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动物柱斑脑洞

依旧是聊天整理,各种语无伦次错别字
刚刚那个别等了,我是差不多11点半才发现大家在发520贺文,就把刚写的脑洞发上来的,没有后继
这个是以前的脑洞,短篇一发完(为什么脑洞还有短篇),给以为刚刚的脑洞还有后继的姑娘赔罪
看过的大家就忍耐一下😂其实我好想开食人猎奇的脑洞啊


终结谷后柱间很快去世,死之前想着到了黄泉自己就可以和斑见面了吧,黄泉里会不会有忘川,斑会不会忍不住喝了忘川的水,不记得自己了。

还在构想怎么和忘记了自己的斑搭讪的时候,重生成了一只鸟,柱间鸟心里明白自己是人类,但整体上还是受鸟类的本能驱使。

比如抢着吃亲鸟带回来的虫子,还有没事啄同窝的弟弟们,回头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就后悔,但是下一次还照常,时间久了也就认命了,这辈子就是一只鸟。

唯一还放不下的是,自己转世了,斑呢?心心念念找斑,但斑一直没出现,等他大一点,亲鸟们就要带着小鸟迁徙了。

迁徙的路上柱看到一只羽毛炸炸的小鸟,像个毛球似的,特别可爱,柱一看到就认出来是斑了,斑不认识柱间,对柱间来搭讪也没什么反应,也不是完全没反应,大概就像他们南贺川第一次见面那样,微微带着警惕。

鸟儿们汇集在一起迁徙,柱很幸运,和斑是一种鸟,可以每天跟斑一起,而且比上辈子幸运得多的是,亲鸟们不管他们的交往,柱斑鸟很快熟悉起来,成为好朋友。

虽然斑鸟没有身为人类的记忆,但是柱间鸟每一天都会在斑鸟身上发现他曾经为人的特质,又温柔又会照顾弟弟。

在一群雏鸟之中,斑是唯一一个会把食物让给弟弟们的小鸟,连有着人类记忆的柱鸟都克制不住和弟弟们争抢亲鸟带回的食物的本能。

柱鸟看着斑鸟把食物让给弟弟们,一边骄傲一边心疼,努力克制自己的本能,抢到食物不吃,屁颠屁颠的给斑鸟送去,时间久了,斑鸟也会回酬柱鸟,两只小鸟关系更好了,整天腻在一起互相梳毛。

但是好景不长,迁徙的鸟群先是遭遇了猛禽的袭击,接下来又遇到暴风雨和雷电,很多鸟儿死在这里,柱鸟也和亲鸟失散了,他挣扎着到处找斑鸟。

终于找到了在弟弟尸体旁边悲伤的鸣叫着的湿漉漉的一团,柱鸟扑闪过去,斑鸟就贴着他高一声低一声的叫着。

柱鸟其实对弟弟们没什么感觉,他个人意识里自己还是人,不是鸟,普通鸟类除了亲鸟,多半也对兄弟没什么感觉,但是斑鸟叫得伤心,柱鸟也感同身受,用喙梳理羽毛安慰他,慢慢的斑鸟也被他安慰了。

但困难的在后面,这一场灾难,柱鸟和斑鸟都和亲鸟失散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找不到孩子自己飞走了,斑在这里等了弟弟两天,还是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的柱鸟催促他才离开。

两只半大小鸟没有亲鸟,跌跌撞撞自己努力的活着,它们一起生活了,在迁徙途中遇到很多困难,还好柱鸟有一定的人类思维,斑鸟也不是一般的小鸟。

两只磕磕碰碰还是活下来,跟随大部队来到目的地,这里密密麻麻都是鸟,原来这种鸟是来这里渡过繁殖期的,一路风吹日晒的柱鸟与斑鸟都是成年鸟了。

前面说了斑鸟完全没有人类的记忆,柱鸟虽然有,但更多时候被鸟类的本能控制,在这个大家都兴奋鼓舞的繁殖期,也加入了进去。

柱鸟特别高兴的筑了巢,等要开心的去邀请心仪的雌鸟的时候才醒过来,不对我是人啊,不是鸟,怎么能够和鸟那啥,不对不对。

一边想着一边情急的找斑,远远的就看见斑鸟旁边围了好几只雌鸟,更远的地方还有觊觎雌鸟的雄鸟盯着,柱鸟一看有雌鸟似乎很欣赏斑鸟要跟他交流感情,一下子急了。

本能代替了人类思维,扑棱着飞过去就把斑鸟压倒了,威吓雌鸟们,等雌鸟一飞走就把斑鸟那啥了,等满足了之后人类意识渐渐清醒,吓死了,我怎么能够对斑做这种事呢?怎么能够亵渎斑呢?

斑鸟还被他压着呢,看他半天没动静,就抬头,柱以为自己要被啄了,赶紧闭眼,结果斑鸟只是很亲昵的蹭他,给他梳毛。

柱这个时候才意识过来,斑鸟没有人类意识,并不清楚自己行为的意义,他心情复杂,还是把斑鸟带进自己筑的巢里。

斑鸟挑剔了半天,又回自己巢里叼来了漂亮的贝壳,还是在柱巢里住下了,能够和斑白天夜晚都在一起,讲道理柱鸟很开心,但柱的人类意识很尴尬。

当夜幕降临两只鸟挤在一起入睡的时候,柱鸟就总想起自己把斑办了的画面,接着就陷入自我厌恶,斑鸟虽然只是只鸟,还是很敏锐的,发现了柱鸟不对劲,他是鸟嘛,也想不出来为什么柱鸟不开心。

有一天柱鸟又开始种蘑菇的时候,斑鸟就蹭过来,这次不像平时那样用喙梳理羽毛安慰他,而是往柱鸟下面钻,柱鸟让了两次,才意识到斑鸟想干什么,他看着斑鸟歪着脑袋纯洁的看着他,好像在疑惑他为什么还不做,再一次冲昏了头。

这次之后柱鸟才发现这种鸟里面,虽然一公一母共同筑巢的最多,但是两只雄鸟或者两只雌鸟一起筑巢的也不少,人类意识柱咬咬牙,接受了新知识,就算是人类意识主导也可以顺利的和斑鸟爱爱了。

几次之后柱鸟发现了个怪现象,斑鸟变得不愿意离巢,有时候还会拒绝柱的爱爱,他偷偷的观察了,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巢里多了圆圆的石子,斑鸟偷偷把它藏在肚子下面,不时查看一下。

柱鸟心都被他萌化了,但这样是不行的,石头孵不出小鸟,等小鸟们满地爬的时候,斑就会伤心自己的蛋为什么死掉了。

柱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出现呢,他就去偷了别的鸟的蛋,乘斑不得不出门觅食的时候把石头换掉了,斑回来没有发现,继续高高兴兴的孵蛋。

柱也高兴,常常带更多的食物回来,让斑能更多的待在巢里孵蛋,柱每天出门觅食,回家喂斑鸟和孩子,过得特别充实,有时候会想如果这样和斑一辈子在一起,不做人也没什么了。

等大部队的新生小鸟们都可以满地跑,有些出生得早的已经开始练习拍打翅膀的时候,斑鸟终于再一次和柱鸟一起出门飞行。

也许是因为在实际生活里扮演的母亲角色,或者是因为天性里的温柔,斑飞得不远,不像柱,远远的飞到海的那头。

这个时候猛禽来了,为了捕猎小鸟,斑就去保护自己的小鸟,跟猛禽搏斗,等柱和大部队回来赶跑猛禽时,小鸟没事,斑却奄奄一息了,看到柱回来,他眼神闪亮了一瞬,随即合上了眼睛。

柱鸟崩溃了,不管是人类柱还是属于鸟的原生本能,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和斑都是鸟的事实,但是柱鸟从没想过斑鸟会这样死亡,崩溃的柱鸟跟着斑鸟一块死了。

一睁眼一闭眼,来到了草原,这一次的柱是一匹马,一匹野马,四肢粗壮,蹄子强健有力,是野马的首领,跑得像风一样快,很多人想捕捉他。

但柱马有人类意识,怎么可能被捉,更好的是,大概是因为转生的动物足够大,柱马竟然有一点查克拉,虽然不能像身为人类时一样战斗,但是催生一些喜欢的美味浆草没问题。

柱马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斑,按前世的经验(也许是前世吧),斑应该就在他不远的地方,也转世为一匹马(是有些灵气的马,但没有记忆也没有查克拉)。

柱马四处流浪,就为了找到斑,他的马群也跟着他流浪,越来越多的人听说了柱马的名头,想抓住它,很多伎俩无效之后,有人想出来美人计不美马计,一家马场的主人搞来很多发情期的母马聚在一起,想引诱柱。

柱肯定不会上当,但跟随它的其他马会,柱也不能漠视它们就这样被人类抓走,就冲进母马群想把自己的手下赶出来。

但在他动手之前,一匹俊美的公马,不仅是以马的眼光来看,就是以人的眼光来看,也十足美丽又优雅的马出现了,狠狠的对柱的手下又踢又咬。

柱一看眼睛就知道它是斑,失魂落魄的跟着走了,马场主人本来已经对抓到柱马不抱希望了,结果柱竟然跟着斑马回来,大喜过望。

这一世的斑马依旧没有记忆,但也许也是因为转生的动物比较大型的缘故,保留了更多的智慧与灵性,柱马在马场里待得久了,才知道像斑这样,有单独的马廊和食谱,有专人照顾的是纯血马。

这个马场的一项业务就是培育纯血马,一般来说像柱这样的普通马和纯血马没什么交集,奈何柱因为之前的事已经出名了,马场主人为了宣传让柱和纯血马住一起。

当然为了保持血统,没有让他接触母马,柱也不稀罕,对他来讲唯一重要的是斑,他本来有木遁嘛,简直讨好斑的神器,加上可能因为前一世的加成,斑很快就和他熟悉起来。

斑虽然是匹马,但从未有损它的骄傲,从来不让驯马师骑他背上,柱看他被惩罚心疼,就拼命展示自己的能力,好代替斑参加赛马比赛。

经过上一世,柱对斑的感情已经有变质了,马和马之间同性骑跨是常见的事情,柱了解这件事之后,对斑就有不可言说的心思。

他本来就对母马没有性趣,是跟着斑来到马场的,参与那场诱捕的人都清楚 有时候看见两匹马并肩奔跑就拿这开玩笑。

有一天被马场主人听见了,他本来就对斑不满,一匹马就算跑得再快,不让人骑不参加赛马比赛,又有什么用,虽然有了柱间做代替品,给他赚了很多钱,但转头一想,和柱跑得一样快的斑就是个废物了,但这个废物还有利用价值,毕竟他的血统证明是最纯粹的。

但如果这两匹马沉迷同性关系,不但没办法生出血统纯粹的小马,连他现在打算的,借着柱多次赛马比赛冠军的机会打造新谱系的计划,也会遭到挫折。

斑其实已经成年了,但并没有和其他纯血母马发生关系,在马场主人看了这就是他是基马的铁证了,但人类有的是手段。

柱那天看到人把斑马牵走就觉得不祥,但他毕竟是匹马,不清楚人类的行为,这里的人和他第一世差的太多了,许久之后他突然听到斑愤怒的咴咴声,声音里的暴怒、绝望他从没听过。

等他挣开笼头奔过去的时候,就看见头上还蒙着一半眼罩的斑高高跃起,狠狠一头撞到马场的石柱上,这个马场的所有纯血马,都有亲缘关系。

(我记得以前看过报道,就是纯血马之间蒙眼play ,被发现是亲马,年轻的小公马就崩溃自杀了,不知道是真实事件还是编造新闻)

这之后柱又转世了很多次,每次都遇到斑,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是同类,偶尔也有不是一个物种的情况,斑没有任何一世的记忆,但他好像本能的就会亲近柱。

有几世斑偶尔会被和他同类的异性勾引走,这个时候柱的心就像撕裂了一样痛,但斑总会回到柱身边,还有几世斑干脆就是雌性,和柱在一起生了孩子,但每一次,每一次斑都先柱而去。

这一次柱再次转生,他是一只黄色的大狗,在身边并没有找到任何像斑的生物,他有点急,因为多次的经验,斑只会变成比他小的同类或者更小的生物。

这个体型正卡在容易出现危险的边缘,这么多次转世,他已经学会了不以自己和斑第一世的实力来度量世界的危险了,人类是危险的,同类是危险的,风雨雷电都是危险的。

唯一不危险的只有他们彼此。

柱从这个救助站里溜出来绕着圈寻找斑,还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觅食,他又饿又累,蜷缩在一块屋檐下面看着茫茫夜色,毫无斑的线索。

一块骨头从天上掉下来砸他头上,他本能的一扑,这才想起抬头,一只毛发蓬松,神情凌冽的猫站在屋檐上鄙视这个连食物都找不到的弱鸡。

柱不知道怎么就想哭了,这是第一次斑找到他,这之后狗柱喵斑就开始一起行动,喵斑聪明又谨慎,总能找到足够填饱肚子的食物,狗柱就听从指挥,帮他威吓那些想抢食物抢地盘的流浪猫狗。

冬天的夜里冷到不行,狗柱就用自己的身体把怕冷的喵斑围起来,喵斑也给狗柱舔爪子,等到来年春天,空气里弥漫着发情的气味,夜里到处都是母喵的叫春声,柱眼见着斑喵开始坐立不安了。

前几世的时候,如果他们不是同一物种,两者体型相差太大,有时候斑就会离开他,自己去找伴侣,虽然斑终究还是会回来,但他一次次先柱离开,柱已经受不了了。

终于在一个喵叫声此起彼伏的夜里,柱汪把斑喵压了,一开始很顺利,两者的体型差距似乎没给斑喵带来太大负担,但接下来就是灾难。

对于一次几分钟的猫来说,最短半小时以上的狗,不在考虑范围内,更何况还有结,斑喵不耐烦想脱出的时候被卡住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出去。

狗柱的鼻子第一次被斑喵抓破了,后续是给斑舔了几天的屁屁蛋蛋还有小小斑才得到原谅,因为这点性生活不和谐,狗柱很久才会被许可一次。

这一世的世界和平,狗柱终于活到寿终正寝,临死前已经衰老到动不了的狗柱看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斑喵突然醒悟。

每一次他都怪斑先他离开,如果自己先离开了,斑会怎么样呢?斑会多么伤心呢?他看着视线里渐渐模糊的喵斑,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熟悉的猩红双瞳。

再想努力看清楚时,时间到了,这一次没再睁开眼睛,柱就感受到熟悉的查克拉,但和自己记忆力又有些许不同,他睁开眼,旁边是自己第一世的弟弟,对面是个老人。

他恍惚了一会儿,才算消化这久别的硝烟,这是怎么回事?斑呢?他想问。


但刺入头部的符咒阻止了他一切活动,直到对面的猴子使用尸鬼封印,出现的死神想要吞食他的灵魂时才紧张起来。

不行!斑还在轮回中等我!

但被操纵的身体无力反抗,之后他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黑暗绝望的日子,直到被宇智波的年轻人从死神手中放出来,一出现他就感到了遥远的地方属于斑的查克拉。

尽管心急如焚,想要见到自己的斑,他还是愿意抽出时间回答这个救出自己,让自己再次得以和斑团聚的年轻人的问题。

时隔多年,他终于可以再一次、认真的给予答案「所谓村子,是我和斑的理想」他毫无犹豫「火影是斑对我的期盼」

END

嗯,这里的斑爷是和朱迪一起转生过这么多次的斑爷,最后狗柱死的那一次,他开了写轮眼,记忆就都回来了,之前每次都他先死,没有足够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