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09

依旧聊天整理各种错漏请见谅


这个世界也有黑绝存在。

千年以来,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一直在宇智波和千手中转世,但并不是所有的转世都能强大到黑绝需要的地步。很多转世根本无法唤醒因陀罗与阿修罗的查克拉,更别提觉醒阴阳遁了。黑绝也只能一次次推动大陆局势,好让宇智波和千手彼此势均力敌,好像养蛊一样养出适合承受因陀罗与阿修罗力量的转世们来。好在他们的转世也是有规律的,如果说因陀罗的转世先死亡,感知到兄长的查克拉去了冥河的阿修罗的查克拉就会从转世的身体里脱出,转世的身体就会在数年内衰弱而死,然后紧接着下一代转世者就会陆续出生。如果是阿修罗的转世先过世,这一过程就会延迟到因陀罗转世死去之后。

这种规律给了黑绝很大方便。作为辉夜的执念存在,黑绝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一个可供凭依的身体,这固然让它没有固定形态也不易被人发现,但也让它失去了攻击力和恢复力,每一次行动所消耗的查克拉除非吞噬新鲜的充满查克拉的忍者尸体补充,就只能靠时间来缓慢恢复。这也让它在没有必要活动的时候尽可能休息来储存下一次行动需要的查克拉。近百年来它选定的栖息地是雷之国宇智波祖地神社地下的石碑,每个开眼的小宇智波都会去那里接受祖训。在这里守株待免,等着因陀罗转世再好不过。

只是这一次它失算了。跟着这一代宇智波族长来拜见六道留下的遗物的不是因陀罗,而是阿修罗的转世。黑绝感受着虽然微弱,但在那个年幼的宇智波身体里跃动的阳之力目瞪口呆,阿修罗这是终于忍不了每次都和自己兄长在轮回中错过,所以终于追到宇智波来了吗?黑绝死命摇了摇自己“身体”上属于脑袋的部分——不可能的,那两兄弟的意识还在黄泉沉眠,只有查克拉遵循着两人临终的意志不断转世——看来还是宇智波终于窃取了千手的血统,只是看这股精纯的阳之力,就算再强也无法觉醒万花筒了。黑绝不由得紧张起来,轮回眼的前置条件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有且只有拥有最强阴之力的因陀罗才能觉醒,如果说阿修罗转世到了宇智波,那么因陀罗去了哪里?

黑绝去火之国的宇智波还有附近的千手的族地蹲守了很久都没能看到因陀罗转世的身影。按以往的经验,阿修罗通常是跟在因陀罗后面转世,按阿修罗转世的年纪,这个时候的因陀罗转世也该上战场了。一直没有发现因陀罗身影的黑绝就想既然这一世的阿修罗这么不走寻常路,说不定因陀罗也是这样?这样就糟糕了。六道的血脉到了今天还能确定的最少有宇智波千手漩涡三支,如果再算上羽村的后代日向,和一些零星的大筒木后裔,几乎遍及整个大陆。如果因陀罗不在宇智波或千手,以前的布局全部都得变。还好作为卯之女神的执念,它不存在灰心、沮丧、焦虑等等情绪,只稍微叹息了下计划的失败,启程去远方寻找不知道去哪里的因陀罗了。

 

尽管得到了扉间的消息,宇智波并没有什么动作。

柱间还是时不时偷溜出去,有时候变成霜打的茄子一样回来。拜田岛阴冷的査克拉的所赐,扉间的感知能力使用得越来越熟练。千手家多了许多充满生活味道的东西,柱间每每带回各种糖果和点心,甚至还有做给他们兄弟的宇智波的风格的方便活动的裃和短裤。

扉间心情复杂的把衣服叠好放到箱底,要是被佛间发现这些就麻烦了。还没有上过战场的瓦间就比他好收买多了,吃过几次长兄带回来的点心,就开始做梦去宇智波看嫂子,只是被田岛抓过几次的柱间再也不敢带弟弟出门。

扉间有几次看见柱在喂猫,只是提醒他小心被人看到。他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负责监视兄长,只是不像他这样可以明目张胆的跟在柱间。家里的一些地方也限制兄长进入,更别说族地里一些敏感的位置。

有时候扉间会想父亲把大哥带回来到底对不对。他看着柱间拿出自己制造的蘑菇逗弟弟,心想要是兄长没有觉醒木遁就好了。

 

就像扉间想的一样,柱间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没有觉醒木遁就好了。一个普通的千手和一个觉醒了千年一遇的血继的千手两者分量有多少不同他很清楚,对于自己父亲的顾虑也很明白,只是心理上有点难受。

这一次他回家,最明显的感受就是和这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家族有了隔阂感。虽然在宇智波他也偶尔会被排斥的感觉,但毕竟他只能算半个宇智波。何况斑什么都不瞒他,柱间拿着斑让忍猫给他送的纸条喜滋滋的想。虽然现在宇智波和千手还不能结盟,但总有一天他和斑会一直在一起。

 

千手家和宇智波家不一样,除了佛间的主卧之外,千手四兄弟睡一间房。柱间想得兴奋了睡不着就起来摸弟弟们,模摸头拉被子,扉间都快被感动哭了,完全不知道夜里看弟弟是宇智波必备节目。等柱间摸完再描进被子,碰碰旁边带着奶味的板,心里叹息要是斑在这里就好了,被子里面少了斑的味道睡不着啊。

 

——这是不是叫斑真香?

他一边想,一边嘿嘿笑,笑着笑着突然脸红了,用被子蒙住头心慌意乱,斑、斑好像真的很香怎么办?柱间特别心虚,也不知道心虚什么,自己在心里念,斑是我媳妇,斑以后是要和我结婚的,是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一边念一边觉得安心,一边安心一边心脏蹦蹦跳,整个人红彤彤的缩被子里。扉间就感到他哥的查克拉不断波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担心。毕竟柱间是千年来唯一一个成功度木遁觉醒时的反噬的千手。好在他哥的查克拉一直没超过某个限度,后来也慢慢平息下来,扉间这才睡着。第二天醒来就追不及待的问他哥昨晩是怎么了,柱间一下子就脸红了,扉间也没注意,接着问他木遁觉醒时的事,没反噬吗?还是有什么办法度过反噬呢?

柱间正兴奋着呢,马上开启吹斑模式,什么不眠不休照顾啦,什么明明身体不好还一刻不停给他治疗啦,什么压榨自己的查克拉到昏过去啦,说着说着自己停下来了——原来斑对我这么好!我以前竟然没注意到!幼柱觉得自己罪无可赦,蹭的一下站起来了,刚听了半截的扉间吓了一跳,就听见他哥说:“扉间,今天就算你们拦着我,我也要去见斑!”语气特别坚定。

扉间还在想谁拦你了?谁拦得住你?他哥就溜了,比平时还要急切的跑到宇智波。去的时候斑家才吃早饭,田岛第一反应就是要训他,斑看他不修边幅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吃饭,把自己吃到一半的推给他了。柱感动得眼泪汪汪,一声斑叫得九转回肠,宇智波一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还算有经验的田岛一下子看出来什么,心想怎么回事,这小子一回家就开窍了?佛间干了什么?本来打算训他的也停下来了,拉着两个小的先退场,看着自家儿子一边嫌弃柱间一边催他吃饭,突然有种嫁女儿的悲怆感。

 

这边被丢下的扉间好不容易从大哥大嫂深厚的感情里提取了要点,宇智波的查克拉可以缓解木遁觉醒时的反噬?还是只有宇智波斑的查克拉才可以?他也坐不住了,立刻跑去通知佛间。

 

柱在斑家磨蹭到傍晩才回去。也是这个时间,和漩涡谈到一半的佛间接到了扉间的信。千手使用通灵兽做工具,固定时间接收信件,这也是忍界惯用的办法。唯一的缺点就是紧急情况时不适用。佛间拿着扉间的信陷入沉思。之前他也问过柱间觉醒木遁时的情况,但一些在他看来掺杂过多个人情感的东西都被他放过了。他觉得那是柱间受宇智波影响太深,在他看来,柱间能熬到离开战场,又从雷之国回到火之国,这已经证明了他天赋异禀,熬过反噬也很正常。毕竟千手既往的木遁觉醒者都在24小时内死去,有些甚至就在觉醒瞬间就被暴走的木遁查克拉吞噬。但如果不仅是如此呢?如果就像扉间写的那样,柱间回到宇智波的时候连气管和心脏都开始木质化了,是宇智波斑的查克拉才让已经木质化的查克拉经络松动,甚至是靠他压榨自己的查克拉给柱间治疗,才熬到柱间慢慢学会控制木遁査克拉。为什么会这样?一定不是宇智波查克拉的作用,否则田岛不会放任他儿子榨取查克拉到晕厥。那就只有一点,佛间的头脑仿佛被突如其来的灵光照射,一些想不通的地方都有了解释。

 

——柱间和田岛家的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在羽衣的实验中活了下来。

 

再深入的想一想,田岛为什么会留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的命,为什么会把他养大,还明显给他类似千手家族长继承人的教育?为什么那群宇智波的小子会说田岛是柱间的老丈人?

如果说这和羽衣的实验没关系,佛间发誓他可以把头拿下来。自己这边找到的资料族里研究多年也没研究出什么来,但是宇智波呢?宇智波也围剿过羽衣,他们获得的资料是不是不像千手这样毁得七七八八?又或者干脆就是完整的?

 

——所以田岛根本不怕柱间回到千手,因为如果佛间想这个儿子活着,还有用的话,就必须回去求宇智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