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一个脑洞09

前面说到柱间水户还有斑有了默契,对将要失去一切的柱,斑开始感到不忍,对柱更加纵容,旁观者清的水户开始担心他们的未来。

因为柱和水都已经清楚自己的真实性别,尤其是水户已经知道自己是宇智波了,斑觉得不再需要镜打掩护,干脆跟镜直说不用他过来了。

远在宇智波的田岛和奈听到镜的报告,都觉得离堍堍回家已经不远,兴高采烈的安排堍堍回宇智波之后的一切。

这边扉间也注意到学生不再一下班就急急忙忙的跑掉,而是和之前一样不时自觉加班,他稍许有些抱歉,但是真鳕还是不要留在大宅比较好。

而且她和镜也不合适,但明明自己的学生对真鳕一往情深,仅仅因为她离职了就放弃了吗?

扉试探着问镜要不要真鳕的联系方式,镜这才记起来还有老师这边要应付,只好维持自己的人设,跟扉说真鳕拒绝他了,真鳕说喜欢成熟一点的男性。

一边想一边编造,扉听了后心事重重,他还没有这么自恋,觉得真鳕说的「成熟可靠的男性」是见面不多的自己,以真鳕几乎没有多少的交际圈来看,这个人最可能是指的他的兄长。

兄长和真鳕是两情相悦,这个想法让他坐立不安。

姑且不提兄长是有妻子的,就单说他的毛病——除非像漩涡这样有求于千手,不得不让女儿联姻的情况,扉间不相信有哪个女性会不介意这件事,除非她别有所图。

但是扉自认为是很了解真鳕的,也许真鳕是还不清楚他哥ED的事,被他哥迷住了呢?

他想起听镜的口气,真鳕并没有离开千手大宅,就决定自己跟她谈谈,让真鳕主动离开,斑看着突然出现的扉一阵懵逼,还好为了和水户一起出门换了女装,要不就糟糕。

扉等水户出门,就拐弯抹角的暗示真鳕,柱是有妻子有孩子的人了,因为之前水户误会过,柱也跟斑讲过她和扉误会的情况,斑一听就知道他说什么。

但是他绝对不会同意这时候离开千手的,不说堍堍,现在柱的精神状态也不能轻易放手,他考虑了一下作为女人,被说成勾引有妇之夫该有的反应。

如果不能干脆离开证明自己并无所图,还能怎么办,又想想之前和水户有的默契,真相揭露之后就离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做出凶狠的样子。

瞪着扉,说柱间答应了他离婚的,水户夫人和柱间的关系怎样,作为弟弟,你难道不知道吗?

扉间被一头打蒙了,他哥和嫂子的关系……虽然没有关心过,但可以想象,但是离婚?!大哥答应真鳕离婚?扉觉得天旋地转,他哥怎么能这么欺骗真鳕呢?

扉突然觉得看不懂他的兄长了,他记得和漩涡联姻前,他哥专门找过水户说明自己的缺陷,依赖千手生存的漩涡是不得已才接受这场联姻的。

这之后从不关心公司业务的扉间还特别关注过新嫂子,帮兄长挡下过可能有怨气的水户的试探,但是真鳕……?扉间不信真鳕知道柱的ED。

这里要说明的是,扉也不知道柱和他同父异母,他也和水户一样,以为柱的ED是近亲结婚带来的缺陷,他的理解里柱的ED是没救的。

这大概是没有感情、和有着爱慕的区别?扉间这样想,如果柱对真鳕有特别的好感,对她说不出口自己是ED,也是可能的,但他不能看着真鳕踏入这个不幸的陷阱。

如果等柱和水户离婚,再和真鳕结婚之后,真鳕才发现他的兄长是ED,没有办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不管是对期待着幸福,却得不到正常婚姻的真鳕,还是对满怀爱慕,试探着忽视掉自身的缺陷的兄长,都太过分了。

扉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破坏掉他们的婚姻,他从自己的白化病说起,说到父母的近亲结合带来的遗传问题,说这些东西很可能遗传到下一代。

斑一听就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打断他,说堍堍是个好孩子,言下之意就是不再要孩子也无妨,扉没办法,就说你们想要孩子也要不了,毕竟柱是……他想说少精症的,但没能说出口。

斑听到要不了孩子的时候眼睛就红了,你还真敢说,作为男性他很明白这种缺陷意味着什么,如果真鳕真的存在,还是柱的心上人的话,柱的弟弟告诉她柱是ED的事就太过分了,斑极度愤怒,如果说异母兄弟,女人为了亲子残害继子他还能理解一部分,作为从头到尾一直旁观着柱对自己弟弟有多好,甚至知道了母亲可能做的事之后还说这不关扉间的事的柱间,拿自己的精子替换兄长的,和实际上是兄长的妻子的人做人工授精,对着兄长的心上人揭露他最不堪的隐私的扉间,这样的对比,斑无法接受,柱间的弟弟,他的父亲宁可柱一辈子ED也要保护的是这种人,直接掀桌了,在这样的愤怒里还残留着一丝理智,让他记得自己扮演的身份,被柱间爱慕着也爱慕着柱间的女性。

眼里冒着怒火一字一顿的对扉说:柱间怎么样?柱间就算是ED也比你强!比所有人都强!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说完气势汹汹的走了,扉间茫然了一阵,为什么真鳕突然就生气了?过了一会儿才记起来真鳕说了ED,这是知道了?还是气话?

他想了半天死了无数脑细胞,也想不出来,高一脚低一脚离开了,等他离开柱才从门背后转出来,满脸通红,他刚回来,发现弟弟和真鳕在谈话时真鳕就掀桌了。

只听到最后一句:柱间就算是ED也比你强!比所有人都强!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心怦怦跳,半天平稳不下来,在真鳕心里,就算我、就算我是ED,也是这么想的吗?

等到了晚上惯常的治疗时间,该和真鳕拥抱的时候心脏突然又开始不正常的鼓动,怦怦怦怦响得好像整栋屋子都被心跳声塞满。

斑都疑惑着问你怎么了,怎么心跳得这么快,柱还故作镇定,说没有啊,完全不知道在不远处水户的眼里他的耳朵已经变得通红。

一个应该是正常意味的拥抱双手下滑,缠到斑的腰上,再往下一点就是敏感位置。

自认是个成熟女性,在朋友需要的时候该给予帮助的水户一顿,抱起来头一点一点,快要困着的堍堍,打声招呼,今天堍堍跟我睡,你们随意。

抱着堍离开,客厅里只剩下柱和斑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