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6

幼柱愣愣的的看着斑离去的背影,突然眼泪就掉下来,不愧是斑,只有斑,每次都能帮他开解心结,给他指引方向。

 

等柱间的身体基本稳定,不再在使用忍术的时候突然木质化之后,斑和泉奈跟着田岛去了一趟雷之国。

角谷一族湮灭于历史,于此同时,雷之国的几个贵族家族发生变动,一些家主死亡,由继承人甚至旁支取代。这个时候留在族地的柱间大概是因为和宇智波一起参与了对角谷的复仇的缘故,渐渐被其他宇智波接受,甚至带他一起出门去做一些采购之类的小任务。

幼柱其实不想出门,但又拗不过,每次去集市都暗自祈祷不要碰见千手。他很矛盾,一方面他真的很想念家人,想念久未谋面的父母和弟弟,另一方面他也知道万一自己被千手认出来会有什么后果。每次出门他都很谨慎,不像其他小宇智波那么活泼。带队的宇智波都夸他沉稳,不愧是族长家的姑爷。这种心惊胆颤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斑回来。他刚松了口气,就见到时常带他们去集市的宇智波来了,跟田岛申请带柱间一起出门。还没等他拒绝田岛就答应了,还让斑跟他一起去:“你们也没去过集市,这段时间也很紧张,去休息一下吧,不要贪玩。”

看着斑兴致勃勃的样子柱间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怎么能够因为自己不让斑开心一下呢?而且斑不在家的时候,自己也学了好些游戏,可以教给斑啊。两个人玩疯了才回来。

 

因为一直没出事,幼柱也渐渐放心了。他一直不清楚宇智波和千手的具体地址,觉得大概因为这附近都是宇智波的势力范围,千手不会来。熟悉了道路之后因为一直表现得很沉稳,有时候负责采购的宇智波也会让他负责带队去集市采购些日常用品。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某天柱间带着另外两个小宇智波去集市采买的时候,迎面遇到了从武器铺出来的佛间。佛间一眼认出来以为在三年前就死去的大儿子,当然要带他回去。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宇智波对着佛间就要吹火遁,被柱间用木遁拦下了,让他们快跑。

佛间是族长嘛,和普通外出都要隐瞒身份的普通忍者不一样,他身上带有千手族徽。两个小宇智波对视一眼就跑,边跑还边喊:“柱间你别怕,我们叫你岳父来救你!”

 

佛间没追,一方面是因为不过是两个明显和柱间一伙的小崽子,更重要的还是被儿子的木遁惊到了,至于什么时候柱间给自己找了个岳父他到没在意。

他拎着柱间回家摸上摸下,发现他的木遁竟然是可以控制的,特别吃惊,这才记起来询问儿子这些年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当年是怎么失踪的。

 

幼柱对他和家人重逢这件事其实准备了好久,谎话张口就来,把自己和斑的事混在一起半真半假的告诉了佛间。像是羽衣的实验,宇智波救斑的时候顺便救了他,因为发现对方是宇智波所以谎称自己是漩涡之类。

这个时候田岛的帖子也送过来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毕竟佛间这一代最强的敌人就是宇智波。虽然这几年减少了冲突,但以往的旧恨还在。

 

——但宇智波救了柱间。

 

佛间觉得,可以放弃向宇智波寻仇,但是绝不可能让儿子娶一个宇智波,更何况柱间是千年来唯一一个成功觉醒了木遁却没被査克拉吞噬的千手,前途无量,怎么能够做宇智波的上门女婿。

他就把柱间锁在家里,自己出门和田岛打嘴仗,说田岛掳走他儿子还洗脑(其实说中了一半),还说柱间是他的长子,生下来就跟漩涡有婚约,你们自说自话的婚约不成立。

 

田岛其实也心虚,他计划很久了,怎么让柱间不着痕迹的回归千手,一看佛间嚷嚷得厉害却不动手,就知道柱间肯定没说实话,一下子定了心。

 

两个人为柱间的亲事吵了许久。千手的族人看着宇智波族长带着人堵住他们族地的门,特别憋屈,千手什么时候被人堵过门?但是理亏,不敢动手。

 

田岛吵到天黑气哼哼的走了,回去就召集人开会,佛间这边也一样,但他不知道的是家里已经乱成一团。

 

回到千手的柱间意料之中的多了一个弟第,但意外的失去了母亲大概一年前佛间的妻子再一次怀孕,因为难产去世了。悲痛之余还要回答扉间对自己这些年的情况的询问。

 

我们可以,大概的概括一下——安利斑,安利宇智波,安利斑,安利斑,安利宇智波,安利斑,安利斑,安利斑。

 

扉间倒是没怀疑他在宇智波过得不好,毕竟精神打扮都能看出来,只是长久的世仇教育让他提出疑问。

“宇智波斑,我听过这个名字。”他谨慎的说,毕竟宇智波有写轮眼,给他大哥洗脑也不是不可能,“他们在雷之国,血洗了角谷一族不是吗?”扉间指出“听说连婴儿也没放过。”

 

柱间沉默了一会,这也曽经是他的心结:“扉间,你知道为什么角谷明明知追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宇智波,偏偏借着忍具引诱尾兽,毁掉宇智波的祖地吗?”

扉间思索了一下:“因为任务?”

 

——角谷无法拒绝来自雷之国贵族的任务。

 

“明知道来自宇智波的报复激剧又猛烈,可能会赔上全族的性命。但如果不接的话,就会被雷之国的贵族圈子拒绝,以后再也接不到任务。”

 

“——宇智波是雷之国的忍者!”扉间不可置信的说。

 

柱看了他一眼:“虽然宇智波主力已经搬迁到火之国,但祖地还在雷之国,12岁以下的小忍者更是绝大多数在那边。对于雷之国的贵族来说,大概是教训一下不听话,跑到火之国边境居住的宇智波吧。”他停了一下,问自己的弟弟,“你知道宇智波死了多少人吗?”他没等扉间回答,自己说出了答案,“242个,其中一大半是12岁以下的孩子。”

 

那是差不多千手总人数的五分之一,扉间冷汗津津,对宇智波来讲也不会差多少。

 

“宇智波必须要报复,彻底报复。”柱间肯定的说,“否则之前的敌人和盟友都会以为宇智波已经没了反抗的力量,不管是谁都会上来咬一口。贵族们也不会再给没了力量的宇智波任务。”

“——这不是复仇,至少不只是复仇,而是关系到族群生存的一战。”柱间正说着,突然看到弟弟望向自己身后,他回头,看见脸色复杂的佛间。

 

“田岛都……是教你这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