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 第二部 03

宇智波们再度回到雷之国。

大名对此非常满意。这个时代的忍者们并不从属于国家,只是因为居住在国境内,在战争时期为贵族们征战。把族地搬迁到火之国附近的宇智波虽然还在雷之国境内留有驻地,不时有年轻忍者往来,这种行为在雷之国大名眼里已经视同背叛。但现在他的看法已经完全不同了。宇智波还是很恭敬的。

从角谷手里缴获,从六道仙人手中流传下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抗尾兽的忍具不过是锦上添花,最让大名放心的是与这份贡品一起到来的、宇智波们对他们在雷之国祖地所有权的请求。和其他忍族们一样,宇智波们之前只是对这些土地形成了实际意义上的占领,成为了土地约定俗成的主人而已,然而现在他们要求的是官方意义上的所有权。

——这是投诚。

大名一把合上扇子,简直想不顾身份的哈哈大笑。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任大名,不管是雷之国还是火之国或者其他国家,能够拥有着像宇智波这种忍界数一数二的大族的效忠。之前只是为了发泄怒气暗示着下属发布的对付宇智波的任务现在看来简直是神来一笔。他慷慨的把宇智波祖地还有周围的山头赐给了宇智波,反正除了忍者,没人能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活下去。

 

这是属于宇智波的名正言顺的土地了。

斑和柱间还有其他一些宇智波回到这里,一改之前的风格,开始类似于涡之国的做法,靠维持商道适度收取一点费用。

在雷之国各个角落,忍者们为获得大名的信任与任务交战,每一个都希望能得到大名的青睞,获取可以对抗九尾的忍具,只有在宇智波统治下的地方安安静静。忍者们的战争让普通人望而却步,只有宇智波控制道路依旧保持通畅。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从陆路水路汇集到涡之国,从那里乘船来到云雷在宇智波控制下的码头,越过宇智波的山道去往雷之国的都城。这些收入足够宇智波生存了。

但是田岛并没有止步不前。他告诫斑,漩涡所遇到的危机也将会是宇智波的危机。现在只是因为来自六道仙人的忍具的诱惑蒙蔽了雷之国的忍族们的双眼,让他们为了获得大名的青睐内战,才会出现这种局势。但内战总有天会结束,宇智波控制的商道不会永运是商人们的唯一选择,甚至因为山路崎岖,一旦战争停止,这条商路注定会被废弃。

 

忍者终究是忍者,田岛摸着斑的头说,从生下来就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他的预言应验了。

 

两年之后,千手开始有了大动作。因为宇智波的故意示弱,千手开始成为火之国忍族们的公敌。

佛间花了两年时间从战争的漩涡中脱身,把火之国趁火打劫的小忍族打服了,开始准备对老对手下手。

这两年柱间回去千手两次,每次都和他不欢而散。

因为彼此都对佛间下一步的对手心知肚明,柱间并没有告诉弟弟自己已经离开了漩涡的事。扉间也没有告诉自己剩下的弟弟宇智波和自己大哥的渊源。只有瓦间偶尔在父亲发表针对宇智波的言论的时候感觉到一丝不对,是谁和他说过宇智波不是这样,但他也记不太清了。

 

宇智波因为拥有商路的收入很久没有接受普通任务了,佛间也无法在任务中针对他们。忍者之间的厮杀虽然是贵族们默许的,但是毫无理由的厮杀并不能说服族人。和宇智波的全面战争如果得不到收入的话,尽管有着既往的仇恨支撑,也不能得到族人的赞同。就像田岛一样,佛间也清楚宇智波的退让不可能永远存在,他们必将再次进入火之国的任务争夺里。毕竟雷之国不像火之国富庶,宇智波无法靠雷之国一国的收入供养自己。千手不可能等到那时再对宇智波动手。佛间清楚,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宇智波的后备力量因为休养生息的过度保护还没有成长起来,而中坚力量已经几乎在九尾事件里全灭在雷之国,现存的高端战力虽然还在努力支撑,但和仙人体的千手不一样,和佛间一辈的田岛就快要进入下滑状态。

作为现在火之国默认的忍族首领,佛间游说了火之国的大名驱逐宇智波。如果说忍者其实是没有国家的,那么现在在雷之国已经拥有了土地的宇智波已经板上钉钉的是雷之国的人了。火之国的大名再心大,也不会把别国的忍者留在自己的领土里,驱逐宇智波这样的决定根本不需要考虑。

 

一时之间忍界大哗。

忍族们对居住地形成的实际占领已是通用数百年的事实。为了满足生存需要、接到能够保证族人们活下去的任务,很多忍族都在不断迁徙。宇智波从雷之国迁移到毗邻的火之国,这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甚至他们迁徙到火之国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两百年。而不管是不是血继忍者,因为实力与查克拉和血缘的关系,几乎所有忍族都对自己的根源特别重视,像宇智波这样同时在两个国家都有着驻地的忍族也不是唯一存在。

——如果大名下令驱逐忍者这件事成为事实,很多忍族恐怕不得不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

 

全忍界的目光都投向这里,大战一触即发。很多地方的局部战争都停了下来,来观看这场可能决定忍界未来的大战。不管抱着什么心思,雷之国和火之国的忍族纷纷站到了宇智波和千手背后。千手和宇智波也纷纷把自己的后备力量收拢,包括斑和柱间。在漩涡汇合一起去雷之国的斑和柱间又在漩涡分手,各自回到自己的族地。

 

扉间担心的看着,一年比一年沉默的大哥,不知道怎么劝解他好。在家族和实际养育了他三年的宇智波之间,他大哥会怎么选择,能怎么选择。

但是佛间根本没给柱间选择的机会。

“回来就好,”他试过了儿子的实力点点头,“收拾东西去湿骨林吧。”他看着猛然抬头看着他的大儿子,“这场战争还用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