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双柱一斑的脑洞

很久以前的脑洞了,本来以为写完论文就结束了,但是负责做PPT的同僚突然当机,估计还得忙一段时间,先拿这个凑更新。
依旧是聊天整理各种错别漏字,没文笔大白话请别介意。


和千手结盟之前的某一天,斑突然捡了个铁面人回宇智波。这个人整个头被铁面覆盖,声音嘶哑,像拿生锈的锯条割着铁链,查克拉的感觉死气沉沉,简单的说,不像活人。但这个人很强,前所未见的强。
斑在任务途中的城镇遇到了这个怪人,半阖着眼躺倒在泥地里。他一眼就认出那双淡紫色的古怪眼睛是传说中的轮回眼。这个时候的奈已经死了,斑的眼睛成为了永恒万花筒,宇智波失去了族里的第二战力,正面战场频频败于千手,族里人心浮动。已经从石碑上得知轮回眼和写轮眼之间的联系的斑认定这应该是自己的族人,可能有血统不纯所以觉醒了轮回眼。调查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之后就把这个似乎没有生之欲望的怪人带回族里。
但他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族人,而是来自未来的柱间。
未来柱间的世界在四战后是原著发展,但是后来大筒木来了。这个时候斑已经因为理想破灭,在黄泉喝过交杯酒之后就自己魂飞魄散了。因为六道说可以帮他找回斑,柱间就一直等,等到最后大筒木来了,缺少斑的世界阴阳失衡,无法对抗大筒木,就毁灭了。六道消失之前把轮回眼给了柱间,送他返回过去,好护住斑来拯救世界。因为四战时奈奈没出现,所以奈的死亡不可逆转,未来柱间回到的就是这个时间点。
未来柱间觉得,想要斑幸福(=拯救世界),首先就是不能让斑和自己结盟。他觉得因为自己本该幸福的斑才会遇到那么多痛苦。他决定待在斑身边,全力阻止宇智波和千手结盟。
这时正是宇智波最糟的时候,他的战力那么强,就算斑不太信他,也是个好补充。千手那边的人在他看起来都是死了的,动手竟然没太大顾忌,帮宇智波确立了优势。这时明明斑可以杀扉间为泉奈报仇了,斑却放过了。柱间有些生气,他知道这是斑顾忌另一个自己,他越了解斑的想法,就越唾弃过去的自己,越是知道斑行为的理由,就越了解他的温柔。

未来柱间的化名是芦屋,Ashiya,Hashirama→Ashiya,没有姓。芦屋(柱间)在宇智波中很沉默,只跟斑说话也只听斑的吩咐,做什么都跟着斑,他对于斑放过了扉间这件事反应激烈。斑很疑惑,因为芦屋是他捡回来的,应该和千手没仇啊。但是柱间反应激烈完全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柱间)会怎么想。果然接下来就是柱间求结盟。斑也想结盟,尤其是经历了泉奈死亡、族里难以为继的日子之后。斑之前不愿意结盟,是怕宇智波低千手一头,不平等。现在有了芦屋(柱间),虽然芦屋不完全算宇智波的人,但千手不知道啊。泉奈死之后他想了很多,甚至想过以自己的死换宇智波的生存,但是现在有了更多选择。但是芦屋(柱间)反对结盟,并列举了很多理由,每一项听起来都很可能发生。很多东西斑都没想过会出现,更别说解决方法了。他就很钦佩芦屋(柱间)。这些有些是以前斑想到,和柱间说过的,而当时柱间没放在心上,或者是已经发生过而无法挽回的,现在反过来说给过去的斑听,一边说一边悔恨。斑爷对于有能力有胸怀的人是很好的,看芦屋(柱间)的眼神闪闪发光,柱间一下子没忍住,就说多了。天晚了,斑就邀请他一起睡,卧谈会这类的。这种事情就算是以前也没发生过,毕竟他们不是一族,结盟后也不可能这么亲近,虽然有一起抓尾兽这种经历,但在外面露营和睡一间房一张床不一样啊。然后芦屋就……带着面罩睡。斑有点奇怪,但是考虑可能芦屋有什么难言之隐,体贴的没问。等夜深了斑也睡着了之后,未来柱间第一次抱到了斑,然后他忍不住哭了。斑被他一抱就醒了,但他一哭,不得已只有装睡,不过也开始怀疑芦屋到底是谁,会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
这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有点突飞猛进的意思,斑经常会和柱间(芦屋)聊结盟啊和平的事,如果聊晚了,就会借宿。千手这边呢,陷入困境,因为他们的布置宇智波一清二楚,毕竟柱间(芦屋)来过一回嘛。扉间就怀疑之前投降的宇智波们,想杀掉,被柱间阻止了,理由是斑放过你了。这点扉间没法否认,心塞。那些宇智波知道了就开始怀念斑,毕竟斑从以前就是结盟党,奈奈才是武斗派。虽然奈死后斑变了,但是弟弟死了谁都会伤心,现在大家知道了,族长还是那个心软的族长。
千手死命求结盟。但斑现在发现之前想得过于理想化,就没理柱间。柱间就想方设法找个直接见面的机会,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去,但是想到芦屋(柱间)有很多想法自己还没弄清楚,而且芦屋(柱间)真的很有想法也很有远见,就决定带他一起去。芦屋(柱间)还以为是自己和斑的约会(划掉),他没想到会是和「自己」见面,重点是,他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讨厌,一见面就往斑身上扑,动不动就动手动脚。很显然,柱间跟他自己想法一样,他是来见斑的,不是见这个蒙头遮面的家伙的,斑还和他靠这么近,那家伙还把手放斑肩膀上。
柱间也带扉间来了(扉间一定要跟过来),而扉间看这个人觉得谜之眼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查克拉感觉死气沉沉,比斑的查克拉还冷,这种特殊的查克拉不应该不记得。
商议时柱间说什么,柱间(芦屋)就反驳什么,后来柱间不行了,扉间就上。他们两个争,柱间就在一边投喂斑。斑看芦屋(柱间)这么厉害非常高兴,柱间就一边投喂一边心酸。
柱间(芦屋)正和扉间讨论激烈,回头一看另一个自己快趴斑身上了,斑还在认认真真的吃团子。他只萌了一下,就怒了。他自己清楚,这个时候为了和宇智波结盟的事,千手私底下是有动作的,比如和其他小忍族谈判,再比如联姻。他记得和漩涡的联姻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谈了。自己之前做的时候不觉得,但现在一看,他觉得这个自己不太对,对斑有不轨的企图。他自己当年是绝对没有的,但现在几乎趴斑身上的那个家伙绝对有,怎么看怎么色眯眯。其实现在的柱间并没有企图,只是觉得斑可爱,他不像未来柱间,看多了斑认认真真吃甜食这种反差萌。总之柱间觉得现在的这个自己这么不对一定要隔离。现在的柱间对芦屋也一样想法,就是个对斑动手动脚的男人,糟糕的是斑对他没有防备,很信任。
总之这一次会面不欢而散(对两个柱间而言)。扉间倒是觉得这次见面很有收获,觉得芦屋(柱间)有点高深莫测,是个非常需要警惕的人。他的意见是不急着结盟,可以先试着停战,斑也是这个意思。四个人里有三个都这么说(除了现在柱间),他们就停战了。千手这边继续私下联络各忍族,宇智波这边呢,柱间(芦屋)就监视着,很快就拿到千手私下搞事的证据给斑看,告诉他千手不值得信任。斑就生气了,一个人去找柱间。柱间其实知道扉间在联系联盟的事,但他没想这其实是对宇智波不利,斑一问就承认了,还挺高兴的给他展示成果。告诉他某忍族某忍族我已经搞定啦,我们一结盟他们就能加入,本来想给你惊喜的,高兴吗?这个时候的斑还比较天真,而且因为芦屋(柱间)的缘故,其实宇智波实力占上风。他看柱间这么坦诚,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而且小忍族再多又怎么样,比得上自己和柱间还有芦屋吗?柱间撩着撩着就开始说建村的事了,然后两个人木叶火影也出来了。斑气冲冲的出门,跟人柔情蜜意(并不)一番回来。芦屋(柱间)一看就知道坏了,逼问斑到底干了什么。斑知道自己不对,但是斑爷怎么可能被人逼问。芦屋(柱间)就火了,他这时候就不知道自己是芦屋了,还当自己是柱间,是斑唯一的挚友和兄弟,斑什么都不瞒自己的。他失去过斑好几次,最后一次斑都魂飞魄散了,精神压力特别大,他没法接受斑重视任何东西超过自己,不是他自己是斑自己,没什么比斑本身更重要了。他觉得斑和柱间会面,是斑对自身的不负责,因为柱间会伤到斑。他这一发火斑就懵了,因为没人敢啊,这多少年了,还是因为这种理由,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撵柱间(芦屋)出去,一个人生闷气。柱间清醒过来之后也觉得自己怎么能吼斑,就悄摸摸偷窥。斑正生气呢,他觉得生气的斑也超可爱。这个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对斑的感情不正常了,之前只是觉得斑最重要,这时开始,他发现自己是动情了。然后他就觉得,现在的那个自己也一定对斑有糟糕的想法,毕竟都是自己啊。其实斑这会儿想着怎么瞒着他再跟柱间见一面,让柱间闭嘴别跟人说木叶啊火影啊之类的事。正想着呢就发现柱间在偷窥,一瞬间觉得芦屋(柱间)和柱间真是迷之相似。然后比较了一下,身材体型都差不多,实力都很强,也都眼光远大(给柱间上了滤镜)。就芦屋一直带着面具看不到脸,柱间更英俊。头发的话柱间也更好,芦屋,芦屋有没有头发?他想了应该是有的,因为一起睡时有见过掉的,也是黑色长发的样子。就问芦屋头发炕面具里热不热。当然热啊但是如果放出来不就可能露陷吗?但是这时候的柱间只记得斑关心他啦!马上跑回去换了半套的面具,斑一看这也像柱间!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和柱间是朋友,和芦屋也是,其他就没别的朋友了,大概自己就喜欢这一款的。斑其实挺开心的,因为自己一说,芦屋(柱间)就把头发散开了,说明芦屋很重视自己,就觉得自己瞒着芦屋和柱间见面的事不对,就告诉他了,包括木叶火影的事,还强调柱间人很好,私下联系小忍族的事一定是他弟弟干的。不过他也留了心眼,没说柱间知道这事,怕芦屋(柱间)对他印象不好,他觉得柱间和芦屋也应该能成为朋友。可芦屋(柱间)知道啊,他经历过一次了,上次还是斑笑着像朵花似的问他:真的吗?这样。一想到斑也这么笑给现在的自己,他就酸得不行。并且其实,斑对柱间和芦屋其实有微妙不同。柱间毕竟认识更久,青梅竹马,准确的说,柱间面前的斑,更少女(不对),芦屋面前的斑,不如柱间面前的甜,这种细微的差别,只有芦屋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特别酸,但又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