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3

斑的哥哥们从雷之国回来了。他们之前在宇智波位于雷之国的祖地据守,因为和千手这边战况激烈,新参战的宇智波熟悉了战事之后,就会去战况不那么激烈的雷之国呆两年。

幼柱第一次知道了有哥哥是什么感觉。之前就已经从信件中得知斑的近况的兄长们也给柱间带了礼物。似乎自然而然自己就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斑的大兄非常轻柔的摸了摸新出现的弟弟的头,说听说他爱吃蘑菇,所以给他带了小黄菇。那是只有雷之国的高山才会出产的珍品,火之国是见不到的。柱间掉头看向斑,只有斑才知道他的爱好。幼斑一下子就脸红了:“看、看什么看!”

 

当天晚上柱间第一次失眠了。你说他神经大条也好,大智若愚也好,他在宇智波活得自在,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他无力反抗,虽然斑很好弟弟们也很好,但他心里还是记得自己是个千手,是宇智波的世仇。

这天是他第一次开始思考,父亲的话是不是错了。如果说斑和弟弟们是因为没到上战场的年纪,还没有成为父亲说的红眼睛的恶鬼的话,那已经开了写轮眼的斑的兄长们为什么也这么温柔呢?甚至宇智波田岛,虽然他把柱间从漩涡抓出来,平时也很严厉,但也没伤害过柱间,对两个小的更是溺爱。他始终无法把父亲嘴里罪大恶极、邪恶的化身的宇智波,和他说见过的宇智波联系起来。就算他在宇智波里最讨厌的火核,也谈不上邪恶——

 

呃,火核肯定是邪恶的,跟他抢斑的都是坏蛋!柱间胜利的一握拳,就听见边上的斑迷迷糊糊的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睡。他正兴奋着呢,也不管斑这么说是烦他吵了,直接拉住斑问:“你说为什么要有战争呢?”

斑正和田岛学后勤知识,被他闹得也醒了,想了一会儿,说:“要赚钱吧?”

柱还不明白,斑就解释:“我们是忍者啊,既不能种地,也不能经商,普通人也没有闲钱雇忍者做任务,只有贵族大名才有,贵族大名想要忍者打仗,忍者就得打仗。”

 

(正常线上的斑在这个时候是不会考虑这种问题,等到了战场见了血,被仇恨刺激,不到特定的时刻就不会再考虑了)

 

柱听了就说,那大名贵族真是坏人,斑赞同的点点头。

“那为什么忍者不能种地又不能经商呢?”柱又问了,斑这下被难住了,田岛没说过啊,他想很久,这才试探着说:“因为大名的孩子是大名,工匠的孩子是工匠,农民的孩子是农民……所以忍者的孩子是忍者吧?”

柱就说:“不对。”他跟斑讲起自己有个堂叔受伤缺了条腿,不能再当忍者了,就在族里编织筐子之类的东西。

 

斑想反驳,至少在宇智波,这种伤员都是族里出钱养着的。只是柱说话快,顺嘴溜到后面。农民工匠也有可能受伤,不能做原本要做的事,而且并不是大人会的事,他们的孩子就一定能学会。柱说他一个表叔是水属性忍者,儿子却是风属性,这在手手很常见的,宇智波虽然没有这种事,毕竟他们是内部通婚,一般就只有火雷两种属性。但斑一点就通,幻术型宇智波的后代偏偏不擅长幻术这种事也不罕见了。

 

不过就算忍者成熟的早,两个孩子还是想不明白,第二天斑就直接跑去问哥哥。

哥哥们都很吃惊,斑和柱间这么小就开始想这种东西了啊,还是大兄因为是族长继承人,知道得多一些,就告诉他们,这是因为忍者的先祖和贵族们的协定。”

 

柱就忍不住了。

那不是先祖坑后代吗?

 

斑的大兄就说:“也不算,大概在那个时候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吧?”

他看着柱和斑不赞同的眼神就笑了,同一件事在不同的时候,正确的处理方法不一样。他也没多解释,就说这种限制忍者的)事也不是不能理解,问弟弟们:“你们见过普通人吗?”

斑就揺头,柱说:“我见过!涡之国有很多的。”

大兄又摸了摸柱的脑袋,说:“柱间见识过很多嘛。你觉得普通人实力怎么样?”

柱挺胸:“我一个可以打十个!”看斑吃惊的眼神他又补充,“是大人!”

 

斑的大兄就点头,你们这么小就能打十个,那成年忍者呢?如果不限制忍者的话,哪怕一百个忍者里面只有一个坏忍者,普通人就只能受他欺负了。

斑还不服气,说我们可以去惩罚坏忍者呀。

 

大哥笑死了,弟弟太可爱:“你忘了?普通人可是没有钱雇佣忍者的啊,还是说你要无偿帮忙他们抓坏人?”

他给斑算了笔账,就算我们家斑特别厉害,对付坏忍者一抓一个准,忍界百族,就算每个族没有我们宇智波这么多,就一半好了,那也有十多万人,一百个里面只有一个坏人,那也有一千个,算你速度快,每五天就能抓一个,那也要抓十多年。这十多年里你靠什么吃饭呢?

再说被抓的坏蛋忍者们也有父亲哥哥,还有其他的亲戚,如果斑你抓了坏忍者,这些人想要复仇,斑你又准备怎么对付他们呢?

斑傻眼了,特别沮丧的回去,柱其实也傻了,但看斑这么沮丧,就努力安慰他,说跟他一起去抓坏蛋。斑说不行,两个人也要抓好多年呢。柱就说那我们一起想办法,忍者先祖不是就想出来办法了吗?虽然有点坑后代,但毕竟起到作用了。哥哥也说(他跟着斑喊哥哥了)过去正确的办法到了现在不一定正确了,我们一起想,一定会想出来合适的好办法的。

 

斑这才又开心起来。他看了一眼柱间,又觉得可惜,柱间这么聪明,偏偏要当医忍。宇智波因为査克拉真的不适合医疗忍术,族里的医忍地位低微,也就是配点药治治眼睛的程度。

要知道在斑泉开万花筒之前,宇智波虽然偶尔有眼晴受伤,但活下来的忍者,但真的不多。一旦知道自己快要死亡,宇智波第一选择就是毁掉眼睛。总之宇智波医忍地位不高,也确实没起过太大作用,幼斑觉得柱间当医忍太可惜了,跟田岛讲田岛又不管。

斑觉得既然田岛说不让柱上战场,那和自己一样搞后勤总可以,他也不和田岛说,就跟柱说以后你也跟我一起学习,我上课完了回来教你。

 

柱还不愿意,他自己就是千手少族长,在家或者在漩涡的时候都有人给上文化课,再没有比这更无聊的课程了,说起来医忍的知识都好些,起码还能用用查克拉。斑拿他没办法,就说那我也学你的,我们交换学,这下柱就高兴了。每次他给斑用掌仙术调理身体,斑都懒洋洋一副很舒服的样子(他现在操作很熟练了)。但是老师给自己示范的时候却没有只有麻麻痒痒的感觉,一点也不舒服。他就想会不会也要斑给自己用掌仙术才会觉得舒服呢?非常积极的想教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