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阴阳遁又一妙用的脑洞 01

大、大家挺快的啊
一如既往的聊天脑洞整理,因为这个是新的所以没那么快,大家想快的话等我有时间整理下以前的脑洞
口语化错别字请放过
只有柱斑(应该)
括号里的是聊天的时候姑娘对设定的疑问和解答,不看也可以




以上都不介意请继续



大概大柱觉醒木遁那会儿,他爹很急的,因为历史上所有觉醒木遁的千手都有一个问题——不孕不育(?)
 因为木遁细胞侵袭性强,母体很容易流产,就算不流产,生下的孩子也很难活到成年。
而他的二儿子扉间,又是个白化病人,虽然因为千手生命力强,和一般的白化病人相比,没有那么多弱点,但毕竟是遗传病,可以想见未来是不会有孩子的。
 如果柱间也没有后代,他这一脉就绝了

因为木遁的觉醒者都很强,千手的记载里面也寻求过不少办法,比较有用的就是和血统纯正的漩涡联姻。漩涡也有仙人体的遗传,可以少许对抗一下木遁的侵袭,虽然还是很难有健康的孩子,但是有很大可能活到能够结婚生子的年纪。 
但是问题是目前血统纯正的漩涡女性只有一个,还是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按现在战争激烈的程度,柱间还有那个小婴儿能不能活到能够结婚生子的年纪都是问题。
 
最后他们在资料库里找到了一份很久以前的记录,初代的木遁使用者,千手一族的先祖,用了一种特别的方式留下来后代。

阴阳遁。

用阳之力打入充满阴之力女性腹部之中,阴阳相合形成胎儿,不知道是不是当时阴阳遁运用比较常见,卷轴对具体的操作记载语焉不详。但这毕竟是个方向。一开始千手是在自己族内尝试,但作为阳遁大族,能够使用阴遁的忍者很少,更别提和柱同龄的女性。不要说形成充满阴之力的腹部环境,就算转化出阴之力都不行。 
佛间又考虑和别的忍族联姻,但还是一句话,现在不比当年。忍者们普遍学习火风水土雷遁,以尽快获得战斗力,阴阳遁转化什么的都是一定年龄以上的忍者,实力达到瓶颈才会考虑的问题。并且因为连年大战的缘故,忍者平均年龄不断下滑,连千手这样的大族,也只有不到五个手指的人对属性转化有研究,更别提其他小忍族了。
这个时候他们就把目光投向了对面。
如果说哪个忍族可能先天就存在阴遁,那就只有宇智波了,抓个宇智波试试。
 
但问题是,因为血继的缘故,抓个活的宇智波比杀了他们还难。

柱间练习了很久怎么提取阳之力,怎么不损伤母体把阳之力注入到对方的腹部,但是一直没有抓到活的女性宇智波。本来女性上战场的就少,当发现千手们有意对他们的女性下手的时候,战场上就看不到女性宇智波了,就算有那也是年纪很大的。
 
(奈良的影子好像是阴遁?)
( 不太清楚,不过我设定的是需要一个充满阴之力的环境,不是阴遁忍术,就算普通宇智波也不行的)
 (查克拉性质应该得有阴吧)
 (有,只是这个分类大家不知道,比如佐助是阴,但他查克拉试纸显示的火雷,鸣人阳,但他显示的风,大家只知道对家的表面属性,宇智波是阴是因为千手和他们是世仇,推测出来的,猪鹿蝶太远没什么接触,他们就不知道)

佛间觉得自己急功近利了,一边嘱咐柱间继续练习,一边暗搓搓的决定先麻痹下宇智波。这之后的一次交战柱斑对上了,一如既往的没什么交流。一次柱本来有机会取得先机,往斑腹部打一拳的,事到临头,鬼使神差的换成注入阳之力。该说是他练习得好,整个过程很顺利,除了后来被斑打得狗血淋头之外。被弟弟拖下战场的时候还在想斑真是温柔啊,都没下死手。这边斑也这么想来着,那一下柱间要动手了,自己就要重创。

——到现在还认不清事实吗,柱间!

一边唾弃这种行为一边自己也忍不住放水了。

柱回去之后一人乐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往斑肚子里打了阳遁种子,一下子急了。

斑、斑会不会怀孕?!

赶紧摇起扉间问他往宇智波肚子里打阳遁种子会不会怀孕。扉间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要是这么简单我们还要抓宇智波干嘛,直接往他们肚子里打阳遁种子不就行了。不睡觉给他科普。首先要有一个充满阴之力的环境,就相当于女性的子宫,然后打入一点阳之力做种子。 
但这样能怀孕吗?不能。 
离开了身体的阳之力就像无源之水,迟早要消散,之前你的练习就是让它消散得慢一些。这个时候需要母体配合,用阴之力把阳遁种子包裹保护起来,这样才会怀孕。
 这种包裹对阴之力的质量和静纯度都是有要求的,想要不练习就有这种程度的阴之力太难了。族里和大哥你一起练习阳之力种子的人也不少,有几个成型了的?就算有那也是父亲那一辈的实力派。

木遁天生对阳之力高度亲合,大哥你这样的人不会有第二个。 
扉下结论。

柱就想斑肯定跟我一样,但他不敢说,害怕他弟追问为什么说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斑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扉间也说了,阳之力的种子会自己消散,斑应该不会没事用查克拉包裹种子对吧? 
一边想着一边担心的睡了,暗自决定这件事谁也不说,要是斑知道自己往他肚子里打种子想让他怀孕就死定了。

等等我没有想让斑怀孕啊!就是看那个机会难得……

翻来覆去在被子里打滚。

这边扉被他吵得睡不着,想了半天他哥为什么问他这个,往宇智波肚子里打种子了?肯定是往宇智波肚子里打种子了。想一想战场上他哥会遇到哪个宇智波马上不好了,第二天一醒就给他爹打小报告。
 佛间痛心疾首,他儿子怎么长着就弯了呢?明明千手一族都是钢铁直啊!
这个术不会真的能让男人怀孕吧?
 父子俩对视一眼都觉得蛋疼。
 还好这个术需要母体配合才能怀孕,要不然千手掌握了这种大杀器,全忍界一定会联合起来讨伐他们。

这边斑回了家,迎面遇到奈奈。奈奈呢,因为对面扉间是个难得的感知型忍者,宇智波没有感知忍者很吃亏,虽然他自己这方面天赋不够,不过比起一般宇智波要强一点,他也有练习。 
斑一回来就发现他身上都是柱的查克拉残留,又碰见千手柱间了。 
奈奈恨得牙痒痒。就他私心不希望他哥和千手柱间见面,但是因为两人实力原因,不管是战场还是任务,总是经常见面。 
斑也知道弟弟对柱间不满,但是战场上碰到不留查克拉是不可能的,好在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了。奈也这么想。

但是第二天,第三天,斑身上还有柱间的查克拉。

奈就问了,是不是千手柱间在哥哥身上下了什么邪恶的忍术。斑也觉得奇怪,仔细检查了,发现腹部里面有个小小的查克拉种子。这个量不至于发动什么忍术,更像是一个标记。
斑试着想清除它,但是这个小小的查克拉种子很顽强,这样更像是个标记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标记,只要截断它和外界的联系就无法发挥作用。斑仔细的用自己的查克拉厚厚的把种子包住,还让奈奈再感受一下能不能感知到它,奈奈就摇头了。 
只不过是个标记而已,虽然不常见,但出个十来次任务总能遇上一两个,随着时间也会慢慢弱化到没有。
 
虽然对柱间为什么要标记自己有些疑惑,斑也没太在意。

种子在斑肚子里扎下根,生长了起来,有时候斑想起来去观察它,还会给予回应。斑开始觉得这不是什么标记了,但明明是和自己的查克拉起反应才会有的变化。因为奈对柱的排斥,他也没告诉家人,就想自己搞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一次任务的时候斑不慎被对方忍者临死反击伤到,这时一股精纯的查克拉从种子里出现,伤口眼见着消失了。 
这是柱间才有的愈合力。
斑很吃惊了,这个标记居然有这种作用?他自己试着划伤了手臂,那个查克拉果然又出现了。直到第三次,标记动了动,没能挤出查克拉来。 
跟柱间的愈合力肯定没法比,但对于宇智波已经非常足够了。
 
这一天斑饿得特别快,从食物中吸收的能量好大一部分供应给了标记。
他试过多次,发现这个标记平时就会少量的吸收自己的查克拉,然后产生出既像自己又像柱间的查克拉储存起来,等自己受伤或者查克拉枯竭的时候反哺给自己。如果反哺了,标记会安静一阵,像是累了一样,多次反哺的话会好半天恢复不了元气。 
虽然这种查克拉相对于自己或者柱间少得可怜,但也不失为特殊情况下的好办法。
 
斑摸着肚子想,柱间到底为什么要给自己打这个标记呢?还是千手都有这种标记了?

明明两个人除了战斗已经没什么交流了。

柱间还没有放弃那个愚蠢的梦想吗?
 
斑觉得自己一定要提醒柱认识到自己的愚蠢,再跟他彻彻底底的决裂一次。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