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 02

依旧聊天脑洞整理,错漏别字OOC,请别介意

今天没有03了


等田岛觉得柱间慢慢熟悉了宇智波,也没有什么抗拒和斑一起的时候,就想让他开始给斑输査克拉。但这也不能直接说,忍者的孩子都早熟,万一、哪怕万一柱实际上对宇智波对斑还有抗拒,等长大了对斑的情况有疑问。他就想个办法,单独把柱间叫出来,跟他说斑身体不好你知道吧?柱就点头。田岛就说:“以后你是要和斑结婚的,我不在家的时候,就该你照顾斑。”

柱——柱很开心。

斑是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能为朋友做什么他很高兴。田岛就顺势让他跟着族里的医疗忍者学掌仙术,说这样可以让斑轻松些。柱也没想既然掌仙术可以治斑的病,为啥宇智波的医忍不治,要他来治,乐呵呵的去了。他因为査克拉量大,其实微操不好,学了半天屁用不行,查克拉一进人体就横冲直撞。医忍也不好说他,毕竟还小,普通孩子这个年纪也刚学着提取查克拉,想着慢慢来,等回去时也没警告他不能用人身上。

结果柱一回去就用了。斑这些天一直和柱一起,封印吸收了环境里柱逸散的阳性查克拉,体力恢复了些,他心思比较细腻,已经猜到他爹要他和柱间结婚可能跟自己的病有关系。听柱说田岛要他学掌仙术给自己治病,就信了,立刻让他试。柱还真试了。要知道就算斑需要阳遁査克拉,也不是这么乱来的。柱这么一弄斑超痛,他又倔,痛得泪珠打转也不肯开口让柱停下。等柱用了一会儿掌仙术想看看他觉得怎样才吓一跳。幼斑脸色惨白,嘴唇都咬出血了。他倒是没哭,柱快吓哭了,掉头就要去叫大人,被斑一把抓住,安慰他说没事,真没事,除了痛一点。斑自己有感觉,被用了一会儿掌仙术之后,身体轻松了许多。

但柱不知道,心想斑这么好,明明痛成这样了,还安慰我。两个人鸡同鸭讲,都对对方特别满意。

 

这边幼柱和幼斑在交流感情,那边千手炸了锅,佛间老婆快生了,大儿子却不见了。

漩涡自己找了没找到才通知的千手,两家距离又远,等佛间赶到涡之国,宇智波留下的痕迹已经没了。但就这几天漩涡又不见了孩子。

之前各个血继忍族几乎都不见过小孩子,虽然大家都隐瞒不说,但也没有那么保密,佛间隐约知道宇智波挑了羽衣一个据点。他猜会不会是宇智波的孩子被羽衣偷了。现在他也这么猜,照这个线索去找,果然在附近发现了有羽衣活动。

 

这批羽衣其实是冲以后的水之国的血继忍者去的,顺便摸了个漩涡。

 

佛间找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和宇智波一样的场景,但这一次没有小孩子活下来。虽然并没有找到柱的存在,但他们也缴获了一部分资料。和幻术型的宇智波隐藏行踪摸进羽衣的据点相比,强攻型的千手的效率没那么高,没法阻止羽衣销毁资料。

从仅存的记录他们知道了羽衣的实验从来没有活着的实验体(这边的据点),加上他们看到了羽衣销毁失败试验品的记录,虽然没能找到柱间的尸体,但千手们都觉得他已经死了。

 

佛间恨死自己,带着扉就走了,千手和漩涡的关系一时紧张起来。回去之后佛间就下狠手训练二儿子。

(千手带了羽衣的资料回去,因为羽衣重点销毁的是实验的资料,一些其他的理论资料保存得比较完整,失去兄长的扉抱着了解仇人的想法开始自学这些资料,最终成为羽衣之后唯一的忍者科学家)

 

柱间和斑关系越来越好,得到阳性査克拉补充的斑终于恢复了部分实力,可以和柱打得不相上下,就是和原著相比持久度短了好些,不过可以靠着柱间再输査克拉回复。

之前因为斑的缘故,宇智波管自己的小孩子管得特别紧。现在他好到可以出门看弟弟去训练场了,小宇智波们才被放出来。柱就是在这时候遇到了斑家以外的宇智波小孩子。

斑带着柱和弟弟们一起一家人占了个训练场,刚和柱打完坐一边休息,柱在那里帮着教弟弟们。这时候有个大一点的宇智波过来,没跟训练场的柱还有弟弟们打招呼,直接冲斑去了。平时对家人以外的人都淡淡的的斑,看到他也露出来笑容。

 

柱在场上酸酸的,斑都没这么对我笑过呢,这时候背上一个团子喊:“啊,是火核!”

“火核? ”柱估计着这就是那个宇智波的名字了。

“就是那个讨厌鬼!”这是转出来的奈奈,生气的瞪火核。

“他最坏了!总是跟我们抢斑哥!”背上的团子告状。

 

(因为田岛怕孩子们不接受,一开始就跟孩子们说是去接斑的丈夫,加上斑在柱的治疗下病好起来了。柱又厉害得能跟恢复正常的斑打平手——其实让了一点,毕竟斑没能完全恢复——弟弟们觉得哥夫很好啊。而且斑虽然疼爱弟弟,但不太能和小自己两三岁的弟弟们玩一起。柱就不一样了,毕竟比起其他的宇智波,身为千手的柱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只对斑家的孩子放松警惕,和弟弟们玩闹他最擅长。这里火核和斑类似于止水和鼬的关系,就是因为年龄差没那么大,所以少了一点甜宠,多了一分亲近)

 

柱看斑和火核聊得开心,就干脆停下来带着弟弟们去打断他们。斑一直分神注意那边,看柱过来了,先是问了下弟弟们,再就给火核介绍柱间。

柱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间题,觉得火核是不是有点瞧不起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就看着火核逗斑的弟弟们,把泉奈他们都弄生气了之后,又炫耀的转出红眼晴来。

这一下在场的人的中心就是火核了,连之前生气的奈奈看见写轮眼都围过去了。

 

只有斑皱着眉,问火核:“是……这次?

“嗯。”

火核点头,突然笑了下,伸手碰了下斑的脸,“你放心。”

柱看他们打哑谜似的,别提多酸了。一会儿火核离开,带着弟弟们回家催他们去洗操后,斑一回头就看见柱双手抱膝,坐地板上浑身黑气:“你又怎么了?!”

“反正我也不是宇智波,没有写轮眼,你们都是一国的,呵呵。”幼柱一边说着,一边黑气眼见着增加。

“啧。”

斑不屑的鄙视,不过作为宇智波他还是很骄傲的,柱间没有写轮眼又不是他的错,想了想还是安慰他,“谁说你不是宇智波了?”

“等你大了再娶个宇智波,就是名正言顺的宇智波柱间了l”他想想,又补充,“先说好了,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你要是喜欢谁家的女孩子,我帮你!”

 

柱其实没那么难过的,他消沉就是个习惯,看斑安慰他心情又好起来。心想才不要娶别的女孩子呢,就娶你!

 

可怜阿柱这时候还不知道斑和他一样是男孩子。虽然泉奈他们一直斑哥斑哥的喊,不过田岛都说他是斑的丈夫,以后要和斑结婚,他就默认这种叫法是宇智波的习惯了。

 

柱和斑就这样相亲相爱,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带弟弟,加上去学习医术给斑治疗,关系越来越好。田岛看见儿子渐渐恢复心里也很高兴,心想不愧是漩涡,医疗忍术还是要讲天赋的。

 

宇智波的查克拉属性天生不适合医疗忍术,他就有点想要把柱间往医疗忍者的方向上引。其实幼柱觉醒木遁前对医疗忍术没什么天赋,只是因为怕伤到斑,在查克拉的细微操作着方面倒是突飞猛进。斑好得快是因为他的查克拉自带对斑的查克拉的亲和性。

 

田岛看斑恢复得不错,又开始动脑筋。他五个儿子,论资质的话斑是最好的。因为羽衣的缘故,斑已经很久没有系统的训练过了,只是自己阅读卷轴。他就想哪怕斑最终还是不能上战场(因为查克拉被封印抽取,持久度不够),至少也要能坐镇族地。久违的带上斑还有柱一起去了训练场。

 

斑当然是宇智波传统的火。

(并没有雷,这里设定虽然斑和佐都是因陀罗查克拉转世,但他们的属性也要受身体影响)。

 

柱间就是水和土。

 

田岛皱了皱眉,他调査过,漩涡一般是水和风属性,水和土属性的话筒直就像是对面的千手。不过转念一想,千手和漩涡都是仙人体,时有联姻,漩涡里出现水和土属性也不奇怪。而且这样也不用特别再去找风属性的忍术卷轴。

 

因为斑的身体还有柱的来源问题,田岛没想过让他们上战场,虽然还是一五一十的训练,但是柱主攻方向是医疗忍者,斑则加了后勤组织内容的学习,偶尔田岛看他们体术一日千里也会暗暗叹息,但是并没改变初衷。

 

斑已经6岁了,还是被按在家里,没有像别的宇智波一样上战场。柱对这毫无意见,但是斑很不满,他也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但是平时在族内和同龄人切磋的时候,他和柱间联手可以二打十。他现在也清楚因为羽衣的实验自己的身体像有个洞,查克拉都从洞里漏出去了。如果没有柱间补充就会变成之前行动都不方便的情况,更别说放忍术了,战场上也不可能让柱间时刻来给自己补充查克拉。

但是柱间不一样啊,柱间那么强!

斑觉得自己拖累了柱间,他跟柱间说要给他道款,柱说没这回事,我不想上战场的。

 

柱说的实话,他在想万一遇到老爹怎么办呢?难道我要对千手动手吗? 完全没想过佛间可以把他抢回去,他觉得不上战场太好了。

斑才不信,他以己度人,觉得柱这是安慰他,哪有到了年龄不想出战的忍者呢?他也不多说话,暗自决定想办法增加自己的查克拉量,不就是漏査克拉吗?如果我的查克拉量多到不怕漏不就行了?

 

这是只有宇智波才会有的想法,因为哪怕是还没开眼的宇智波都一直有一部分查克拉预备或者维持着写轮眼的运转,所以比较起来,相对于同等实力其他的忍者,宇智波的査克拉一直是偏少的,尤其他们的对手还是以査克拉丰厚闻名的千手,就更显得少了。

斑以前也见过开眼过早查克拉不够用的宇智波,他这样想很自然,另外他也决定要更艰苦的修炼体术,体术不用査克拉嘛!

柱并不知道斑的想法,看他好像不介意了,又开始乐呵呵的了。他这种态度也不明显,因为斑出生在年末,这时候家里都是乐阿阿的气氛,就连平时对斑比较严厉的田岛,这几天脸上也多了笑容。

 

等到了过年时,柱才明白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