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 01

好了依旧是聊天记录的整理,各种错漏OOC

这篇反正第一部是聊完了的,但是整理需要时间对吧……同时还在聊阴阳遁生子又一可能那篇,所以速度就咳咳

先 @寒山  太太,说好的三更的哟



战国末期有个家族是大家都痛恨的,就是羽衣。羽衣其实不能算是家族,而是聚集在一起的忍者科学家。他们的野心从他们给自己取的姓氏就知道了——明明不是六道直系,还以羽衣做姓。他们的目的很简単,就是获得更强的力量,作为没有好血统的忍者们,夺取血继是最方便的了。但是血继忍者一般对自己的基因非常重视,无论是血液、体液、头发还是身体其他部分都很难得到,而且血统不纯的话,血继的活性也会下降,甚至无法觉醒。

后来这些科学家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阴阳遁的使用方法,发明了一个新忍术,能够以母体的査克拉来孕育子体。子体依靠抽取母体的查克拉生长,生下来就是优秀的忍者苗子,可以继承母体的一切优点和父体的部分优点(毕竟那个父体是羽衣他们自己,本身并不算强大)。这个母本因为是靠阴阳遁生子,所以无论男女都可以,但是能成功的条件非常苛刻。很多母体怀孕之后因为被腹中的胎儿大量抽取查克拉,等不到孩子出生就死了。为了让母体适应被抽取查克拉的情况,羽衣就决定拿还没有生殖能力的小孩子做实验对象,等这些孩子长大了,也适应了被抽取查克拉的情况后,再让他们怀孕。当然这些小孩子也不是普通的小孩子,都是从血继忍族偷抓来孩子们。

羽衣的这种行为人人喊打,当时人们并不知道他们丧心病狂到这程度,只知道他们会偷别的忍族的孩子,大多还是考虑的像是移植一类的手段。其他血继忍族对此都比较警惕,但是宇智波稍微没那么警惕,因为觉醒了写轮眼的宇智波多半已经有些年上战场的经验了(这里设定宇智波写轮眼的觉醒一是要靠情绪刺激,二是要靠查克拉量,査克拉量不够觉醒不了),

他们觉得偷自己没觉醒写轮眼的小孩没什么用处,像白眼就大大的糟糕,从出生就显露的血继是最容易得手血继之一。

但是有一天宇智波族长的三子不见了。

幼斑很调皮,总是偷偷跑到族地外面,这一天他出门之后就在再没回来。

田岛一査,附近出现过羽衣,怒了。羽衣还是留下了痕迹,别的忍者看不出来,但瞒不过写轮眼,等田岛找到羽衣的基地的时候,那边是人间地狱。很多血继忍族的小孩子都死在实验里面,因为还没成长的小孩子更经受不住査克拉抽取。所有被抓来的实验体里,只活下来斑一个。作为因陀罗査克拉的转世体,他的查克拉量几乎是同龄人的五倍,但是就这样他也快被抽干,一个隐藏在腹部皮肤下面的封印阵源源不断的抽取他的查克拉改造身体。

田岛把斑抱住一看心都凉了,只能感受到非常微弱的查克拉。可人活着,眼睛也还在。比起其他孩子们已经算好的了。他原本决定把这件事公布出去,邀请所有忍族一起干掉羽衣,但是接下来宇智波发现了羽衣的实验记录。唯一的成功的实验体斑,成年之后只要提供足够的阳之力就可以生下完全继承父本和母本的优点的后代,如果让其他忍族知道宇智波斑已经成为这样的体质,他的境遇可想而知。田岛就把这事瞒下来,就算宇智波里面也只有不能隐瞒这件事的高层还有他确定绝对忠诚的心腹才知道这事,其他人就被他依靠高人一等的瞳力清除了记忆。

 

羽衣并不知道阴阳遁是有代指的,但是宇智波清楚,他们就是天生阴遁。羽衣的研究报告里说想要斑像普通孩子一样平安长大,就得给他定期输阳遁査克拉。然而对幼年期的斑这只是个维持生命的办法,成年之后再给他输阳性查克拉,就有可能生下那个有阳性査克拉的人的孩子。

宇智波知道老对头是阳遁,但是怎么可能让斑生老对头的孩子。斑还这么小,遇到这种事情田岛都要心疼死了,但是也不能放着不管,一直被抽取查克拉的话,对斑的身体影响很大。他一开始是准备随便抓个千手,但是想想给斑输査克拉就等于让斑生孩子,就等于那种行为,田岛就恨不得把那个不存在的千手撕了,后来族里长老们讨论出一个结论,可以抓个小的千手跟斑一起养,给他洗脑,从小就让那个孩子忠诚于宇智波。 

但是田岛一想,这不安全。能给斑提供查克拉的千手再小也开始训练了,不可能不清楚千手和宇智波之间的仇恨,写轮眼也不是万能的,就算到了万花筒的境界还是止水那种刚好是洗脑功能的别天神,也只是潜移默化的改变人的想法,更别提现在宇智波还没有万花筒呢。小孩子的精神又脆弱,搞不好就毁掉了,反复去抓千手更改记忆直到有个成功的这不可能。宇智波就偷偷去了漩涡,发现个单独一人跑出来玩的小孩子,刚好和斑差不多大。宇智波观察了几天,发现这孩子总是独自一人玩耍,很受排挤,也没什么大人管他,看他和别的孩子打架,身体素质也很好,就决定抓他了。

 

其实抓到的不是什么漩涡,而是个千手。因为柱妈怀孕,家里三个孩子管不来,就让大儿子和二儿子去舅舅家住,只留下刚断奶的瓦间在身边。和一直就比较安静的扉不一样,爱闹腾的柱跑出来玩。但是他一是外来户,二来打人又痛,漩涡小孩子就有点排挤他。

 

柱糊里糊涂的就被抓了,一开始以为自己会死,但后来也琢磨着不对味,几个大叔除了不让他跑,也没怎么他。等到了族地一看,到处都是团扇,都是红眼睛,吓得不敢说话,这是宇智波啊,要吃人的!佛间爸爸的鬼故事里都是宇智波,柱特别害怕。

 

田岛因为是自己抓来的,根本没怀疑这孩子是千手,只问了名字,就跟他说,以后你就不叫漩涡柱间了,叫宇智波柱间。

柱间一边点头一边心里哭唧唧,爸爸我以后就不是你儿子了,以后是宇智波家的儿子。幼柱很识时务,怕被吃,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跑。等一到家噔噔噔就跑来两个小团子,对着田岛就喊爸爸。

田岛抱他们热乎半天,又把柱推出来,跟孩子们说这是柱间,就有个团子问:“他就是斑哥的丈夫吗?”

田岛心里不对味,好好的儿子,为什么要嫁人呢?但是不嫁也没办法。族里最有学问的长老也看了羽衣的实验记录,但是除了结论,前面的理论看不懂,也只能按羽衣的办法把斑先养着。宇智波里没有能够稳定提供斑需要的阳性查克拉的人,就是有,这样掌握属性转化的人才也是战斗主力,不谈年龄问题,也不可能待在族地就为了维持一个孩子的命。选择一个天生阳遁的漩涡和斑绑定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田岛就沉痛的点头。有个大点的团子就跟柱鞠躬打招呼:“我是斑哥的弟弟泉奈,请多指教。”另个小点的也跟着打招呼,柱间脑子都糊了。这一瞬间柱脑子里都是他爹跟他讲的鬼故事,什么女鬼诱惑男人嫁给他,其实是为了吸阳气之类的。虽然这个年纪的柱还不知道什么是阳气。

田岛又问小团子们斑怎么样?弟弟们就争先恐后的说斑哥在休息。田岛特别心酸,他家斑最有活力的了,变成这样都是羽衣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