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带土之梦的脑洞02

虽然对如何救回母亲没有什么计划,但宇智波的心都是一样的——拥有强大的力量就好。

 

不知道是因为是月读世界还是因为带土本身继承了斑的知识与经验,他的实力增长得飞快。宇智波镜来他家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这位带土前世里并不熟悉的族长时常忧心忡忡,有一次还差点被没注意的带土撞到。就算是对读情绪不太擅长的带土,也能看出来他被什么重大的问题困扰。事实上,这个问题就是带土本人带来的。

 

之前说过带土实力增长得飞快,他心里有事,又是做了好些年Boss的人,虽然在其他人眼里他还是那个意外的热情友好的宇智波,但实际上他和“宇智波带土”在这个年纪时该有的样子已经很不同了。尤其是在族内的地位,如果说原本的带土因为是吊车尾所以没什么人会注意他的话,现在甚至是隐隐压了木叶白牙的儿子一头的宇智波带土,已经进入某些人的眼里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渴望见到斑的,在三战真正开始之前几年,带土就已经感受到了大战一触即发的气氛。同样的,他也感到了身边若有若无的视线,偶尔路遇宇智波镜的时候,带土也能看到他欲言又止的眼神。

他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推断。上辈子毕业之前他也感受过类似的视线,只是那时的宇智波带土是个真正的吊车尾,并不清楚这种奇怪的感受来自哪里。但现在的他不一样——又帮助一个老奶奶过马路之后的带土垂下头扯出个不适合他阳光的外表的冷笑:是暗部?还是根部?或者二者皆有?看来自己在木叶还真的是个类似尾兽的身份,不是吗?(顺便说句,带土以前感受过的视线是为了考察他是否合适做四代的弟子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因为带土被盯上了,镜来他家的频率也就更少、更偷偷摸摸。这让一向以写轮眼为荣的带土腹诽不已。

话虽如此,但这一世的他也一样没有在这个时段觉醒写轮眼。

按斑的理论,写轮眼的觉醒是查克拉在短时间内因为负面情绪剧烈波动超过某个极限带来的产物。也就是说写轮眼是否觉醒,一是需要一定量的基础查克拉,二是这些查克拉要在短时间内因为负面情绪产生巨大的波动。

带土摸摸心口,他觉得查克拉量他肯定是足够的,就是情绪波动这点,这辈子的他可能不太容易达到要求。像是卡卡西的事还有琳的事,想要让他再受到那样的冲击太难了。但如果让他复制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他又决计办不到。他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战争开始之后利用自己比卡卡西大上一岁的优势提前参战,好在战场上觉醒。

 

但就像这辈子的卡卡西有着父亲庇护,并没有在5岁就成为忍者一样,比他大上一岁的带土也是有人庇护的人。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带土偷听到的消息让他崩溃。

宇智波镜告诉带土的奶奶他拦下了木叶高层要求带土提前毕业参战的要求。两个成年人都对这个明显不怀好意的要求耿耿于怀,完全不知道隔着墙壁的带土是怎样在心底求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是我想错了,”带土听见镜低沉的声音,“原本以为只要不教带土宇智波的忍术体术,让他像平民的孩子一样到了年纪再去上学就可以把他的存在瞒下来。”

“那他们猜到了……?”这是奶奶紧张的声音。

“也只是猜测。”镜的声音不徐不急,和年轻时的斑不一样,他是个深沉的人,这给失去了族内最强战力万花筒的宇智波们一个很好的安慰,“只是有些痕迹是瞒不了人的。”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好的场面,“但他们应该只知道可能有这么个孩子,但孩子到底是谁?在不在宇智波?甚至在不在木叶?他们不清楚。”

 

这几年带土的实力也增强了许多,尽管两个大人比以前更加警惕,依靠斑教给他的一些小技巧,他也把镜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镜说的正是他未曾蒙面的妈妈的事。她应该生活在木叶之外,只是生下自己后不久因为什么原因把自己带来木叶,在这个时候遭了木叶的暗算。镜族长只来得及救走自己,妈妈却被木叶抓走了,或者不能说抓走,而是因为什么保命的忍术被木叶封印起来。这些事情镜语焉不详,带土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妈妈还活着,因为那个封印还在。因为一些原因,木叶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不能肯定救走自己的是谁,是不是木叶的宇智波。

现在他们怀疑我了——

 

带土抓紧了衣襟。就像曾经的卡卡西一样,木叶真的缺少一个5岁的卡卡西做战力吗?就算是卡卡西,也是要到12岁才真正晋升成上忍。而12岁的卡卡西,之所以会晋升成上忍,不得不说和他们的老师是四代——不,是在三战战场上闪闪发亮的金色闪光有关系。

 

带土心念直转,按他后来所见,神无昆桥的时候的卡卡西还是明显不够上忍资格的,就算是按战场上缺乏人手算也勉勉强强。那到底是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让才5岁的卡卡西提前毕业进入战场呢?

 

他自觉已经把木叶想得够黑暗了,但在月读世界见到的一切让带土觉得自己想得还不够。但他和卡卡西不一样,他需要参战,需要觉醒写轮眼,尤其是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离开木叶去寻找斑的机会。如果斑知道妈妈还活着,一定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