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4

宇智波这边其乐融融,千手却是愁云惨淡。

板间出生了,但是因为妈妈在孕期受了刺激早产,算不上健康。在这个失去长子的家庭里虽然多出个小生命,也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尤其是佛间没打招呼就把扉间从漩涡带走,千手和漩涡也有了心结。他本来就不是宇智波那种会溺爱孩子的父亲,对剩下的儿子就更加严厉,尤其对只比柱小一岁多的扉间。

相比柱间,扉间是个比较普通的孩子,日后的高智商科学家目前还不见踪影。虽然相比普通的千手其实已经算强的了,但是和同年龄时的柱间相比还是差一截。每每想到两个儿子之间的差距,佛间就更加严格的要求他,每天都被佛间训练到快瘫了才回家。母亲虽然不忍,但是因为柱间是在漩涡丢了的,也不好为他说话,更何况时时生病的幼子更需要照顾,也就顾不上他了。

 

正值冬歇期,各忍族都不约而同的收缩了势力,开始享受一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宽心休息的时间。斑和柱间的课程也宽松下来,正好让他们互相补足对方之前学习过的课程。

哥哥们看他俩总混在一起,时常打趣他们。比起在千手,幼柱觉得待在宇智波更加轻松,很少听见田岛说谁谁又死了,哪个是仇家,将来一定要如何如何。宇智波的家庭故事虽然也逃不开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任务实例,但也不像佛间那样会妖魔化对手,至少柱间没听过田岛说千手是鬼怪这种。

其实宇智波也有这种仇恨教育,只是因为柱间毕竟是田岛偷来的孩子,还是个可能有混千手血脉的漩涡,田岛就避免在家里谈这些,相关的教育者也都打过招呼。

 

斑学会掌仙术之后,发现这个术能帮助训练精细操作査克拉,比柱还要认真的练习起来。就是宇智波的査克拉确实不适合医疗忍术,掌仙术带了的修复能力还比不上柱间仙人体自带的回复。尽管这种努力看起来没有效果,斑还是没有放弃,一有空就私下练习。

 

等冬歇期过了之后,千手像是突然转移了目标,开始针对居无定所的羽衣一族。试探了几次之后,宇智波也跟随着转移了目标。几个大的血继忍族不约而同的开始围剿羽衣,让不明真相的小忍族们惊呼怕不是要结盟。

 

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一些没有血继的大族开始也联合起来。毕竟这么多人动手,联系到羽衣擅长的东西,大家都猜到是为什么了,暗搓搓的想捞一把。

 

一时间忍界居然和平起来,这种相对的和平一直持续到两年后。从雷之国传来了噩耗,宇智波在雷之国的祖地被袭击了,肇事人、或者说兽,是九尾。斑的兄长们死于这一次袭击。据幸运的逃过一劫,或者说是幸运的正好不在九尾尾兽炮攻击的范围内的宇智波说,虽然没看到人,但九尾应该是被激怒了故意引到宇智波祖地的。

斑的家人都悲痛欲绝,田岛一边难受,还一边给斑和泉奈还有旁听的柱间解释,祖地那边的宇智波的数量虽然不如族地的多,但大部分都是开了眼的。为了保护刚开眼去那边熟悉战场的小宇智波们,三勾玉也不少。如果不是暴怒的九尾直接远远的就放了尾兽炮,凭那些三勾玉,虽然无法击败尾兽,但仅仅把九尾引开不难。

说完他又问孩子们,能猜到是谁干的吗?

 

斑沉思了一会回答:“能够激怒九尾,还能把他引到宇智波来,一般的忍者是做不到的,做得到的忍者,也没有必要靠九尾来攻击宇智波。据说雷之国那边有六道仙人留下的忍具,可以吸收尾兽的査克拉。”

柱又补充:“仅仅是拥有六道仙人的忍具,是没办法获得贵族的信任的。如果被别的忍者知道了,还说不定要抢夺。但是攻击在雷之国大名第一信任的宇智波家,毁灭宇智波的祖地就不一样了。哪怕大名不知道是谁干的,原本宇智波占据的任务份额,也会分给下面的忍族。”

 

田岛一边伤心,又觉得骄傲,还有可惜,这么聪明的斑和柱间,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上战场。他又看向一边还懵懂的泉奈,心想以后宇智波的未来还是要看他。

泉奈比扉小一岁,今年刚上战场,还只在后方做点辅助工作。宇智波的族长教育一直都是长子,次子因为会辅佐长子也学了一些,再就是斑和柱间,因为不能上战场,所以学习了一部分,泉奈还有更小的东芝(TOSHIBA)一点没学。

战国平均年龄只有30岁,15岁就结婚生子的田岛现在也已经27岁了,已经可以算是老年了,现在再教育泉奈恐怕来不及了。他就下定决心,先培养泉奈的武力值,让他能在战场活下去,族长教育就委托不能出战的斑。

 

这个时候的柱和斑,一个因为天生的属性,另一个因为出众的眼力和精细操作,医疗忍术早超过了族里原本的医忍(部分因为那些医忍本来就是资质不好被淘汰了才学的医疗忍术)。宇智波的死亡率和残疾率大幅度下障,加上写轮眼的升级近乎作弊,经历残酷大战没有死的忍者们一个个开了三勾玉。

高端实力宇智波占绝对优势,但是接班的忍者……至少有五年的,资质好开眼早的小宇智波们,有三分之二死在了雷之国。只有轮换休息的三分之一逃过一劫。

 

田岛决定收缩实力,先培养继承人,但在这之前,更重要的是为死在祖地的宇智波们复仇。他想了想,觉得柱和斑这样的资质,不能上战场太浪费了,再考虑到随着年龄增加,斑的查克拉量也增加许多,不再需要柱随时补充,宇智波现在也收缩了,暂时不用打仗,斑使用查克拉(给人治疗)的情况也少。田岛就打算带柱间去雷之国。他考虑得很好,雷之国和涡之国虽然不算有仇,但作为正好座落在通往雷之国航线上的涡之国其实时常受到雷之国的威胁,双方并不友好,带柱间过去一点问题也没有。

 

幼柱到了宇智波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出门((仍然没发现和千手很近)。一开始他还很兴奋,等到了雷之国,看到焦黑一片的祖地之后,突然感受到了家园被毁的痛苦。

斑跟他说过之前他被羽衣抓走做实验的事,佛间也跟他讲过作为仙人体家族要警惕这种事,但来的人并不是想要获得宇智波的力量,就只是为了毁灭。

他一直和斑交流对方学的东西,知道宇智波在雷之国是没有世仇的,对方只是为了抢夺可能会被交到宇智波手里的任务而已。

——居住在雷之国祖地的宇智波还不到族地的五分之一,其中大半是12岁以下的小忍者。柱间想起来田岛告诉过他们的数据,蹲下来摸了模地面,被尾兽炮轰击过的土地连植物的种子都没有,心里充满了愤怒。

他看着田岛在族地中央停下来,指挥族人挖出来一个地下室,里面都是藏着的小宇智波的尸体。他没找到斑的兄长们,作为族长之子他们第一时间参战,在尾兽炮下尸骨无存。一具具属于孩子的尸体被搬了出来,最后宇智波们搬出来一块石碑。

田岛突然摸了柱的头,指给他看:“看,这是宇智波的先祖,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也是你的先祖。”他拍了一下柱的背,“去摸一下。”

柱踉跄了几步来到石碑面前,石碑上什么也没写,如果不是在宇智波的神社地下挖出来的而是在野外的话,很可能会被人当成天然的石头。他伸手摸了一下,什么变化也没有,但幼柱无端的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灌注到他身上。他停了好一会,才放下手,回头看见田岛对他笑了一下,扭头就和悲痛不已的族人开始商量复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