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的脑洞 第二部 01

柱间到了漩涡非常安静,每天认真修炼,阅读卷轴,去看新出生的小妹妹。他舅看他这么安静,和四年前(对,现在四年了,柱和斑都已经十岁)完全不同,有些愧疚。他和佛间争夺柱间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柱间的想法,等看到孩子了,才突然觉得,把他从好不容易团聚的亲人身边带走是多么残忍。他这个时候还是把柱间当普通孩子看,漩涡也已经年纪不轻(相对于战国),目前只有一个女儿。柱间要是和他女儿结婚,以后就不止是他外甥,还是他女婿,但是女儿水户才不到一岁。他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知道至少在水户成年(十多岁)之前,柱间和她是不会有什么交流。普通漩涡小孩和柱间之间的交往上次柱间失踪之后他就知道了,也不好叫柱间再和他们一起。

正在他发愁怎么和变得陌生了的外甥联络感情的时候,和漩涡交往很久的大商人来了涡之国,听说还带来自己的侄子,漩涡就带着柱间一起去见他们。虽然漩涡算是涡之国的主人,但还是和真正的贵族不同,商人见他是平等的。开始谈正事的时候,漩涡就让柱间招待商人的侄儿。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有一双漆黑的猫眼,身上还有査克拉反应。这很正常,很多商人会让自己的旁支和忍者联姻,获得有査克拉的孩子,以后哪怕只是会点忍术,也能保护自己的利益,只是真正的大族都不屑于此,只有流浪忍者会被招揽。

漩涡以前没介入大陆纷争,涡之国作为一个国家,控制得也不像忍族族地那样严。但是自从出了羽衣的事之后,擅长结界的漩涡在涡之国都城张开了大型结界,只留下少量出口,禁止外来忍族不打招呼进入涡潮村。商人来的时候还因为这事在村口被拦下来,直到漩涡族长得到通知才被放行。

 

柱间和商人的侄儿单独坐在院子里,突然叹了口气:“我好想你啊,斑!还说会来救我呢!”

“你以为找个能混进来的方法很简单吗?”宇智波?商人的侄子(假)?斑回答,他兴致勃勃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漩涡的结界术真是名不虚传!”

 

商人这次来,是为了把他的侄子托付给漩涡,像普通人家偶然出现拥有忍者资质的孩子一样,学习一点基础的忍术,接下来他会去雷之国打通商道。

漩涡族长忍不住询问雷之国的商路出了什么事。从三年前起,来自云雷的商船就越来越少,依靠航道的收入生存的漩涡的生活也越来越艰难。

“哎,都是角谷的错!”

自从宇智波退出雷之国并灭掉当时排在雷之国忍族的第三位的大族角谷,雷之国的忍族就陷入内乱。宇智波退出时把原属于角谷的忍具交给大名,换取对雷之国宇智波祖地的永久拥有权。为了得到忍具雷之国剩下的忍族们互相攻击,争相讨好大名,原本在各个忍族相持之下还算通畅的商路就这样荒废了。

漩涡跟商人互相感叹了一下。商人又说现在只能雇外国的忍者去云雷才能做生意,要不是自己国家的贵族一定要求云雷的特产,他也不会过来,成本太高了。他劝漩涡一定要开发新的财源,因为云雷一时半会恢复不了。

等他走的时候,漩涡终于忍不住问:“云雷的情况就没有办法了吗?”

 

“如果宇智波肯回来。”商人回答,“但是火之国的宇智波离雷之国这么远,有什么事一时半会没法支援得上,除非……”他停下来,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多嘴了。”

 

漩涡族长回去之后神不守舍,他知道商人说的是什么,除非——

除非掌握在漩涡手里的航道向宇智波开放。

 

多少年来,宇智波回祖地都是走的陆路,雷之国多山,就算以忍者的脚程这也不是个近距离。如果换成水路就近了,还可以避开沿途的忍族,减少受到袭击的可能。不能说完全没有走水路的宇智波,但一定是极少数,还得乔装改扮成普通人。

 

按道理作为千手姻亲的漩涡,是不应该也不可能向宇智波开放航线,但是涡之国已经……他走到院子里,看到柱间和商人的侄儿聚在一起嘀嘀咕咕,欣慰的笑笑,小孩子还是应该和同龄人交往;一会儿又沉下脸,因为涡之国或者说涡潮村特殊的地理位置,漩涡已经数百年没有参加大陆的征战,也不必追逐来自贵族大名的任务收入。如果失去来去云雷的商船,不要说三五年,就是再拖一年半载漩涡也拖不起了。商人劝他开源,去哪里开源呢?漩涡擅长的忍术是封印术,不是说不强,但就不适合正面遭遇战,再来就是现在的漩涡,也已经适应不了大陆激烈的战况了。除非完全倒向千手,但是漩涡真的能倒向千手吗?他又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把选择权交给长老们。

 

在漩涡开始召集人手开会的时候,柱间和斑凑在一起看着小小的漩涡姫君。

 

“这是你的未婚妻?”斑点点小公主的脸蛋一脸嫌弃,“没有东芝可爱。”

柱间点点头,又疯狂揺头,睁开一只眼偷偷观察斑的表情,却发现他根本没注意自己,眼晴睁得大大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激动得语无伦次:“柱间、柱间!你看!”他兴奋的说,“她咬我手指了!”

 

你这一点也不像嫌弃的样子啊……

柱间默默吐槽,突然有种被冷落的寂寞。他拉出斑被小婴儿口水糊得一塌糊涂的手指,拉到外面的池塘洗了手,突然一口含上去。

 

“你干什么?!好脏啊柱间!”

斑迅速挣脱了他洗了手,回头收获一只久违的消沉柱间间。

“喂!”斑额头冒出个十字。

 

“明明是我的!”磨菇一颗颗冒出来,阳光明媚的院子角落被黑气覆盖。

 

“喂喂!”斑踢了他两下没动静,“你跟个婴儿计较什么?”

 

“再说那不是你未婚妻吗?”斑口气软下来,暗暗思索自己刚刚算不算占了柱间未婚妻的便宜,一屁股坐到柱间边上。

 

“才不是呢!”柱间大声反驳,“我的未婚妻只有斑!”

 

“啧!”对于自己老爹的做法一直很无语,“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才不会嫁给你!”

“那、那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吗?”柱间弱气的说,脸一会儿就红了,“说好了我当你上门女婚的啊?”

“那时候不是以为你是漩涡吗?”斑无语了。

 

“难道斑你还想要哪个漩涡当你上门女婚吗?!”柱间控诉,“家里也不要我了……斑你也不要我……”他的头越来越低,终于斑不忍心了:“谁说不要你?”他低声说。

“我就知道斑你最好啦!”柱间瞬间破涕为笑,他就知道,斑这么好,肯定不舍得他难过。

 

漩涡的会议室里几乎没有争论,所有的长老一面倒的支持同宇智波建立关系,漩涡族长暗暗叹息,他之所以犹豫很久才把这件事提交到长老们面前就是因为预见到这种场面。千手与漩涡的友好已经太久,双方宗家数百年的互相联姻已经让这些长老们忘记了那是大陆第一忍族。或者说他们有把握,即使向宇智波开放航路,千手也不会翻脸——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漩涡族长叹了口气,但是,仅仅是开放航路,宇智波就会回去雷之国吗?他们难道不会做什么,让漩涡不敢过河拆桥,突然断掉他们的航线?

漩涡族长没有把握,但他不得不做,很快,漩涡有意同宇智波交好的帖子就递交到了田岛案头,他挑挑眉,没想到为了让儿子有机会补充阳性查克拉的随手作为还有这种作用,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会给来往云雷的商人、还要依靠航线过活的漩涡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他又翻看了下之前斑给他寄的笔记,这些都是他才十岁的儿子独立注意到,并分析出来的结果。

田岛再一次确认斑真的是个非常合适的族长继承人,如果他的査克拉再多一点,能够供应写轮眼的使用就好了。一个三勾玉都没有的宇智波是不可能成为族长的,他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十二岁就已经是三勾玉的火核,这是这一代唯一留下来的三勾玉了。如果自己支持不了那么久,火核就会成为下一任族长的人选,到时候一旦斑的体质被泄露出去,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