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童养媳(不对)柱间 第二部 04

(整理一下时间线,现在是柱斑12岁,扉10岁,泉奈9岁,东芝8岁,瓦7岁,板5岁,这是大概的年纪,其实板和瓦之间只相差一岁多)

 

千手宇智波大战一触即发。

这一次不像之前的小打小闹,虽然起因仅仅是千手希望乘机灭掉,或者至少让宇智波沉寂数十年而已。

但因为宇智波的局势,很快这变成了雷之国和火之国之间的国战,甚至其他国家和忍族也跃跃欲试。

 

斑非常不解的看着兴奋的父亲和年长的族人,虽然并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他也知道这种事是残酷的。

但田岛说真正的忍者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找到存活的意义,宇智波的写轮眼也只有鲜血才能浇灌。

 

之前他还担心斑这一代实战经验过少,等他们这一代死亡或者实力开始衰退,宇智波就会因为青黄不接陷入困局。但是火之国大名突然的举措和雷之国的反应打消了他的顾虑,源源不断的从雷之国奔赴边境的忍者就是最好的炮灰,而对面火之国的忍者则是磨刀石。

 

——新的战争开始了。

 

柱间被关在湿骨林,即使担心也没法做什么,只能沉下心来修炼。打断了修行的是来自千手的噩耗。一小队雷之国的忍者突袭了手手的后勤小队,而柱间的弟弟瓦间就在那里。大概是因为千手们仙人体的传说流传得太广,或者是对于能够对抗宇智波写轮眼的千手一族过于忌惮,被大型雷遁命中的千手们尸骨无存。瓦间只留下一条手臂。

 

互相袭击后勤小队的事情到处都是,并没有引起重视。

 

柱间从湿骨林回到家,第一时间冲撞了父亲,兄弟三人从战时草草举行的葬礼上离开。

 

“我只看到了因为大人们愚蠢的仇恨,连累小孩子丧命而已!”

比兄长更清楚战争的起因的扉间沉默着。

“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种事吗?”柱间一拳砸在树干上。

 “如果……”扉间沉思着提出了他的观点,在一定的规则下保持和平。但柱间很快询问他如何保证人们遵守规则。

 

足够的力量吗?肯定需要,但不止如此。互相理解和对和平的向往吗?也有和父亲一样,并不愿意和他人和平共处的人。

 

——为什么宇智波和千手会成为世仇?

并不是因为雷之国和火之国敌对的缘故。战火真正燃焼起来之前,忍族们并非只为一个国家服务。

 

这个时候板间弱弱的说话了,他有点害怕这个一出现就气势汹汹、板着脸没有笑容的兄长。

“难道不是因为宇智波是邪恶的,抢夺了我们的任务吗?”

 

柱间和扉间对视了一眼。是的,抢夺了千手的任务,压榨了火之国其他忍族的生存空间。无论火之国其他忍族对大名驱逐忍族这件事怎么想,对方是宇智波这件事,就足够他们站到千手一方。

 

“首先要摆脱忍者靠任务生存这件事。”扉间思考着。

 

柱间摸摸板间的头,收获了惊吓的板间一枚,千手还是不习惯这种宇智波式的兄弟情谊。

 

“宇智波不是邪恶的。”柱间说,“小时候斑还抱过你呀。”

 

斑?是说宇智波斑吗?

 

大概是因为柱间和斑的关系,佛间教育他们兄弟时常常拿斑举例,9岁就参加了对角谷灭族一战,连婴儿都不放过的恶鬼。比之知道真相的扉间和对宇智波有好感的瓦间,一无所知的板间最相信佛间的宣传,恶鬼宇智波。比起其他成年的宇智波,年岁接近的斑是他最害怕的。突然说被宇智波斑抱过,板间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他看看扉间,比起突然出现、只在家人言语里存在的大哥,他还是更信任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长。

 

扉间默认了柱间的话。板间还是不敢相信。他叹了口气,拉着弟弟回到家,掀开楊榻米出现一个暗格,里面是一些信,他翻找了一下,在柱间“扉间你还留着这个啊”的感叹中拿出一摞纸条,递给板间。

这是当年斑给柱间写的纸条,里面有着他给柱间还有他的弟弟准备的东西,还有当时还只有两岁的板间的食谱。

在板间看到落款,求助的看过来的时候,扉间又拉开抽屉,翻找出压在最下面的宇智波风格的衣服,衣领上细心的绣着名字:柱、扉、瓦。那个时候柱间才9岁,瓦间也才4岁,比现在的板间还要小,一时间兄弟三个都沉默了。

柱间想了想,突然施展了通灵术,一只小小的忍猫出现了。“喵,你终于叫我了,再不叫我斑就要发疯了!”它推出一堆纸条,一开始是询问柱间的情况,问他安不安全,后来的似乎是因为没能得到回复,就变成了闲聊。但最多的还是要他保护好自己,其中有一条提到了扉间兄弟。

 

「让泉奈和扉间这样的孩子上战场太危险了。

面对成年人他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唯一的作用就是拖延故方成年忍者的脚步,好让自己这边的成年人杀光对方的小孩子之后赶过来。我不知道这和直接让两方的成年人交战有什么区别。父亲说这是为了锻炼后备力量,我们这一辈总不可能永远不见血。

东芝也8岁了,父亲说要把他叫回来上战场试试。我记得你应该还有个弟弟也要上战场了,注意保护好他。

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

                                      ——斑字」

 

斑唯一没能见过的柱间的兄弟就是瓦间,他只知道瓦间比东芝小一些。柱间的眼泪又下来了。斑还记得提醒他保护弟弟,但是瓦已经遇难了他没能参战。板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大哥和宇智波有联系。

如果不是柱间之前在湿骨林,在瓦间遇害、佛间派人去接他回来之前都没有办法联系外界,他都要怀疑他了。

 

但板间看扉间一脸坦然、很明显知道一切的样子,很是疑惑。一天之内他所接受到的信息太多了。他看着柱间突然跑出去,就把疑问抛给扉间。

 

“没事。”扉间安慰他,“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就行。宇智波是敌人,你记住这就好。你现在不需要上战场,没必要想那么多。”

 

因为东芝要参战的事宇智波一方差点爆发了父子大战。斑坚持认为家里有三个人参战足够了,东芝刚8岁,就算去了战场能做什么?雷之国这边有人偷袭了千手的后勤小队,很显然千手必将报复,有什么比宇智波的后勤小队更好的报复对象呢?

 

之前战场上千手和宇智波一直默契的只跟对方的杂兵交手。普通的杂兵斑相信自己的后動小队一定能对付,保护好东芝,但是来袭击的如果是千手那就不一样。

 

作为族长田岛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例外,哪怕斑把漩涡举出来,坚称东芝是和漩涡的必要联系也不能更改他的决定。

最后斑只好退让一步,要求自己和东芝一个小组。

 

田岛也不是不担心自己的儿子,斑这些年查克拉量少的毛病也好了许多,至少不滥用忍术的话足够支撑他作战,加上他还会些医疗忍术。因为多年和柱间互相输送査克拉,已经有了一点点明阳相融的先兆,和普通的宇智波的医疗忍者相比,斑的医术要更加高明,就答应斑先陪东芝做一段时间的后勤工作。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