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一个脑洞07

前面说到水户发现柱对斑有特殊感情,联合扉间逼柱解雇斑,斑利用柱水不沟通的问题,故意让水户误认他一开始就是柱的朋友,是柱请他来帮忙调查绑架案的真相的。

水户嫁到千手家这么多年,一直被防范(并没有),突然从斑这里得到案件的新消息,一下子坐直了,等晚上柱回家就直接和柱讲,我知道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

斑跟水户说了自己的真名,宇智波斑,虽然他们并不认识,千手漩涡和宇智波也没有直接的商业关系,但宇智波斑的名字水户还是知道的。

宇智波公司的总裁,这样的人不会因为一点小事来千手家当保姆,说是千手柱间请来帮忙的朋友更可信。

柱:???

才一天不见,真鳕和水户说什么了?但水户不再坚持让真鳕离开,他也很高兴,只是真鳕的原名是斑啊,他想想,水户这么说不就是已经知道真鳕是男扮女装的事了吗?赶紧去找真鳕。

不出意料的斑换上了中性化的服饰,也没有带胸垫了,心里特别愧疚,如果不是自己的失误,真鳕想怎么打扮就可以怎么打扮的。

晚餐的时候,斑第一次以柱间朋友而非保姆的身份同他们一起进餐,当然为了避免更多谣言,还是避开了下人们,把堍堍哄睡了之后,三个大人一起聚在大厅里,交流情报。

柱第一次知道水户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嫁给自己,非常难堪,水户还直言是为了接触到千手内部一些人才答应生孩子的,这下连斑也坐直了。

柱从没想过水户想过要插手公司的经营,为了接触一些和他母亲有关系的人,他记忆里的母亲从来没有接触过公司的业务,但因为佛间虽然退休,可一直把持着公司的人事,水户并没有成功。

柱回想起来才感到胆寒,因为父亲退休后几乎没在插手公司的经营,千手作为家族企业,上代佛间又没有其他的兄弟,柱间的工作一直没有受过掣肘,根本不清楚佛间还留有这手。

这是为了防范谁呢?他越想,脸色就越阴沉,直到旁边的斑抓住他的手。

「不是因为这个」斑肯定的说。

柱这才醒过味来,不会是为了自己之前想的东西,更可能的是,为了防止自己知道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之后做出什么事,水户只是遭了池鱼之殃。

看他情绪稳定了,斑才往水户那边推过一碟布丁,缓慢的说出自己发现的疑点,为什么佛间一定要柱和水户联姻。

佛间已经知道了柱的问题,就算不想要他治疗,想隐瞒事实真相也好,按他们的家庭,想要结婚的话,还是很多选择的,为什么会选可能怀疑母亲的死亡与千手有关的水户?

如果水户不嫁入千手,可以说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千手的内部事务,更不可能发现真相,不管真相是什么。

柱水都吃惊的看着斑,他们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半天柱才试探着问「好把一切控制住……?」

斑摇头,如果佛间去世了呢?他也这个年纪了,如果去世了,下属倒戈向柱是几乎可以肯定的,完全不知道真相的柱不会再限制水户,除非他是报复,斑语出惊人。

千手佛间认为那件案子漩涡夫人就是指使者,他制止了激动着想要反驳的水户,起码千手先生觉得你们就算调查也只会得出这个结论。

强迫仇人的遗孤嫁给被害ED的儿子,一辈子不幸,这样想不是很正常吗?柱和水户都哑口无言,不知道斑怎么推出这个结论。

柱忍不住反驳,如果这样父亲根本不会资助漩涡先生创业,如果这样父亲根本不会资助漩涡先生创业。

斑冷笑一声,如果当年千手先生并非自愿资助,而是被迫的呢?

谁能威胁得了父亲?柱疑惑。

水户却想起来什么,难道……?

当年你们还是孩子,一个失忆一个刚刚懂事,这么多年了,还是发现了这样那样的疑点,真正经历过的人不会有疑问吗?漩涡先生?漩涡先生怎么能够威胁父亲?

水户倒是渐渐明了,她都会怀疑母亲的闺蜜,自己的父亲呢,身为当事人的丈夫,肯定知道一些自己不清楚的事实吧,但是父亲可能不为母亲报仇,隐瞒真相,只为了威胁千手佛间获取金钱吗?

你也别想太多,如果漩涡先生手里的证据足以证明真凶是谁,千手先生也不至于要求你嫁给柱间,斑瞥了她一眼,最有可能的事,漩涡先生手里的证据可能引发怀疑,但不是死证,斑下结论。

柱追问你们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斑看了他一眼,还是决定说出来,我调查了二十年前的商业和社会新闻,千手先生当年族内联姻,整合了家族内部的股份,把处在破产边缘的公司挽救回来这件事,很受赞誉。

柱还懵懂着,斑进一步解释,不知道你们千手是怎样,但按公司建立的时间,到千手先生联姻的时候,应该不超过三代,柱就点头,佛间夫妇是堂兄妹,准确的说,分别是两兄弟的子女。

正因为这样,强强联合之下,佛间一口气获得统治性的股份,才可以力排众议执行自己的决策来挽救公司,这就是很近的血缘关系了。

斑点头,所以你弟弟就有明显的遗传性白化病,不过对于这么近的血缘,只是白化病已经很幸运了。

柱点头,他的第二个弟弟,因为在母亲肚子里就发现了先天疾病,所以直接流产了,后来父母也没有再考虑生子。

斑就说,这就可以理解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兄弟们都有这样那样的先天疾病,你却很健康。

水户也吃了一惊,她一直觉得柱ED就是他的先天毛病,但听斑所说的意思,ED不是先天的?

柱也听懂了斑暗示的什么,他一下子脸红脖子粗起来,斑却不接受反驳,按时间,你确实是千手先生婚后出生的,虽然日期不太对,但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镇定的说。

千手先生当年结婚的照片还在,五个月的话,掩饰得好也看不出来什么,斑拿出手机翻开一张照片,应该是在报纸上拍摄下来的,黑白照片上千手夫人身着婚纱,纤细的腰很显眼,怎么看也不是有五个月身孕的人。

如果不确定,我们还可以查DNA,斑的语气平淡,但几乎就是肯定的在说,柱间不是千手夫人的孩子。

回忆里一些东西一闪而过,比如母亲一直很疼爱扉间,对自己却很少过问之类,父亲一直说是因为扉间身体不好,所以更需要关心。

柱也从没怀疑过,虽然有父亲的关心,自己也不是没有期待过母亲的爱,所以后来……柱突然一阵头痛,后来、后来怎么了呢?

回忆里应该有过,被母亲抱在怀里读书的事,就像真鳕抱着堍堍一样,不过自己应该比堍堍要大一些,因为记忆里的自己是被抱着坐在书桌边,他神志又是一阵恍惚,抱着自己的真是母亲吗?或者是别的人?

浑浑噩噩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幼年时代,千手大宅的书房里还是还是老式的米黄色墙纸,女人的大腿虽软,但还是没有椅子舒服,有些硌人,但他还是留恋这个软乎乎的怀抱。

这个时候有人开门进来了,怀里抱着一个白头发的孩子「扉间又有些发热,今天不能出去了,美智子,要不你帮我带柱间去玩吧,反正柱间也喜欢你」

抱着自%——+——己的女人笑起来说了什么,但扣林肯柱间听不到了,美智子,美智子,那不就是漩涡美智子吗?自己被杀害的家庭教师,她要带自己出门去玩,是去哪里?

柱间陡然一阵恐慌,想要拦下过去的自己,但那个孩童很兴奋,柱间的想法一丁点也传不过去,跳下来拉着那个女人往外走,那个女人也顺从着走,柱间一个人根本拉不住他们两个。

不行,不能去,会、会……!!!

柱间!柱间!

他突然被一阵刺痛叫醒,睁开眼看到的是真鳕担心的脸,侧过脸看到一头熟悉的红发,是……水户啊。

那个女人是漩涡美智子,柱间突然间觉得眼睛发涩,自己的记忆有多少是真的呢?

小时候和母亲在一起温柔的记忆,虽然少但确实温暖的点点滴滴,听说一些人失忆了之后,会自动把自己留下的残缺记忆修改嫁接,以更切合自己理解的状态,自己就是这样吧。

他捂着头,半天不说话,斑担心的看着他,刚刚柱又昏迷过去,好在这一次的应激反应比上次轻,没到需要叫救护车的程度,他咬咬牙,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太过逼迫柱间。

「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

「不」柱拒绝「我去找扉间,看能不能拿到他的头发。头发可以吧?」他问

斑默默点点头,看到斑沉默的样子柱突然笑起来握住他的手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他看向水户,还有漩涡美智子,很可能是他小时候唯有给过他类似母爱的东西的人「还有,如果我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我真正的母亲又是谁?还在吗?」

他看着斑担心的看他的眼睛,突然一阵庆幸,不管怎样,真鳕还在,只要真鳕还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