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8

聊天整理,之前时间线出BUG我稍微改了一下。斑出事的时候是5岁多不到6岁,柱也是,之后斑满6岁不久哥哥们就回来了。过了两年也就是两人8岁的时候出了九尾袭击雷之国祖地的事,之后一年是柱和斑先后去雷之国复仇,柱觉醒木遁。现在孩子们的年纪是柱斑9岁,扉7岁,泉奈6岁,东芝5岁,瓦4岁,板2岁。柱间母亲是1年前生另一个弟弟时难产过世的。因为设定了斑有两个兄长所以把柱和板之间的年龄差调大了。

其实按柱斑相遇的时候动画里斑只有143.5cm算,他应该只有9、10岁的样子,想不出来跟斑一样大或者小10个月的阿柱那时候怎么会有最少2个可以上战场的弟弟的,除非他们不是一个妈生的(闭嘴)


田岛把柱间狠狠训了一通,带着一个婴儿三个小孩单独出门是多么危险,虽然不像佛间那样会动手,但气势比佛间还要可怕。扉间看着自己的大哥被训得抬不起头,突然感到一阵快意。等田岛训完了,从斑手里接过板间时,他又紧张起来。只是宇智波似乎就是为了颠覆他的印象才出现的,田岛摸了摸板间的脑袋,又掰开嘴看了牙齿:“多大了?”

“两整岁了。”扉间谨慎的回答。

“这么大了?”已经养育了五个儿子的田岛有点吃惊,忍者的孩子不同其他,就算存在早产之类的问题,因为查克拉的缘故通常都长得很好,更何况是仙人体传承的千手。平时他都有注意过,柱间比起宇智波家同龄的孩子要更健壮,体力也更好。但这个孩子个头太小,还不到两尺半,抱在手里也轻飘飘的,另外作为2岁的幼儿,他未免太安静了,被陌生人抱来抱去也没有闹腾的迹象。他随便搓了个小火苗在板间眼前晃晃。似乎被没见过的温暖又耀眼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属于幼儿特有的大眼睛跟随着火苗转动,虽然还没有伸手抓挠,但眼神里已经透露出好奇的意味。田岛随手撤去了忍术,把板间丢给一边跃跃欲试的斑——自从东芝也开始跟着宇智波的大部队训练,他一腔属于兄长的爱意就无处发泄——问道:“他平时吃什么?”

“米糊和菜汤。”扉间回答。

“那不够。”在扉间眼里已经是个贤妻良母版本的宇智波斑戳着板间黑白分明的头发,东芝满2岁的时候他的兄长刚刚离家去了雷之国,身为留在家中最大的孩子,斑的责任感爆棚,“这么大应该能和我们一样吃饭了。”他犹豫了一下,求助的眼神投向自己的父亲,“我记得东芝2岁就能跑能跳了。”

 

“板间也能跑能跳。”扉间赶紧声明自家弟弟不比宇智波家差,“他只是安静了一点。”他又犹豫了下,不止一点,比起其他千手家的孩子,板间显得太过安静了,个子也小,但他一直以为是因为板间早产的缘故,难道说不是这样?

 

宇智波整整五年的未来战力折在雷之国,又主动放弃了在雷之国经管多年的势力,现在的主要目标是休养生息,这一点在宇智波的上层早有共识;对第一大敌千手采取退让措施,也是共识。普通宇智波虽然不知道这些,但仇恨最激烈的一批人,也就是最容易情绪激动的小辈大量死在了雷之国,宇智波整体的仇恨被角谷吸引走了。加上扉间只是孩子,虽然因为田岛在这里,不时有宇智波来来往往,也没特别的对他表现出什么来。

田岛还指点斑和柱间不能一下子把板间的食谱改过来,要先给他吃些软嫩有营养易消化的食物。

 

扉间一边看柱间和那个叫斑的宇智波给板间喂蛋羹,一边含着宇智波家的糖果,死也想不通,为什么战场上拼死拼活的红眼恶魔会是这个样子。和柱间不同,扉间见过宇智波的恐怖,见过在写轮眼之下陷入幻境瞬间死亡的族人,就算对面的小辫子气鼓鼓的瞪着他也不能缓解心中的疑问。

 

后来柱间又偷溜过几次,因为没带板间扉间也懒得管,有时他还会带宇智波的点心回来,不明真相的瓦间吃得开心,扉却心情复杂。看着失踪前不靠谱的大哥一边给板间换尿布,一边指导瓦间修行,似乎成长成非常可靠的兄长。手里的饭团还是柱间从宇智波带回来,据说是那个“斑”做的,还配了大哥喜欢的磨菇。再想想父亲出门的目的,要给柱间说个漩涡的亲事,越发食不下咽。

 

宇智波和千手是水火不容的世仇,他不否认这个,但是大哥和斑呢?

 

这个时候只有千手才能对付宇智波,只有宇智波才能对付千手的说法已经很流行了,虽然并没有到后来木遁和万花筒开挂之后那种地步,但两族也算是针尖对麦芒。虽然因为联手搞了次羽衣,宇智波又收缩了势力,两族的仇恨不像以往那么深重,但把仍然将彼此视为唯一的对手。

因为话语里隐隐把千手宇智波推成忍界之首,扉间以前不是不骄傲,但这一刻他的想法变了。柱间失踪之后,佛间就把扉间当作继承人教育,宇智波一直是佛间和扉间的假想敌,除去宇智波,忍界就是千手一家独大,这也是他们的野望。但现在扉间模模糊糊的觉得,为什么我们不和宇智波结盟呢?和宇智波结盟,那我们不就是名副其实的忍界最强?既然我们能够和漩涡结盟,为什么不选择宇智波?

 

扉间一开始准备告诉柱间他爹干什么去了,但现在他决定自己试一试。千手一旦下定决心,都非常有行动力,扉间也不例外。他仗着自己是感知忍者,可以提前发现敌人,一个人跑去了宇智波。

宇智波这边已经习惯了柱间不时回来一趟。一看这回来的是扉间还比较新奇,不过毕竟不是已经算半个自己人的柱间,在战场上见过的扉间还算是他们警惕对象。直到得到消息的斑来接人才让他进去。

扉间理解里的斑是他哥的未婚妻,那就是女的了,做男装打扮也是女的。事关两族联姻的大事不能跟斑讲,要和田岛谈。

斑心里还疑惑柱间的弟弟搞什么鬼,还有事找他爹面谈,不过白毛一本正经的,跟宇智波的弟弟不是一个画风,他觉得还很新奇,一边招待扉间一边让东芝去找田岛。

田岛正修行呢,听见说扉间一个人来了,心想怎么千手的下一代这么好骗,立刻回了家。

 

扉间看斑离开倒茶去了就跟田岛讲了关于他爹想要让柱间和漩涡联姻的事。

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说佛间不在族地,只是说族里已经决定了,只有柱间不知道。

等要离开的时候斑又给他打包一堆东西,各种吃的穿的还有板间的食谱。扉间一开始还内心忐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等拿到这些突然安心了,就算千手和宇智波不能结盟,大哥和斑在一起也挺好。

 

扉间不知道的是,等他一走,斑和泉奈就出现在田岛房里。

 

“宇智波和千手是不可能结盟的。”田岛敲了敲桌子,看了一眼皱着眉思考的斑和欲言又止的泉奈,心里十分欣慰。

“是因为……火之国不让吗?”被哥哥们普及过雷之国贵族对自己家做的事的泉奈问。

“不止是,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同时提供足够千手和宇智波生存的任务。”斑回答,他觉得不止是这样,又想不出其他理由,于是把求助的眼神投向田岛。

田岛满意的笑笑:“从明天开始,斑你就先跟着我一起处理族务吧。”

 

——在自己死去之前,足够斑成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