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带土之梦的脑洞03

梦想很好,但事实是带土还是没办法去他心心念念的战场。

 

宇智波镜一反他在木叶决议上不吭气的常态,在带土的问题上和他的同期们拗起来,只有他和同期们知道的(还有带土)关于木叶建立的初衷被一再提起。

因为过于坦诚,不管是三代还是团藏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疑心太重,宇智波带土真的就只是个普通的宇智波遗孤。

因为害怕自己的儿子也步其后尘,这个时间的木叶还有的另一小股势力默默的站到了宇智波的身后。

 

但这样是不行的。

偷偷的把自己藏在树叶里的带土默默的想,朔茂叔叔,你还有卡卡西,可不能乱来啊!

 

——当旗木朔茂为了救自己的队友深陷敌群,力竭身亡的消息传到木叶的时候,带土一下子没稳住捏断了手上的筷子:怎么会?!这不是、这不应该是我的月读吗!?

 

白牙的逝世给卡卡西带来了很大打击,但给带土带来的打击更大。他好几天闭门不出,甚至又哭又闹的想要掀开暗部们带回来的棺材,试图证实白牙的死只是个谎言。

还是卡卡西把他死死抱住、生拉活拽的把他扯下来才阻止他。大人们看着抱在一起流泪的两个孩子默默叹气!

谁也没注意到看到三代火影和长老团们出现在白牙下葬的仪式上时那个黑色头发的孩子的眼睛。

 

这样我就是和鼬差不多的天才了,看着镜子里的写轮眼带土讽刺的想。

 

大概是因为查克拉的总量不足,带土并不像之前一样一开眼就是两勾玉,而只是两个一勾玉。这并不能让带土觉得高兴。

旗木朔茂的死让他意识到了一点,就是月读世界并不是什么心想事成的游戏。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他直面过鼬的月读,这种万花筒写轮眼的特有忍术虽然和无限月读并不一样,但也已经是写轮眼幻术的极致,可这离没有破绽还差得很远。

如果说无限月读真的是个完美得和真实世界一样的幻术世界的话,那么就绝不可能存在完全的心想事成,因为完全的心想事成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

 

带土在这个世界待得越久,对无限月读的理解就越深刻。就算以带土的眼光,他也不能发现这个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区别。他仍然需要努力练习才能提高实力,也不能毫无缘由就觉醒写轮眼,白牙也不是突然就改变立场,站到了宇智波一边,就算带土本人对他的行为非常不看好,也没有想过他就会这样失去生命。

 

——一个爱好甜食的宇智波陷入无限月读,眼前绝不可能是个用红豆糕、三色团子、草莓大福等等甜品搭建起来的怎么也吃不完的甜点屋,而是会给他能够购买到美味甜品的方式,说不定还要完成困难的任务才能吃到。

 

带土想着。

 

无限月读大概只能满足他最强烈,能够让他感觉最为幸福的愿望,而实现愿望的难度由他自己的理解决定,越困难的愿望在它实现的一刻自己就越满足,因为伸手就能吃到的红豆糕和好不容易才能吃到的红豆糕给人的幸福感是不同的!

 

他沉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了一下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琳的安危肯定是重要的,但在月读世界里这却不是重点,因为清楚未来的带土不可能让琳再次成为刺激自己觉醒万花筒的工具。消灭战争世界和平当然也重要,但带土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像斑那样拥有这种宏伟志愿并不顾一切想要实现的人。

与之相反,比起作为医疗忍者,还要好几年才能参战的琳,因为白牙的过世,马上就要加入战场的卡卡西的安全更令他担心。

 

现实世界的白牙是被视为威胁,被人陷害,陷入任务与伙伴的矛盾最后被逼自杀,为了洗清白牙的耻辱,卡卡西必须抛开一切为村子而战。而月读世界的白牙是为了卡卡西的安全在博弈中隐隐站到了宇智波的身后,因而陷入了必死的任务。谁也不知道比现实世界长了几岁的卡卡西有没有在父亲那里听说过什么,有没有怀疑过白牙死亡的真相。比起现实,月读世界的卡卡西的处境要危险许多——

 

想到这里,带土黑了脸,恨不得就立刻把在村子幕后翻云覆雨的阴影揪出来。

 

他答应斑、执行看起来极不靠谱的月之眼计划的原因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个——英雄理应被人敬仰,收到鲜花、欢呼与爱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陷害、为人诋毁,失去荣誉、生命和他们要保护的东西。不管是斑、还是白牙,不管是宇智波还是卡卡西,都是被那些见不得人的小人陷害才会陷入那种绝望的境地。

 

——这个英雄得不到自己该得的的世界是错误的——

 

带土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月读是什么?铲除这个世界的黑暗,让木叶变得和斑梦想里的一样,保护孩子、保护和平、光明正大、不需要任何人被欺骗、被逼着为一些虚假的东西牺牲!

 

我要成为火影,带土下定决心,火影这个名字,原本就是因为宇智波才诞生的不是吗?

 

当然了,还有妈妈!想起进入月读世界才知晓的自己的另一位亲人,带土心里升起无尽的勇气:我会把妈妈救出来,让她看着我当上火影,如果我成为火影,不管是妈妈还是斑都会高兴的。他兴致勃勃的计划,斑老头从洞穴里出来肯定还能多活些年,到时候我们祖孙三人就是最强宇智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