白但不认为存在。人鱼祭的时间又不固定,结盟初成又事务忙乱。扉间提醒过他人鱼祭快到了的事,他也没放在心上。如果像平日一样,工作结束后和挚友在新生的村子游荡,或者被弟弟抓回族地处理公务,那倒是不会错过祭祀。只是一大早斑就邀请他晚上去喝一杯,还把他带到他们初识的河边布下结界,一副要和他秉烛长谈的样子,他就忘记了。他是有多久没和斑好好谈一谈心了?偶尔偷点空闲,不是被扉间就是被斑的弟弟泉奈打断,也不知道初生的村子到底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物。斑还带上了好酒,和千手的蜂蜜酒不一样,掺上了酸甜的梅子汁,在月光下荡漾出如血般的艳色。挚友刀锋般凌厉的眉目在酒和月色双重作用下也柔和起来。柱间大着胆子去握他的手,也没有被甩开,弄得他的心像小火煮开的粥一样咕嘟嘟的冒着欢乐的泡泡。他还想对着斑倾诉衷肠,说他是多么快乐,这梦一般的结盟令他多么不可思议的幸福。斑却没有给他机会。他抬头看了看月亮站起身,踢开鞋子。


“时间到了。”


———TBC———


你们不给我喂糖,你们这些坏人。

哭唧唧。

自己给自己生贺还要分上中下,摸摸你们的良心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