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沙耶之歌脑洞04

隔得老远,柱间就感到了斑身边的肉糜怪身上属于斑的査克拉。这让他稍微有点不不舒服。和他不同,火遁无法像木遁那样依靠孢子给人留下标记,给火核打标记是用自己査克拉整体覆盖的。宇智波一族的力量给人的感觉大多类似,除非是感知忍者,否则很容易混淆。但在柱间的感知里斑和其他宇智波的查克拉的区别就像云泥一样明显,面前的火核就像是在明亮的火焰中间混着一团说不出的怪味,让他本能的感到难受。

 

斑还是不放弃任何可能减少眼睛污染的机会,在征得火核的同意后,用类似须佐的方式给他做了个查克拉壳子。这种做法费力又不讨好,须佐壳子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御能量攻击,但被查克拉覆盖着的人可以说对斑本人毫无反抗之力,生死俱操诸他手。如果被保护者是柱间这样强大到除他们彼此无人能敌的存在,还能说他们互相信任,友情感人肺腑;而当对方是火核这样的下属,恐怕很难有人能觉得斑这是为了保护他——除非对施术者特别信任,没人会允许这样。

 

——火核到底信不信任自己的族长?

 

这个柱间因为少年时期就觉醒了木遁,这么多年来肉糜怪的样子已经取代了他原本的记忆。 虽然知道弟弟是白发红眼,但是具体的样子已经想不太起来了。这个时代也没有相机,忍者们也不讲究画像,除了日向这种因为宗家天生就被动能看到真实,所以有靠画像记录虚幻的外表的家族之外,其他忍族也没有画像的习惯。

 

在柱间眼里斑对他身边的那个肉糜怪物的态度明显不同,事实上确是如此,毕竟对斑来说,火核是他难得能分辨得出来的亲近族人。他有点心酸,自己对斑原来不是唯一,他又觉得可以理解,因为斑是最近才可以看到真实的世界。如果是斑的话,把这些变成肉糜怪的人还看作自己熟悉的亲友是很正常的。斑觉醒时已经成年很久了,有喜欢的人很正常,不像柱间那时还懵懂。斑是那种会因为外表的变化就变心的人吗?柱间觉得不是。如果斑要和肉糜怪结婚呢?柱间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一瞬间产生了某种危机感,一下子走过去把火核挤开了。

 

这时另一个肉糜怪开了口:“听说千手族长要和漩涡公主定亲了,真是恭喜!”

 

斑特别吃惊的抬起头,柱间赶紧分辨我不是我没有。斑心里也信,不过面上很严肃:“漩涡能够在这个时候加入木叶的话很好。”他一头说,一头觉得好笑,这会儿他也想明白了,肯定是千手那边搞得鬼,如果世界不是这么个鬼样子,说不得他还真要为这担心,比如千手漩涡联盟了对宇智波有什么影响之类。不过就现在这种情况,他有理由相信,在肉糜怪的问题解决之前,柱间绝不会让自己的后代出生。倒是柱间,这回可没听出来他在开玩笑,一着急就去扯他的手,几次都被火核拦下来了。

 

这一天就在斑对漩涡加入木叶的一二三好处解说中结束。

 

柱间回到家,越想越是不忿。火核就算了,毕竟他也是斑的左右手,可另外那个人是谁?他还没认出来那是日向,毕竟他也没见过几个白眼。天忍又和其他人不同,分家的日向们日常带着头带走来走去,也算是他们一族的标识了,只有他不同。听过兄长的抱怨后扉间想了想:“那应该是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天忍,他在追求宇智波斑。”

他一边说,一边还有点鄙视。他听说过日向家的宗分家制度,觉得天忍追求宇智波斑就是为了给自己的血继找保护。

他又看向自己的兄长:“宇智波斑看起来也愿意。”柱间正大惊失色,冷不丁又被他弟吓了一跳。“有些忍族不讲究这些(指男男相恋),我们千手可不一样。宇智波斑愿意接受别人的追求是他的事,我们还要管他们宇智波的血继传承吗?”他还想给柱间安利漩涡的好,水户宜家宜室大美人,柱间一推桌子就站起来。

 

“我去找斑!”

 

 

PS:阿扉觉得斑不反感的原因是斑从没对天忍的追求表示不满。但在阿斑来说他实在分不清肉糜人的深情款款和普通表情有什么区别,也听不出刻意聊骚和勃然大怒有什么不一样,反正都是铁砂擦锅一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