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意外 中

什么时间?

千手族长眨眨眼。因为难得的愉快气氛,他并没有使用查克拉来化去酒意。酒精和挚友纵容的态度熏得他脑袋晕乎乎的。斑却不给他思考的空隙,只是轻轻一抽,深色的浴衣就从锻炼得当的肉体上滑落,露出莹白的皮肤。柱间这才迟钝的意识到斑罕见的没有穿那套包裹得死紧的宇智波族服,而是换上了常服。他浴衣之下什么都没穿,迎着月色仿佛要发出光来。还不等柱间做出什么反应,斑就上前一步踩到水里。接下来的奇幻场景终柱间一生都不能忘怀,他的挚友、天启、世上最强宇智波斑、站立在忍界巅峰的男人,就在他的眼前,腰部以下化作了一条美丽的鱼尾,强有力的尾鳍轻轻拍打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人……鱼?!

“还愣着干什么?”突然变成人鱼的斑转过头,微翘的发尾在他侧脸留下一个美好的弧度,“再不脱衣服衣服就来不及了。”他似乎全然不知道自己给柱间放了个怎样的炸弹,很快又扭过头盯着月亮。

“噢…噢!”柱间答应着,前所未有的快速撕下了衣物。斑已经去到了河中间,他大踏步的向前跑,溅起一片片水花。在这样的水声中人鱼回过头,眉微微颦着,好像在埋怨柱间打扰了这片宁静。喘着粗气的千手不能欣赏那种静谧,他箍住斑的腰把他压进水里。

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对于男人来说,人鱼是比女性更神秘的物种。尽管实际数目上人鱼要比女人多很多倍,但每个男人都见过女性,大胸脯,圆屁股,但除非你是人鱼的丈夫,否则你永远看不到鱼尾。这是只有交配的夜晚才会放出来的东西。柱间看过画得粗糙的版画,告诉男人们如何捕获他们的人鱼。他也这样做了。被压进水里的一瞬间斑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快他就挣扎起来,粗大的鱼尾狠狠拍打在柱间身上。作为可以在水中呼吸的物种他似乎有了优势,但柱间胸有成竹。他的双手始终未能脱离斑的腰,现在它们其中一只往下,摸到了一片狭长的鳞片,只轻轻拨弄了一下,鳞片就裂开一条缝,他顺从心意的将手指伸进去。

人鱼的反抗停止了。只是稍稍一瞬,随即斑更大力的挣扎起来,但已经摸到门路的男人不会给他逃离的机会,柱间双臂使力,生生的把斑从水中捞起来。突然失去浮力支持的人鱼双手在虚空中抓挠两下,无力的瘫软下来。柱间的武器已经深深切入人鱼体内了,他感受了下怀中人的瘫软,怜爱的亲亲斑还滴着水的乱发,快活的动起来。

他和斑有无数场战斗,快活的、怨恨的、激烈的甚至绝望的,但从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酣畅淋漓。人鱼天生的弱点被他恣意把控、进攻,可以随意敲死一个成年男人的鱼尾在他侵占下变得柔软。一开始柱间还不敢放他入水,只是抱住他摇晃,过了一会儿,被吊住胃口的人鱼开始用尾巴轻轻拍打他催促,柱间才把他放入水里与他交融。就像书上写的一样,所有一切都是这样冰冷,只有人鱼体内是燃烧般的炙热。他急切的需索、探求,甚至顾不上呼吸。在肺里最后一丝空气被挤压殆尽的时刻,他的人鱼转过头。斑拉住他的头发凑近,唇贴住他的,度过一口气来。

这场战斗直到月上中天才结束。中途扳回一城的人鱼还是因为体力的缘故败了北。斑累得快厥过去,还强打着精神指点柱间找个位置躲起来。他刚经人事,一时半会收不回那条鱼尾,只能由柱间抱着。粗大的鱼尾出水了之后才发现是深色的,间或有些稍浅的鳞片,不管是深的浅的都在月光下闪闪发亮。鱼鳍薄的跟蝉翼似的,也软,不像看上去那么硬。他大约是累得狠了,还在柱间怀里头就开始一点一点。等柱间找到适合隐藏的山洞时,天边已经蒙蒙亮了。他弄了点干草铺好,把斑抱上去,定定欣赏了一会儿属于自己的人鱼,这才躺下把他搂在怀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