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ED柱的脑洞01

老规矩依旧是聊天的脑洞整理,错别漏字无文笔


幼柱觉醒木遁之后,因为强大的生命力,又正值青春期,那啥控制不了。佛间一看不行,他家信佛嘛,就送柱间去寺庙修行。那里特别严格,全是和尚,见不到异性,也不像家里有小黄本,整天吃素念经,有那啥的欲望就要受杖刑,他爹又封了他査克拉,跑也跑不了。总之在这个地方幼柱受到教育,性是罪恶的,红粉即骷髅,终于不随便那啥了。回到家也一切都好。等到了结婚年纪,一开始是在族内物色对象,结果柱间不行了。大家都懵逼,他爹去找了当初修行的寺庙,大和尚跟他说,你又没说以后还要用,这修了自骨观,修行到了就这样。佛间就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恢复。大和尚说没有,但是可以想办法破掉柱间的修行,但那之后就会和以前一样,总硬邦邦,思淫欲。佛间就想这样也比ED好,千年一遇的木遁传人怎么可以没后代?

这时候的斑和柱间虽然强,但毕竟还小,谁也不知道他们以后会变成那样的怪物。佛间觉得柱间就算总那啥不能上战场也比ED好,就求大和尚想办法,大和尚就说,找个人破了他的修行就好,其实就是找个人勾引他。佛间就回去试,一开始是族内的适龄女孩子,都不行,后来花钱去花街,从普通的游女到格子都不行,再往上就不是行普通色诱的了。

佛间很苦恼,有长老就建议说干脆找一些专门负责色诱的女忍,上药再试试。然而柱间是仙人体,一会儿药就代谢了,也不行。最后千手长老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个人小心翼翼的提议,白骨观的修行是精神类的,普通女忍不行的话,就需要修行精神的女忍。虽然没直说,但是大家都知道所谓修行精神的女忍说的是宇智波。这话一说大家都安静了,过了半天突然一片赞扬声,不说别的,光是让宇智波的女忍来色诱他们千手,就足够他们得意的了。

当然这事不能让宇智波知道,佛间他们之前请女忍,就是用的假身份,这次他们仔细査了,确认没有泄露,就绕了好大一圈去宇智波下任务,要求年轻貌美的女忍,三勾玉。

千手也不怕宇智波认出柱间,因为宇智波和千手一样,除了一些特殊的女忍就没有上战场的。这些特殊的女性忍者多半是家里死得没人了,有几个长什么样他们都知道,就没有符合条件的。

事实上宇智波就没有年轻的三勾玉女忍,但是千手假扮的身份给的钱很足,一开始宇智波是打算派二勾玉或者派年纪稍微大点的女忍去,然而如果派二勾玉,被人发现了岂不是败坏宇智波的名声,而三勾玉的女忍最年轻的也25了。战国嘛,平均忍者的年龄才30岁,25算很大的了,不过宇智波貌美,他们觉得可以。然而女忍们不愿意。这个年纪又开了三勾玉的女性,多半经历过很残酷的事了,宇智波又死心眼,不想色诱别的男人很正常。最后一合计,人家说了,是因为修行白骨观才ED的,只要精神力强,破掉他的修行就好了,男忍女忍都一样。

这个据说是贵族子弟的人之前到处请擅长色诱的女忍,已经很出名了,宇智波打听了一下,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体还好,就是ED,说是小时候送去寺庙修行过就变成了这样。宇智波们信神道(六道),还嘲笑过。,年轻的三勾玉不多,也不少,但是谁也不愿意做这个任务,因为据说那位贵族身边有忍者护卫,小心为上,不能用变身术,要直接扮女装。这时候他们要选人,就一个个推三阻四。田岛气死了,他们这些年战争任务越接越多,年轻一代几乎忘记了忍者的职责,只知道提升实力。他就决定给小子们一点教训,直接点了斑。

斑懵逼的,他觉得自己实力最强,点谁也不会点他。然而田岛才不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削,色诱你会吗?以前这是所有忍者都要学的。斑还真不会,血继忍族嘛,15、6了,连花街都没去过,女性结构都不知道,宇智波又都活得比较认真,像是千手们集体偷窥女操堂这种事,宇智波从没有过。这主要是因为斑这一辈六岁起就上战场了,一些该学的都没学过。千手那边其实也一样,只是因为千手阳之力旺盛,需求比较多,比较开放,像佛间papa就有小黄书;而阴之力的宇智波,男性需求相对淡漠,同为单身父亲,田岛就没有。

斑一听是啊,用不用不说,作为忍者这些基础知识怎么能不知道。他很认真的,第二天就去花街学习了,上房掲瓦,看实操。他觉得要学就学最好的,就去偷看最受欢迎的游女和阴间,还有高级的太夫。宇智波写轮眼在这种时候特别有用,看他们的打扮和行动,还有怎么那啥。等过几天回家扮上一看,连田岛都说不出话来。因为是拿他给宇智波小年轻做教育,一出场大家都惊呆了,这是斑??骗人的吧?有小年轻都要流口水了。田岛就慌张的把他领子拉上去,是要你扮女忍。不是扮那个啥!特别严肃的讲了一大堆宇智波的历史,中心思想就是他们宇智波血统高贵,是六道仙人的后代,他们的女忍相当于贵族的姫君,比姫君还高一级。

斑心想我怎么没看出来,不过他还是乖乖的又跑去看贵族女子的日课。这个要学的比较多,不过他也就学个大概,用上写轮眼也就几天。

宇智波接了任务,就跟对方说我们宇智波是不做这种色诱方面的任务的,但是因为是精神方面的问题,还是来看一下。千手们不放心,就问了水平,宇智波的联系人很高傲的说是我们姫君。佛间心想宇智波有什么姫君,又不是漩涡独立一国,再说就算有,那也是田岛的种,田岛的不是儿子嘛,宇智波就会胡吹大气。他怕宇智波不靠谱,普通的宇智波精神力没法突破柱间的防线,特别把柱间的査克拉封印住,能减多少是多少。又准备了含春药的酒,让柱间药效过了就喝。其实之前也准备过,只是柱间修炼的白骨观,这种修行很危险,中间有段时间不仅对别人,甚至对自己的身体都会产生厌恶的感觉。柱间刚刚度过这个阶段,不愿意和人接触。族人没办法只有忍着,敌人就直接用木遁干掉,所以没人知道。至于那些色诱他的女性他是真不想碰。所以说田岛真是选了个好选手,斑是谁?那是柱间的天启啊!至少在柱间心里比他自己完美多了。柱间不嫌弃自己,当然不会嫌弃斑。

等到了当天,斑扮成女忍去柱间住的地方。因为是去色诱的嘛,所以穿得还算艳丽,但打扮得像贵族姫君一样,端庄。周边假扮别族忍者、随从、普通人的千手都惊呆了。

宇智波的女人是这样哦?怪不得说是姫君,连走路的姿势,侧头听旁边宇智波说话的样子都和普通人不一样,真是羡慕嫉妒恨。不过想一想少族长是ED,这一刻好多千手心里都平衡了。

唯一的例外是佛间,该说不愧是田岛的死对头,他儿子封了查克拉见宇智波,他不放心,就远远观察。这个女孩怎么看怎么像田岛,不对,是像田岛的那个儿子,你看那卧蚕一模一样!他又仔细看斑走路的样子,男人和女人走路有细微的不同,但怎么看都是女孩。旁边的那个宇智波差不多高,走路的姿势就明显不同。他又回忆之前看到斑的时候,实在记不起来斑走路是什么样子的,毕竟都是他儿子对上田岛儿子。而田岛呢,他儿子的第一次色诱任务,他也不放心。虽说对方是修行傻了,但他家斑扮上女装这么漂亮,万一被占了便宜,不,肯定会被占便宜,毕竟这个任务就是色诱啊。杀掉雇主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作为父亲教训一下占自己女儿(儿子)便宜的小子,理所当然。他带着长老和同仇敌忾年轻宇智波们去了边上的酒馆,准备斑一走拿到报酬就教训(暴揍)那小子一顿。

宇智波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就是没穿族服而已。佛间远远瞧见,这时候他想过去保护儿子也干不了啦。又怕被田岛发现,只能借着余光观察,不能直接看过去,他就见田岛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小姑娘,小姑娘也看见田岛了,特别不优雅的翻了白眼。妈蛋这还真是田岛儿子(女儿?) ,这个白眼佛间常见,田岛家的斑对上他儿子时常这样。忍者家把女儿当儿子养也不少见,尤其是没有继承人的时候,想想斑上战场的时候,刚好田岛家死了两个儿子。

佛间特别犹豫,如果斑认出柱间,柱间就死定了,但是如果他冲出去,田岛肯定会想到里面是个千手,也死定了。但要是说斑认不出柱间,佛间也不相信。他很麻爪,只能盼着斑认不出来,或者田岛家的斑真是个女孩儿,对他家柱间咳咳。他也知道这种想法不靠谱,但是现在也只能盼着这样,或者一会儿给柱间报仇。

这边斑倒是没认出边上守着柱间的是千手,因为要避免让人认出柱间,佛间都选的没怎么出现在外的族人。因为是色诱嘛,千手们就只让斑一人进去,陪同的宇智波等在屋外。等斑一进门,他和柱间两个人的眼晴都快鼓出来了。斑下意识就觉得这里是陷阱,想逃,一回头守着的千手都堵住门了,他们看宇智波的姫君优雅的走路已经半天了,特别羡慕,尤其是人家宇智波早说了,他们姫君是不会色诱的,一定是按大家闺秀的办法养出来的吧,这不一见到陌生男人就害羞了。千手就特别温柔跟斑说不用做什么别的,只帮他们少爷看看精神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柱间快气死了,这是他堂兄,一看就知道在想什么,跟斑献殷勤。他跳起来就想抓斑的手,然而他忘了他的査克拉被封印了,又跪坐了半天,脚麻,一跳起来就摔了个大马趴。

斑这边刚被千手的轻言细语吓了一跳,回头就看见柱间出丑,想翻白眼忍住了,他这下也发现柱间的查克拉被封住了,倒是没想到是为了方便他操作,以为千手是想强迫柱间和女人那啥。为啥呢,当然是为了血继啊。不管是为了木遁血继还是写轮眼的血继,反正柱间肯定是不同意,才被封了查克拉,之前的谣言说是ED,要色诱,肯定也是为了这个。他听说过千手们结婚都挺早的,还联姻,宇智波就没这事,都是自由恋爱。千手想把柱间当种马,柱间不同意,就千脆来这招。斑怒火就起来了,再一看柱间,趴地上抬头眼泪汪汪的,特别可怜(滤镜),就给柱间使眼色,别慌,我救你。

柱间看不懂啊,他怎么知道斑的脑洞这么大,就知道斑看他了,赶紧笑。他脚还麻着呢,一时半会起不来,斑就去扶他。柱间堂兄就对柱间怒目而视,好不容易有个姫君,宇智波的姫君也是姫君,又美又温柔,你都ED了,还要跟我们抢,吸引姫君的注意力。等斑一回头又变成笑容,但是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越发疑心柱间受了虐待。他有实力的时候肯定不会被人欺负,这会儿被封印了查克拉,什么阿猫阿狗都欺上门来了,越发的怒气高涨,表面上还是姫君的样子,柔柔软软的说要施展宇智波的秘术,请这位忍者大人稍待。

柱间堂兄没上过宇智波战场,更没见过多少贵族,被这么软的一说,迷迷糊糊的就出去了。斑一回头就看见柱间特别崇拜的看着他,自豪,其实柱间是崇拜他竟然能装得这么软。一看他堂兄走了,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扮得这么丑?

柱间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ED,反正斑既然接了任务,当然应该知道了,就扭扭捏捏的说就是你想的那样。斑一听,千手真是流氓啊,他们就不怕万一真成了,别族的女忍却逃掉了怎么办?那可是千年一见的木遁!就逼问柱间成了多少。柱间赶紧说没有没有,斑就好奇的问一个也没有?柱间点头,斑就继续问那她们技术都不行?柱间没B0起过啊,怎么知道技术怎么样?他觉得大概要治疗他的病就要先问病情吧,就跟斑说了实话,觉得人恶心、不想碰。

宇智波里洁癖很多,包括斑自己,上战场时会带手套,不愿意直接接触血液。他没觉得奇怪,就是觉得柱间症状竟然这么重,平时看不出来。他抬手碰了碰柱间的脸,也没见他躲,就笑他,就你这还洁癖?觉得恶心?

柱间赶紧解释,你是斑啊,从来就没有觉得斑恶心过。为了强调还使劲的抱了斑一下,用脸蹭了蹭斑的脸,斑才不恶心呢。

柱间是没想歪,斑这段时间都在学习sex ,游女啊阴间啊,都观摩过了,柱间一抱上来他就僵硬了,等松开他才松了一口气。为了掩饰四处看看,刚好看到一个水壶,摸了下是冷的,心里又给千手下了个罪名,连热水都不给柱间喝。他这段时间学习的时候可是听过了,喝冷水对身体不好,不过为了掩饰脸红,正好,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灌下去了。

柱间眼睁睁的看着斑喝了自己的春药酒,没拦住,心里害怕,也不敢说。千手的蜂蜜酒嘛,本来就甜,因为添了春药,为了掩饰药味,又多加了蜂蜜。斑喝了一口就爱上了,又倒了一杯,柱间想阻止又不敢,斑看他犹犹豫豫的,以为他也想喝,本来就是千手的东西嘛。他就很大方,又给柱间倒了一杯,让他也喝,柱间抖着手喝了,斑又倒了一杯,连喝三杯,再要他喝的时候,柱间坚决拒绝了。佛间为了治他,可是下了大本钱的,50年的蜂蜜酒加大剂量的春药,就算是柱间也受不住一下子喝那么多,这是佛间准备他慢慢的喝上半天有多的。

斑看他拒绝,也不多劝,举起自己那杯,柱间赶紧想阻止,斑自己停下了,对他飞个媚眼儿,  (斑只喝了一杯,柱间喝了三。他没怎么喝过酒的,在春药发作前先醉了。因为柱间是心理因素的ED,所以春药是那种放松情绪的春药,不是烈性春药,总之斑醉了,对柱间抛个媚眼儿),毕竟这段时间他都学这个,自然反应,就拉住柱间,说:“来,我们喝个皮杯。”

柱间还在想皮杯是啥,斑就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含着亲上来了,酒全部渡给柱间不说,舌头还勾住,又是舔又是吸的。他这是学习了花街诸多经验,柱间哪里受得住。他之前的那些色诱能忍着让人碰到自己就不错了,除了恶心什么都感觉不到,对斑就emmmmm ,加上斑还不规矩,在他身上扭来扭去,过一会放开的时候,斑的手就抓到某个东西了。

“不行?嗯?”

还弹了一下,柱间一哆嗦抓住斑的手,特别真诚:“因为……是斑啊。”

这两人特别擅长互吹,斑醉着呢,刚才那一下他又喝了点,柱间一吹他就更高兴了,这算什么?我还有更厉害的!本来不打算用的,既然是柱间就让你欣赏一下。就特别豪迈,领口拉得大大的,之前他扮贵女是很端庄的,虽然吸引人,但一时半会想不到那方面,现在他就拿出花街那套来,贴着柱间,给他劝酒,时不时还碰下那里。

柱间一开始还记得自己现在没有査克拉,不能喝太多,结果斑又来个皮杯就顾不上了。到后来斑也起来了,两个人贴在一起,就做了不该做的事。他堂兄守在外面,奈何斑还有点意识,真干起来之前布下了结界。陪斑的宇智波也来了几次,一看结界是写轮眼布下的,也就放心了。

柱间毕竟是仙人体,先恢复,但停不下来啊,这会儿他也想明自了斑的误会,因为斑醉酒说了好多,最清楚的就是说要帯他走,心里特别柔情蜜意。他的理解就是两个人私奔。

这个柱间经历南贺川分手后一直耿耿于怀,在斑眼里他是可以舍弃的那一个,现在这个想法没有了,斑会选择他。柱间特别感动,斑还催他呢,更是用力,又殷勤,下定决定一定要跟宇智波结盟,和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等斑也清醒了发现到底出了什么事简直MMP,他还没发现不对,以为是喝酒误事,又是自己先勾引柱间的,看他小媳妇一样跪在一边,又是头疼,想着说好了是ED的,又没好气。

柱间一看他又是揉额头又是揉腰的,赶紧上来帮他,还遗憾的说要是自己査克拉没被封就好了。弄得斑又瞪他,这会儿他斜眼晴在柱间看来就是风情万种(并没有) ,癌产的就想亲他,才抱上去就听见斑说“现在不行,我父亲就在外面!”

柱间一听田岛在外面,先是吓一跳,转念又想起来真在外面的话斑不会这么和自己那啥,还以为斑吓唬自己,笑嘻嘻的腆着脸准备继续,就听见斑后面的话了。原来斑的意思是他爹在外面不方便救自己出去,特别感动。

柱间自家知道自家的事,他是真有病,不是斑想的那啥,他现在还不知道外面已经是大战一触即发,他爹就等着他的死讯然后和宇智波拼命呢。心里还默默计划怎么和斑结盟,正大光明在一起。前面说过他的阳之力有些失控,之前是白骨观的缘故表面上治好了,这次尝到滋味,又是和斑一起,一会儿就又起来了。好在他也知道不能让斑发现,就屈腿藏着。斑说什么就嗯嗯啊啊的答应,一会儿斑就订好了计划,让柱间跟他家说才熟悉,还没入港(他的理解是千手家强迫柱间和各种女人做,好窃取血继) 。两个人年纪都不大,也不熟悉这事,没想到什么破绽,斑就这么出去了。

这边佛间一看他出来,恨不得立刻给儿子报仇,刚瞟眼就发现不对了。宇智波家的小姑娘怎么衣服有了皱呢,走路的样子是不是也不一样?他刚才观察了半天斑走路,一下子发现不对,这这这,难道他家蠢小子得手了吗?赶紧要大家停下来。

田岛虽然也觉得斑走路有点别扭,但他心里可没想过这种可能,就以为斑是任务结束了有点放松,扮女步不像了,心想还要再教育。斑做了那事,一时半会不敢跟田岛说话,远远的看一眼走了,陪伴的宇智波也没发出任务完成的信号。田岛心想莫不是没成功,也是,说不准就是个真ED。也就打消了去找雇主麻烦的念头。

佛间这边等宇智波们一走,马上跑过去看柱间,柱间还不知道他也来了,正回味呢,他爹一下子推门进来,满屋子都是气味也顾不得了,喜气洋洋的坐下来就问:“那个,是田岛家的斑?”

柱间眼皮一跳,赶紧摇头,他一揺头,佛间就肯定了。马亚,没想到田岛还真生了个姑娘!生个姑娘比儿子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他家柱间拱了?他也顾不得这句话是骂他儿子是猪了,就喜滋滋。柱间一看他爹的样子就知道不是生气,脑回路还没转到上面来,就听见他爹问:“做了几次?”这要柱间怎么回答?他好半天才期期艾艾的说一次,佛间就说这么长时间才一次?他赶快改口,就说二次,看看不对,又三次。佛间喜气洋洋,说下次,下次还请宇智波。

柱间一听就知道他爹想什么,但是斑是男孩啊,又不会怀孕,再说他和斑商量好了还要假装ED见面,现在假装ED是不能了,见面还是可以的,就默认了。

斑的恢复速度虽然比不上柱间,但是普通忍者里也算怪物级别了,等田岛回族地的时候,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也是柱间是第一次,还没学会弄痕迹什么的,算是逃过一劫,田岛问的时候他就说幻术里可以了,人家还要实测。

田岛一想也对,总得给人验货的时间。过了几天千手的联络人又来了,说需要继续治疗。

其实佛间是准备试探几次的,但是柱间一回家就又ED了,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就是对别的女性不感兴趣,其实是因为他的白骨观没破,修行还在。佛间都疑心是不是小宇智波对他儿子做了什么手脚,不过这回他不怕了,了不起肚子里种上一个,他还不信田岛还能把他外孙打了。在家里给柱间加强教育,各种易孕姿势还有药物,还有助兴的药酒,他已经听柱间说过滚一起是因为他家的蜂蜜酒了。

等斑扮成女性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发现柱间身上的封印没有了,刚想间,就被柱间一把拉进房里,下了结界还不放心,让斑又下了一个,这才紧张的跟斑说:“不得了了!我爹把你当女孩子啦!”

斑还迷糊着呢,他扮女装嘛,被当成女孩不是很正常?柱间赶紧说他爹是把“宇智波斑”当成女孩子。斑一激灵,赶紧说你爹瞎书吗?哪里像?

柱间就看他一眼,心想哪里都像,但他不敢说。他爹想偷宇智波的血继,他也不好意思直说,就扭扭捏捏暗示。斑本来就以为是这样,也没觉得不对,转眼就看到柱间那东西起来了,大惊失色,你这是怎么回事?上一次要说还是柱间爽到多,斑有学习过,他没有,还是第一次就插入,要不是春药的缘故就是血案了,对斑其实不算好回忆。柱间特别委屈,明明见斑之前还好好的,见到斑就激动又不是他的错,他就把责任推给药酒,说他爹强迫他喝的,还准备了斑的份。

斑气死了,心想千手不要脸,要不是他,是任何一个宇智波的女忍,就真栽了。他一把夺过柱间手里的酒,一尝,味道和之前有细微的不同,他其实有怀疑上次是怎么发展到那样的,比如春药,但宇智波没这种东西不好对比,这次柱间坦白有,他就比较了下,这才安心,大概上次真的只是酒后乱性。其实味道不一样,完全是因为千手这次的药酒,添了助孕成分,还因为柱间说斑喜欢那个味道特地调了。

斑心里大骂千手不要脸,不知道最不要脸的在他身边站着。柱间修的白骨观只是在心理层面压制了柱间的欲望,其实生理欲望还存在,之前没尝过滋味还能忍,跟斑试过之后就不好使了,天天想。虽然对着别人还是会恶心,会萎,但是架不住会想斑。这会儿斑就在旁边,能忍才怪,看斑忽视了自己那东西,特别委屈,他一委屈就消沉了。

斑还在愤怒呢,转眼看见小伙伴种蘑菇,他本来就看不得这个,柱间的蘑菇又个个种得粗又壮,就算斑想不到,看他故意把腿分开也会联想了,噼里啪啦就把磨菇都打掉了,只留下不能打的那个。

柱间还委屈:“我就长长!”

“斑你都不摸,我长下磨菇怎么了?”嘴巴鼓得像个青蛙。

斑要被他气死,他也知道柱间喝了春药,不怪他,但是之前喝醉了还好说,这个样子真要他那么做吗?忍了半天还是拗不过,终子还是决定给柱间做次手活,暗暗发誓就这一次,下次柱间学会了就再不做了。

柱间一看他答应了就兴冲冲脱裤子,斑这次才算正经看到这东西长什么样,心想这么大,难怪上次痛了两天,下手就有些重。柱间被他捏得哭唧唧,又不改反抗。看他泪汪汪的斑才满意,这才正经给他撸。他也是有手法的,花街的手法嘛。怎么可能撸过就算,单撸怎么赚钱呢?一定要爽,爽完还要加件套才可以啊。斑好不容易给他撸出来,几个穴道一按就又起来了。他还不知道是自己手法的问题,纯粹以为是春药的作用,特别同情的看了眼柱间,心想千手真没人性,这么厉害的药也给自己人吃。他是知道柱间的抗药性的,加上这次柱间连查克拉都没封,想要达到这效果不知道加了多重的药,就又给柱间来了一次,还不行。那话儿还是硬邦邦,要说有变化,那也是看起来更大了。

斑手都撸酸了就这种成果,生气,柱间看他脸色不好,就小心翼翼的说听说有的春药,是必须那啥的。

宇智波是不用毒药的,更别说春药了,但是坊间小说里确实有这种说法。主角中药了明明撸出来就行,偏偏没用,必须中出,临时找到个女人不是贵女也是花魁太夫。斑之前在花街学习时有看过的,心想也是啊,这是柱间他爹逼他生孩子用的药,如果撸一下就能解决何必生孩子呢!现在哪里去找个贵女花魁来,他就问柱间。

柱间看他眯着眼大有一言不合就走人的架势,赶紧说不要别人,只要斑你。噗一下斑的脸就红了,之前那事他记得一点点的,特别羞耻,一个人的时候都不敢去想,说起话来都结巴了。

“才、才不要!你别想!”

马亚这个状态的斑,柱间应付起来最得心应手了,牛皮糖,抱着斑就磨蹭,喊难受,让斑摸他,还吃豆腐,又拉着斑亲,喝皮杯。这次就是柱间灌斑了。

斑知道这是春药酒怎么肯喝,但是牛皮糖黏上就甩不掉,弄洒了一大半,一小半还是进斑肚子。这次是特别针对宇智波调的,一会儿斑就软软没力气了,只能瞪柱间,柱间还跟他BB说他学过了,这次一定不让他痛。

斑气死了,一听就是早有预谋,自己还想救他呢,他就和其他千手同流合污了,死命瞪,不张嘴骂柱间是怕他乘机灌酒。

柱间被他看得心都酥了。他还停留在斑和他两情相悦,甚至愿意和他私奔的幻梦里,心里都是促成两族结盟和斑光明正大在一起的雄心壮志。先一次大部分时间都被酒和春药糊弄了,这一次一定要让斑知道自己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就特别温存,小心翼翼,他爹教他的易孕姿势都用上了,还跟斑解说。

斑心里都是MMP,原本的怒火通通变成了翻白眼,心想到底哪个混蛋忽悠的柱间,让他犯傻到以为男人会怀孕。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