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5

幼柱没有坚持到复仇结束。他在交战的时候觉醒了木遁,从双手开始木质化并逐渐加重,如果不是这两年坚持修习医疗忍术控制査克拉有成,这种木质化还会更快。

 

宇智波们面面相觑,像木遁这种强大的血继,就算是一千年没能出现,但还是流传在忍界的传说中。况且这一千年来并不是没有木遁忍者的觉醒,只是没有活下来的觉醒者而已。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千手。

 

田岛头疼极了。他是猜到柱间可能有千手血统,但没想到会这么纯粹。要知道和宇智波不一样,因为觉醒血继时的副作用,千手是血继忍族中非常罕见的不介意与外族通婚的存在。比较常见的就是漩涡,因为千年以来不时有千手血继流入,甚至也被称为仙人体一族。普通千手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的血脉有多纯正。现在看来柱间血脉里那部分千手基因的提供者,还不是个普通千手,相应的漩涡也不会是个普通漩涡。他想了半天,想不出来近十几年有什么重量级的漩涡和千手联姻了。

 

(因为佛间是千手族长,所以被田岛忽略了。按宇智波的思维是想不出有人会把还不到6岁的儿子丢给远方的大舅子抚养的)

 

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他做决定,田岛一挥手,还是撤退了,比起贯彻复仇,还是柱间的生命更重要。为此宇智波们冒着被漩涡发现的危险走了水路来减少路途中可能耽搁的时间。

即使如此,等回到了宇智波时,柱间的木质化已经到了肩部,再加重就会影响到肺和心脏。大家一筹莫展。

幼柱差点想坦白自己姓千手,好在在这之前,斑就问田岛能不能找千手帮忙,他知道(以为)柱间是漩涡一族,但并不清楚柱间并非是自愿被田岛带回来的。在他看来宇智波和千手这几年减少了什么冲突,大概是因为自己和千手都是漩涡的姻亲,柱间都觉醒了千手特有的血继,请求千手救人也许不是太过份的事。

但田岛揺摇头:“千手也没有办法。”

上一个觉醒木遁的千手,就是在和宇智波的战场上生生木质化了。那么多千手在旁边手足无措,眼中只有恐惧。

 

幼柱其实知道就算是自己族内也对血继觉醒造成的木质化毫无办法,千手对木质化的恐惧可比宇智波多多了,等田岛一离开,他就想跟斑坦白说自己是个千手。

没等他说就被斑一把抱住了。

 

“我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你。”斑说着,就使用了宇智波之前已经试着使用过无数次的掌仙术。

 

但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属于宇智波斑独有的纯净阴属性查克拉探入幼柱的查克拉经络,而原本开始半木质化萎缩的经脉竟然开始松动了。

柱间惊喜的告诉斑自己的发现,斑赶紧让弟弟们找来其他的医忍。但再次尝试后只有斑的査克拉才有这种效果。

大家猜不出原因,只有牵强解释说可能是因为斑之前被羽衣实验的时候査克拉性质有了改变,或者是因为长期被柱间输注查克拉,有了同化,才会对排斥一切的木质化经络产生作用。

而幼斑因为身怀封印且柱间因为去雷之国的缘故很久没给他输送阳遁查克拉,能够动用的査克拉本就不多。然而木遁査克拉的侵袭性强烈,只能不眠不休的给柱间使用掌仙术,因为过分的榨取身体能量甚至一度昏迷。

好在半个月之后,柱间终于适应了木遁査克拉的侵袭,开始缓慢的恢复。等肩部的关节恢复到能够活动的程度的时候,他咔咔的移动着好像木偶一样的手臂给累到抬不起手指的斑一个拥抱。田岛在一边斜靠着门站着,泉奈和东芝飞快的搬过垫子来,把木偶柱间拖着靠在垫子上。

一度弥漫在这个家庭的紧张与恐惧终于在这一刻消散。

 

等田岛和弟弟们离开之后,恢复了一点体力的柱间就迫不及待的跟斑分享自己雷之国之行。被覆灭的祖地,地下室里死去的小宇智波们,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还有最后,田岛带着他们袭击的那个忍族,角谷。

 

他想起死在自己手下,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发抖——为了给家人复仇,杀掉仇人的家人,这样真的是对的吗?只要是角谷一族,不分男女老幼一概杀掉,和引诱尾兽、杀死宇智波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这都是他不敢和田岛说的话。甚至柱间自己也觉得,那是仇人啊!说出口的瞬间他就后悔了,死去的是斑的兄长和族人们,自己却在质疑该不该复仇,斑会怎么想他呢?

 

但斑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大发雷霆,只是很平静的说:“不对。”

 

柱间很吃惊的看着斑,而斑脸上几乎没有表情,背对着房门的半张脸被阴影覆盖。

 

“角谷是雷之国第三大忍族。”他突然说,“仅次于夜月和宇智波,不会愚蠢到以为那就是宇智波的全部实力了。接下来宇智波会全面撤出雷之国。”他话风一转,“等你好一些,我会跟父亲再去一次(雷之国)。”

 

斑站起身,柱间伸手去抓他,却没能抓到。他这会四肢还木质化着,活动不方便,眼睁睁的看着斑拉开门想要出去,心里冰凉一片。

斑一脚踏出,突然又停下来,侧过头看着他:“要说有什么不对,那就是这个逼忍者们杀人的世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