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7

佛间心情非常复杂,他之前只听柱间说宇智波救了他,把他当上门女婿养着了,但是柱间跟扉间讲的东西明显不是普通的9岁小忍者会想的,甚至普通的成年忍者也不需要考虑这些,这是只有族长或者长老这样,族内重要的决策人物才会关注的问题,就算柱间在千手长大,以他族长长子的身份,这个年纪也差不多刚开始这方面的教育。

他先前以为宇智波收养柱间,就像千手会偶尔收养流浪的忍者孤儿一样当作战力,或是看在他漩涡血统份上,但很明显田岛不是这么做的。

佛间干脆坐下来,详细询问儿子在宇智波学了什么。结果发现,不但作为族长继承人该学的东西柱间都学了,除此之外也没有落下忍术和体术的训练。田岛还带柱间去过宇智波的祖地,拜见了宇智波的先祖,至于医疗忍术什么的佛间倒没有重视,在他看来宇智波知道柱间有漩涡血统,让他学习这个是当然的,谁都知道宇智波的査克拉不适合医疗忍术。

 

如果说他不是清楚柱间是他儿子,简直要以为田岛把他当儿子养了,他又想起之前和柱间一起的小宇智波的话。

 

岳父。

 

“谁是岳父?谁的岳父?”他赶紧问。柱间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平时宇智波里超多人这么打趣他和斑,脸皮厚的幼柱一点感觉也没有,但现在他莫名其妙的就脸红了。

“斑、斑、斑、”斑了半天都没说清楚,佛间急死了,催他快说,他一横心就喊:“斑是要当我老婆的!”

佛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宇智波斑,宇智波田岛的儿子之一,最近因为参加了宇智波对角谷的灭族一战才传出声名。

他又一想不对,宇智波斑是男孩,谁又能肯定呢?男孩子不是应该早就上战场了吗?就像田岛的另一个儿子,半年前才刚满6岁的泉奈一样。

 

——大概是因为长子和次子意外身亡,不得已才把在家娇养的女儿带出来吧?

 

佛间知道宇智波的年轻一代几乎全灭在雷之国,这样的话田岛会让以前娇养女孩子参战也是可能的,毕竟宇智波和其他忍族不一样,只要开眼战斗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他又想起来柱间之前表现出的木遁,心想莫不是宇智波想偷木遁的血继?就问柱间是什么时候觉醒的。

 

幼柱诚实的回答不到半年,在雷之国觉醒的,这下连宇智波打木遁主意的猜测也落空了。佛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本来想回家休息的,又出门召集千手长老们,把柱间的事情一说,长老们也都沉默了。过了半天,才有人说:“柱间是木遁继承人,和宇智波联姻是不可能的。

他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再成为千手的族长继承人了,佛间,下决心吧,和漩涡的关系也该恢复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让柱间和漩涡联姻。

之前千手和漩涡关系淡下去,就是因为柱间的“死亡”,加上柱间的母亲,也就是漩涡族长的妹妹,是因为勉力要给佛间生第五个孩子难产死的,千手和漩涡彼此不满,交往近乎断绝。再来因为宇智波主动收缩了,千手就被忍界众所矢之,失去守望相助的漩涡,千手这半年其实过得艰难。现在借着寻回柱间的机会正好和漩涡修复关系。佛间一想也对。本来千手和漩涡的宗家每一代都要联姻,只是因为柱间“死了”,才没有后继。在那之后千手和漩涡关系恶化,就更没提了。现在恢复和漩涡的婚约是当然的事。

 

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佛间决定自己去趟涡之国。临行前嘱咐二儿子,让他看住柱间,不要让他离开族地,拦不住就喊人。

扉间是个刨根问底的性格,佛间也习惯了,告诉他这次是为了他大哥的婚事。

 

扉间大吃一惊,之前柱间跟佛间讲他这几年在宇智波的事的时候扉间在一边旁听,对宇智波的好感已经刷得很足了,加上他其实对漩涡的恶感是全千手最多的。柱间失踪的时候,他已经四岁多了,漩涡的小孩子排挤他们兄弟他是有感觉的。他一直觉得要不是漩涡排挤柱间,他哥根本不会落单,也就不会被羽衣抓走,虽然柱间没死,但那是他哥运气好,不是漩涡没错。一想到他哥要和漩涡联姻,而不是怎么听怎么温柔善良的宇智波斑,他就不舒服。佛间一离开,他就想去找柱间告密,结果找遍了朱迪,除了跟一群小萝卜头一起训练的瓦间之外,不但柱间,连才2岁的板间都不见了。扉间使用还不太熟练感知力量,很明显,是柱间带着弟弟离开了族地,想也不用想,他哥一定是去宇智波了。

 

扉间气得牙都要砕了,还以为他哥昨天说话那么有条理,是在宇智波学聪明了才对,没想到比小时候还要不靠谱。

——那可是板间啊!板间才两岁!

扉间也不敢跟佛间分配给他的大人说,只好一个人去追柱间。虽然他感知能力还不熟练,但架不住他聪明,直接往宇智波的方向跑。

果然,比起其实不认识路靠方向摸索的柱间,扉间的速度更快,在离宇智波不远的地方拦下了他哥,不幸的是在这同时,他和柱间都被巡逻的宇智波小队发现了,幸运的是这些人都认识柱间。

 

柱间很熟练的就跟他们招呼:“我带弟弟回来啦!”

 

要知道扉间可是上过战场的,他的外表也很好辨识,宇智波们一看他就知道他是千手那谁,加上昨天宇智波和千手一样,好多人都没睡着。田岛亡羊补牢或者说未雨绸缪的通知族人们,柱间不是漩涡,是个千手,还是对面千手佛间的儿子。

 

他之前对内的说法是在羽衣救的漩涡小孩,漩涡和千手是盟友所以没还回去。这下一下子变成千手,大家都议论纷纷,但是田岛没说以后怎么处置他,加上作为医疗忍者柱间救过许多宇智波,许多宇智波天然的对他有好感。现在他回来,要攻击他吧,田岛也没说要解除他和斑的婚约,不攻击吧,他还带人来了,发现了他的宇智波就犹豫起来的,还是另一个宇智波说:“你蠢吗?那都是小孩子!”

 

是啊怀了还抱一个呢。宇智波们正准备回去请示田岛,听到柱间的消息的斑就飞一样的跑出来了。柱间立刻献宝一样把板间举起来:“看啊,斑!这是我弟弟!叫板间!”一下子把板间塞斑怀里了,扉间拦都来不及,正着急着,泉奈还有东芝也跑了出来了,刚跟柱间打完招呼注意力就被斑抱着的小婴儿吸引住了。

 

“这是什么?斑哥?”

“这是弟弟。”斑回答。

扉间吃惊的发现宇智波斑一点犹豫也没有。

 

“这么小!”斑最小的兄弟东芝一惊一乍的,“我能抱他吗?”

 

斑就说不行,会摔到弟弟的,但是你可以摸一下,一边说一边看向柱间,幼柱就哈哈笑着说,没关系,摸吧。

 

斑横他一眼,警告弟弟们,只能轻轻摸,弟弟们就只伸一根手指点点板间的脸。

 

扉间目瞪口呆,他是见过泉奈的,心想宇智波泉奈原来是这种样子吗?不对呀?

千手们举着板间乱丢高之类的是常态了,宇智波怎么会是这样?扉间有点精神错乱。这个时候柱间突然把他一推:“啊,还有扉间,也是我弟弟。”

 

一下子三双眼晴都盯在扉间身上,里面还有双是交过手的特别凶残的宇智波。扉间有点手足无措,他肯定泉奈一定认出他了。还是斑打破了沉默:“我记得你弟弟应该只比东芝小一岁。   ”

“你说的那是瓦间啦,这是板间,妈妈后来给我生的弟弟。”幼柱突然低落起来,“斑,我妈妈死了。”

宇智波三兄弟都愣了一下,斑把板间交给泉奈,轻轻握住柱间的手,两个人好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久柱间才开口:“我不在家的时候,都是扉间照顾瓦间和板间。”

扉间正紧张的盯着抱着弟弟的泉奈,突然听见大哥叫他名字,下意识的抬头,就被摸了头。

 

“辛苦了!”

第一次见面,据说是大哥未婚妻的宇智波这么说,扉间差一点哭出来,他家的教育是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扉间差一点破功,后面就迷迷糊糊的跟进了宇智波族地,迷迷糊糊的去了斑家,还吃了泉奈端过来的点心,直到有成人出现突然惊醒。

 

——这个人是、宇智波田岛!

扉间的衣服一瞬间湿透了,来自感知忍者的触觉疯狂的提示对面的宇智波的查克拉是多么阴冷恐怖,只有对兄弟们的担心才没有让他立刻逃跑。田岛的眼睛只扫了他一下,像这个突然出现的对家的孩子平时就经常出现在这里一样,并没有过问,而是非常严厉的向柱间开口:“你就这样带着弟弟来宇智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