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猿人 02

他最后还是放弃了。

在丛林里成功存活下来的动物都足够谨慎。也许有的黑猩猩不这样,族群的庇护可以很好的在黑猩猩的幼年期和初入成年期时保护它们,直到它们成为身长1.5m,体重50kg的大型动物,只有一些豹子、鳄鱼和蟒蛇,更多的是战争时期的同类能威胁到它们生命。但柱间不一样。作为一族中的异类,他刚刚成年——或者说不算成年,对于人类而言还在幼年时期——就被首领呼来喝去,做各种危险的前哨活动,磕哒并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护住他。因为这个成长缓慢的孩子,它迟了好几年才再次和雄性交配,这点已经足够首领愤怒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柱间的行动没有同类快、力气没有同类大,唯一的优势只有他比同类更发达的大脑。谨慎是当然的,这种习性已经深入这个刚刚就任首领职位的类人猿——或者我们直接说,年轻人类——的骨髓里。虽然是生平第一次发情,他很好的控制住自己,没有直接向新选定的配偶扑过去,而是隐藏在密林中观察。新出现的秃猩猩比柱间稍矮,但还是高过大部分同类。他身姿挺拔,不像其他猩猩一样佝偻着身体,而是自立前行。在雨季才会出现的泉眼下的小潭或者积水在他直起身来之后堪堪没过他的膝盖。这是个有点危险的深度,也就是这几天,水才刚刚出现,来自雨林更深处的掠食者还没有随着水流来到这里。柱间眯眯眼睛,挤掉一滴来自树叶的露水,这么不警惕可不好。一些水珠顺着秃猩猩的长发滴落,沿着脊背滑过凹陷的腰线,又没入挺翘的臀部间隙。柱间咽了咽口水,他的嗓子这会儿火烧火燎,就像是旱季末尾一整天没找到水源时那样,但还有那么一丁点儿不同。他没精力分辨这个,眼睛一瞬不瞬的紧盯着自己的猎物。另一只秃猩猩行动的时候臀部翘起,没有皮毛覆盖的肌肉像水流一样闪烁着金光,一会儿他直接走到岸上,一些被柱间忽视了的、奇特的皮毛罩住他赤裸的躯体。柱间有些不甘的咂咂嘴,他也曾经试着用猎物的皮毛装饰自己,但难忍的腥气和随之而来的虫蚋让他很快打消了这个主意。秃猩猩的皮毛好像就没这种毛病,但柱间一点也不想看到它们。他晃了下脑袋,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遇见同类的惊喜冲昏头,有的是时间自己可以把同类身上用来伪装的皮毛拔下,用自己光溜溜的身体碰触它的,他告诫自己,现在盯着它,看它去哪里,阻止它回自己的族群,捕获它,带它回家——他为这美好的愿景笑起来。

他确认这是一只离群的猩猩了。

整整两天,秃猩猩都没有和自己的族群汇合,一直徘徊在这处水源附近。它在不远的地方有个奇怪的巢,吊在半空的树枝上,夜里它会回到那里去。一张很大的,同巢一样奇怪的东西铺在地面,秃猩猩用它来接水喝。柱间有次忍不住好奇心摸过,感觉像是某种树叶,但比普通的树叶要大很多很多倍。它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因为柱间从没见过那么大的树。有时候柱间会想它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是不是也是为了那种神奇的蘑菇,他一想到这里就呵呵笑,摸摸自己兴奋的胯下。也许自己和秃猩猩都不需要去更上游的猩猩地盘冒险,他想着自己惊鸿一瞥的、属于秃猩猩的那张脸,嘴唇红润像涂了鲜血,脑袋又开始晕乎乎。族群里关系好的猩猩们,是可以拥抱、亲吻,作为唯一的异类柱从没有过这种待遇,但是如果对方是和自己一样没有毛的同伴呢?他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浆果滚到秃猩猩的树叶中间,巨大的黄色树叶上或蓝或紫的浆果十分显眼。这几天柱间并没有发现秃猩猩在觅食,这让他有些担心。这种酸酸甜甜的果子是猩猩们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期望秃猩猩吃了之后胃口能好起来。


 @moxiruoling  

我是真的慢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