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阴阳遁又一妙用的脑洞02-03

依旧是聊天记录的整理,各种语无伦次错别字重复BUG
一般讲我会整篇都完了再放,这篇因为赶520那天所以例外,大家不要等今天没有了
之所以只是聊天记录不是文是因为我懒,再就是有时候和朋友聊天会激发灵感,另外我会很快有一个又一个脑洞,大概就是寒山太太的斑爷生孩子那种速度,如果不当时记下来很容易忘掉,正式写文的话会错过那些可爱的故事


以上都不介意请继续




前面说到斑决定跟柱谈谈,他的谈谈就是动手,结果就是他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班打得特别狠,一点也没留情的各种招呼,他们两平时虽然不是说放水,但是,比起互杀来说,更像是切磋。而这一次斑看上去好像就是一定要致柱间于死地,以行为表示自己与千手势不两立,这种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柱应付得也很吃力。

基本上讲,斑平时算是享受与他的交战,这种感觉和现在这样,不顾一切要杀掉他的感觉是不同的,一流的忍者交手的时候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虽然现在还没这种说法,但道理是互通的。

柱并没有感到多少杀气,但斑的攻击很疯狂,他贫瘠的大脑只能想到是斑生气了,可是为什么?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斑右脸被木遁的枝条擦过留下血痕,但是伤口瞬间消失了,斑也发现了他吃惊的眼神,乘机一刀砍过去,柱几乎是本能的架住了,他还在那里不可置信的盯着斑的脸,斑就凑近过来,压低声音,“你是疯了吗?这样对待你的敌人——”

他狠狠一脚把柱踢飞,“别再妄想了!那个东西、”

斑打了个梗,不知道怎么称呼肚子里的标记、查克拉团、还是其他什么,“我会挖出来还给你!”

这一次柱再次被打成狗脑袋失魂落魄的回去了,斑他再熟悉不过,肯定没有什么加快恢复的能力,那种力量,就像千手——不,就像弱化版的自己一样。

斑说他妄想,说要把「那个东西」挖出来给他,难道、难道是——?不管怎么安慰自己,柱还是觉得,斑一定是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柱眼前一黑,斑说要把他的孩子挖出来!战国这个时候医疗忍术不发达的,尤其是宇智波,因为属性缘故不适合医疗忍术。如果说千手挖个胎儿说不定还可以试试,宇智波要那么做差不多就是搏命,作为老对头千手们也很清楚宇智波的缺点!

柱安慰自己许久,就是斑不会冒生命危险就为了把他的孩子挖出来,但那是斑啊,别人不说,斑可是真能做出这种事来,只要一想想,一个男人突然怀了孕,柱觉得就算是他自己估计也接受不了。但他挖开肚子没问题,斑不行啊,急得在屋子里乱转,这种事也不能跟他爹说,要是佛间知道了肯定第一时间伏击斑,按斑的性格也不可能活着被佛间抓回来。一想到斑血淋淋的捧着肚子的画面柱就呼吸困难,唯一能支撑他的就是,木遁也算是个稀缺血继,希望田岛知道斑怀的是他的孩子之后同意他生下来。

柱不敢给爹給弟弟讲,就在族里旁敲侧击许多人,大家一致认为谁要有了木遁血继传人一定下死力气保护起来,就算是宇智波——特别是宇智波,肯定觊觎他家木遁仙人体很久了!
千手历史里还记载过被宇智波勾引走过的千手,据说这些有千手血统的宇智波还开发过不得了的忍术,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大家已经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忍术了。

总之哪怕斑不想要孩子,作为宇智波族长,田岛也会让他生下来。柱只好拿这安慰自己,天天期盼碰到宇智波斑,好看他平安无事,可是时间已经接近冬歇期,不管是千手还是宇智波都收缩了势力,根本没机会在战场上碰面。

这一年佛间就吃惊的发现大儿子突然懂事起来,开始愿意接手一些族里的杂务,要知道只靠实力是没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族长的,柱间之前一直表现得对庶务毫无兴趣,佛间就只好培养扉,好让他们兄弟互相帮衬,儿子突然懂事了让佛间十分欣慰,完全不知道乘着离开族地去集镇的柱绕过多少次路去堵可能出现的宇智波。

但是柱从没成功过,毕竟对面也是个对庶务毫无兴趣的族长继承人,尤其是今年斑发现了新兴趣,别看他说得好听,要把这个标记挖出来,其实他对这东西的运作很感兴趣,一个成长性的,可以靠吞噬查克拉,来达到疗伤和储存查克拉的「东西」!

斑研究了很久,觉得这应该是种封印,他早就听说过了,千手的远亲,擅长封印术的漩涡就有一种术,可以平时储存不用的查克拉,等到战斗的时候再释放出来。
宇智波们的查克拉量其实不低,只是三勾玉之下的宇智波,平时有一部分查克拉被写轮眼吸收,用于开眼的储备。三勾玉的宇智波理论上应该没有这种消耗了(这里使用斑是第一个万花筒的设定),但实际上斑仍然可以感受到写轮眼汲取了相当一部分的查克拉,或者还有三勾玉以上的写轮眼形态存在,斑想。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所有宇智波都像他一样很少感受到查克拉缺乏,因为写轮眼的负担,即使本身拥有比普通忍者充沛的查克拉量,实际战斗中能使用的查克拉却不多,尤其在开眼的时候,这样就导致了宇智波们的战斗模式偏向于一波流。
如果一波带不走比如对方是千手这种血防两厚的类型,就很容易被反杀,像是鼬那种控制查克拉输出,靠贤值作战的方式,在战国的战场上是行不通的,所以很少有宇智波使用。
如果说能搞清楚这种封印的运作方式,让宇智波们掌握的话,宇智波的战力就可以高上一大截,这么珍贵的样本,斑才不会随便丢掉,而且非常明显,这个「封印」完全是靠斑自己的查克拉在运作。

柱间的查克拉只是个引子,最多治疗的部分算柱间的功劳,但这也说明了哪怕没有柱间,储存查克拉这点也是可行的,虽然这个查克拉量有点少,但比一开始已经多上不少了。也许这种封印就是要这样慢慢增长可以储蓄查克拉的量的,也对,查克拉毕竟是生命能量,储蓄再多,身体不能适应的话也会适得其反。这样想想因为写轮眼身体查克拉一直不能盈满的宇智波比其他忍族要更适应这个术。

斑想到就做,每天研究「封印」,因为是有利于族人的事,也不瞒着泉奈了,毕竟奈奈是宇智波唯一一个感知忍者(虽然是个半吊子)。加上正好是冬歇期,也没什么事要干。
斑发现封印对自己的查克拉很欢迎,如果集中查克拉在封印的位置,封印吞吐查克拉的速度会加快,通过这个交换得到的查克拉的阴之力会更精纯。
但是明明和自己的查克拉感觉很像的奈的查克拉,就会被封印拒绝,进一步证明了这个术是基于斑自身的查克拉运作的。
因为封印毕竟在肚子里面,不是一眼可以看到的地方,奈的感知力也不成熟,两个人研究了很久,也没研究出什么名堂出来。比较清楚的是这个封印同时有存储、治疗、还有提纯斑本身的查克拉的作用,并且随着斑不断的「喂食」给它查克拉,封印的力量也在缓慢增长。唯一的副作用好像就是食量,斑的食量比以往大了,仅仅一个冬天,就长出来小肚腩,就算加强运动也没有消退。再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封印的基础是柱间打进来的种子,斑觉得自己最近的口味有点变化。

——如果豆皮寿司再酸一点就更好了。

他毫无自觉的在父亲和弟弟的眼皮底下又给自己倒了一碟醋,把豆皮寿司沾上醋之后才满意的放进嘴里,要是还加点什么就好了,是差什么呢?

……蘑菇???

突然一个从没想过的食物跳进他的脑袋,斑一惊,狠狠的甩甩头,他才不要和那个蘑菇头吃一样的东西!

冬歇期很快过去,这段时间柱简直茶不思饭不想,一闭眼就是斑挖出来孩子的场景,夜不能寐,很快就把仙人体熬出来黑眼圈。

扉猜到他担心什么,但对他的妄想嗤之以鼻,事实上一个新构想吸引了他,让他一时半会顾不上他哥那点破事,柱往宇智波斑肚子里打种子的事让他意识到一个事实。

即是阴遁的拥有者不一定是女性,就像阳遁的拥有者不一定是男性一样,现有的血继忍族都是族内通婚,纯净血统是血继觉醒的基础。

包括像他们千手这样没有明显血继的血继忍族,除了族内,也只和同样有着仙人体的漩涡偶尔联姻,但是一开始呢?

各个血继忍族的始祖是怎么留下后代,并且繁衍成现在这样的泱泱大族?

一味的族内通婚比起像他哥那种返祖,更可能的是造成各种遗传疾病,几乎所有的血继忍族都被血继病困扰,除了有仙人体支撑的千手和漩涡。

即是是千手和漩涡,也有着和自己一样有各种遗传缺陷的人,再这样下去,哪怕战争结束,血继忍族也会在短时间内消失殆尽,最早消失的应该是……

远在海的另一面,全族已经不足百人的,辉夜。


冬歇期过去,又进入下一个任务期,春天是播种的季节,虽然忍者们不需要种地而是靠任务生存,但是保持着传统的贵族们也很少会在这个时候开战,也就是说,比起战争任务,一些小型任务像是护送,暗杀,窃取情报这样的更为常见。

因为同千手的战况激烈,像斑这样原本只需要参与重要的任务的三勾玉也开始加入到普通任务中来,这次斑就接了互送任务,送一个商人去雷之国。

这时候不像未来,像宇智波这种血继忍者如果不遮住自己的家纹,说不准就在路上什么地方被套麻袋,护送的宇智波都扮成商队的人物,作为队长也是身份较高的斑。

不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扮成跑腿的,但是坐在车上总得有个身份,要知道就算雇他们的商人也不是一直坐车的,只好扮成不方便活动的女眷,肚子上捆个小枕头。

这个商队之所以要动用宇智波,也不是普通的商队,表面上是运送布匹,其实是雷之国的间谍,就像预料中那样,千手出现了。

柱一看到斑眼睛就脱了窗,肚子、肚子不对啊!毕竟还是少年人,只知道怀孕会大肚子,不知道大起来的速度。

千手们这次任务只完成了一半,因为被发现雷之国的间谍们情报只收集到一半就匆匆回国,宇智波也一样,遇到了别的忍族灭口也好洗脑也好,偏偏是遇到千手柱间。

唯一的好事就是没有死人,连重伤也没有,斑心里一个劲的MMP,柱这回放水放到其他千手都看出来了,他还得帮这家伙打掩护。

柱一回家就丢盔弃甲找弟弟:扉间不对啊!斑真的怀孕了!

正听完族人的汇报准备给大儿子一个教训的佛间脚一滑,就听见柱对扉说我确认过了,斑真的怀了,他说要挖出来给我怎么办啊

佛间这一步就迈不出去了,赶紧回头,把和柱一起出任务的族人叫回来仔细盘问,众口一词的说和柱间打的是个大肚子的宇智波。

还有人疑惑为什么宇智波缺人到这程度,孕妇也出任务,少族长就是太好人了,对着孕妇下不了手什么的。

佛间听得眼颤手颤,回头就听见扉吼他哥,你就确定宇智波斑怀的你的种?说不定是别人的!

柱说不会啊,肯定是我的,斑是男的啊,除了我还有谁?

扉间没好气的说你又确定他是男人,说不定宇智波斑就是女的,她这年纪也该嫁人了,扉暗搓搓的想,早点嫁了也断了他哥的念想。

柱就说不会不会,我见过的,斑有那个。

佛间听不下去了,他根本不想知道儿子什么时候确认过宇智波斑的性别问题,推门进去,刚好看到扉求救的眼神,咳嗽一声,和扉一起把柱从头到尾审了个遍。

等听到宇智波斑身上的伤口会在短时间内消失的时候,父子两都沉默了,不要说宇智波,就算是普通千手也没有这能力。

事实上除非主动使用医疗忍术,像这种轻微伤口会快速愈合的事只在柱身上出现过,就算他没觉醒木遁的那些年也一样,佛间就是据此判断自己的大儿子与众不同,会成为千手家的天才。

他想了很久,也记不起来当初柱间母亲怀孕时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毕竟族里的孕妇都是严密保护,不会让她们受伤,宇智波斑的肚子可能有假,但是这种快速愈合的能力真实存在。

难道这种忍术真的可以让男人也怀孕?为什么发明这个忍术的千手祖先当年没有被人干掉?

这个时候科研小能手扉说出了他的推测,也许阴阳遁在当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战国时期为了夺取敌人的血继大家无所不用其极,千手也不例外,抓到敌对的女性忍者做些不好的事,这种事哪族都免不了。

但是以千手的经验,和其他血继忍族的忍者生下后代,并不一定会继承双方血继,有可能只继承了一边的能力,甚至什么能力也没有,继承的那一边的力量,也有很大可能弱于亲代。

千手这么多年只发现了和漩涡通婚不会降低血继能力,也许是因为他们是远亲,都有仙人体的关系。

再就是隐约听说宇智波和日向联姻也可以继承无损继承亲代的血继,不知道为什么生下的都是有写轮眼的孩子,不过想想写轮眼是白眼的变异这种说法,也不是不可能。

但如果这样,扉间话锋一转:我们的族群是怎么发展到这么多的?靠族内通婚吗?第一个千手是和谁通婚,血继能力有没有削弱?如果我们的祖先是用的阴阳遁,其他的血继忍族呢?宇智波呢?

佛间一想对啊,都说两种属性的查克拉融合会形成血继,但忍界这么多年血继忍族还是只有那几个,难道说没有别的天才可以融合两种查克拉吗?

应该说不是没有,只是这种人的血继没办法传下来而已,一个正常人就算再天赋异禀,一辈子也只能生那么多孩子,这些孩子也不都能继承到血继。

指望这些拥有血继的孩子看对眼通婚,在产下后代,就算千手佛间再不懂生物学,也知道这样做要不了多久族群就会消亡,千手之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和漩涡联姻就是如此,要想让族群正常存在下去,最少起码要有……

他突然惊觉,如果再继续和宇智波交战下去,就算获得胜利,千手还能存在多久?

如果他们不能依靠阴阳遁制造出足够的后代,千手还能存在多久?

还有这些年的战争,会给他们机会制造出后代吗?

他在这里警醒,扉间还在继续,想要知道阴阳遁能不能让男人生孩子再简单不过,除了大哥之外,族里不是还有能使用阴阳遁的人吗?让他们试试往宇智波肚子里打入种子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