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一个脑洞08

一旦下决心要做什么的时候柱的行动力还是很快的,一周后他就面对着一张报告单发呆,他和弟弟同佛间的DNA相似度都能证明他们的亲子关系,但他同扉间的DNA相似度却小得可怜。

虽然那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之间的比例,很明显,他们的另一个基因提供者不同,虽然早就有了推测,但真相摆到面前的时候柱还是发了好一阵呆。

直到助理来电催促才仓皇的开始下一步工作。

如果是一周前同水户的摊牌有什么好处,除了水户不再要求解雇真鳕之外,就是可以在家里放松的感受真鳕的拥抱。

碍事的佣人不再在主人们回家之后出现在大宅,而是只在佣人房和其他地方活动,柱间从背后抱住真鳕,把脸埋进他的头发里,全然不顾一边水户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

在两人之间的地摊上摞积木的堍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因为最近两个「妈妈」总是一起出现,本来反应就比一般孩子慢半拍的堍堍有点糊涂了

但是爸爸心情不好他感受到了,爬过来想拍柱,斑轻轻的把堍堍转了个头,又拍了下柱的胳膊「结果出来了?」

「嗯」柱的声音闷闷的「你说的对」

一时间客厅里一片静寂,水户这段时间也知道了柱的应激反应,有多「脆弱」,看他没有放开斑的意思,心知他又要开始治疗,赶紧把堍堍抱走,这一晚堍堍跟水户睡的。

柱一直一直跟真鳕讲他那些过去,关于父亲,关于母亲,关于他们兄弟,直到深夜才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去,在酒精的作用下松懈的情感控制阈让他把所有的委屈不如意都向斑宣泄出来,一个大男人哭成狗。

等第二天醒来时想起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起来,发现自己久违的躺着自己而非儿子的房间,身边躺着真鳕。

应该是昨天被酒鬼缠得紧了,都没换睡衣,还是惯常的女装打扮,口红都蹭花了,眼底一抹青紫,很明显没能睡好,不在惯常的堍堍房间没有闹钟,这会儿正沉睡着。

柱看着他满怀感激,真鳕真的太温柔了,他自己想想记忆里昨天喝酒之后又哭又闹的场面都觉得尴尬,真鳕还要照顾这样的自己,听他翻来覆去讲那些故事。

轻手轻脚去洗漱,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看到衣领上的口红印又一阵傻笑。

这之后,因为一时半会想不到佛间那边的切入点,平静了一阵,柱还算有些任务,就是清理一下公司里的亲戚,看哪边和自己亲哪边和母亲那边亲,哪些又是父亲死忠,准备在那边敲突破口。

斑就很耐心和水户交流养孩子心得了,在确定柱和扉是同父异母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有了默契,真相揭露的那一天,就是水户和柱离婚的那一天了。

像是已经预见了和儿子的告别一样,水户这些年积攒的母爱像是爆发了出来,给堍堍买玩具,带他出门玩,各种疼爱。

斑就默默的跟着,他觉得这样也好,如果水户一定要争夺堍堍的抚养权,扉间那边不一定会保守秘密,与其让柱间还有水户知道,堍堍曾经可能是扉间的儿子,再受一次伤害,还不如隐瞒这个事实。

但是这样怎么让堍堍回宇智波呢?

斑一阵迷茫,如果连儿子也失去,柱间还剩什么呢?自己揭开柱扉同父异母,柱间幼年的绑架案可能和他以为的母亲有关系这件事,是不是错了?

为了避免暴露,柱已经把从父亲时代就在大宅工作的佣人和厨娘放了假,只留下没什么机会进到宅子里的花匠和司机,斑临时客串下厨娘的身份。

水户去接堍堍下幼儿园,按这段时间的情况,应该会在商业街的儿童乐园玩会儿再回来,柱轻轻的从后面搂住切菜的斑的腰,斑熟练的回过头给了他个拥抱。

推门进来的水户神情复杂的看着拥抱的两人,如果不说的话,谁也不知道看起来是一对璧人的两人,一个是ED另一个是男扮女装的男人吧。

如果说之前她还相信斑是柱的朋友这个说法,现在她不得不怀疑这两人的真正关系,按道理作为妻子,她应该愤怒于丈夫的欺骗,还有这样不正当的感情。

但她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偷偷松了口气,斑,不,是真鳕,很爱堍堍的,就算自己和柱间离婚,如果真鳕嫁给柱的话,也会很好的照顾堍堍吧

——但是以斑的身份,真的能够顺利和一个男人结婚吗?

她不禁陷入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