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上错花轿嫁对郎的脑洞 01

刚回家来不及写东西,依旧是既往的聊天整理

 

这个世界因为各种原因战况不适那么激烈,千手和宇智波虽然还是宿敌,但双方都还没有把族地推进到距离前线那么近的地方,幼斑和幼柱的南贺川相遇就被蝴蝶了。

也大概是差不多的时间点,宇智波和日向结盟,日向把自己的公主半联姻半人质的送到宇智波。因为不管是宇智波还是日向都是追求血统纯度的血继忍族,需要继承族长位置的斑时不可能和外族联姻的,日向公主的联姻对象就是斑的弟弟泉奈。按礼节泉奈需要亲自去日向接回自己的新娘,再在宇智波完婚。但是出发前泉奈受伤折断了一条腿。对忍者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伤,愈合起来也比普通人要快许多,但毕竟还是需要时间恢复。为了避免误了吉日,斑就代替弟弟去接新娘子。因为是战时,所以一切从简。宇智波到了半途才雇了一班子人,伪装成普通的接亲队伍。因为斑还小,在基本上最少也有15、6岁的人群中特别显眼,就干脆让他躲进轿子里。

宇智波接亲的队伍在途中遇雨,就在被废弃的村落躲雨。这里还有另一队接亲的队伍躲雨。因为怕被人发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宇智波避开了那些人,那些人也一样。斑偷摸着下了轿子解决个人问题,回来的时候没找到轿子,他转了一圈,在另外的院子里发现了,正好雨停了听见人张罗着上路,就又坐进轿子里。轿子摇摇晃晃的启了程,斑也摇摇晃晃的睡着了。到地点就被催着拜堂,也没注意身边没了族人。对方是个白色短发,比斑稍微小点的孩子。斑还在奇怪,不是说是白眼的吗?怎么是红眼睛?

 

原来斑上错了轿子。也不能说是他的错,因为是宇智波的轿子先一步走人了。因为轿子里还坐着另外一个孩子,轿夫们没发现不对。等到了晚上,宇智波才发现少族长不见了。漩涡和千手的联姻和宇智波与日向之间的联姻不同,与其说是盟友之间的联姻还不如说是冲喜。这辈子没有在战场或者其他地方遇到斑的柱间觉醒木遁之时因为没有相对应的阴之力中和,觉醒木遁之后奄奄一息。之前象柱间一样觉醒了木遁的千手,近千年来还没有活下来的。水户被迫来千手冲喜。因为不能被族人们知道为了维持和千手的联盟把还是个孩子的姬君送给注定会死去的千手族长的长子做媳妇,漩涡那边是请的外人送亲。等到了千手之后,完成了任务的外族就直接离开了。

柱间这会儿正在木遁转化的关键期,活化的木遁查克拉先是抽取觉醒者的查克拉,不够的话,就无差别攻击靠近的人和动物吸取他们的查克拉和生命力,再还不够,就抽取觉醒者自己的生命力,多少木遁觉醒者就是熬不过这关死掉了。

 

千手们匆匆忙忙的举行了仪式之后乘柱间的木遁还没有完全暴走,把斑丢进房就跑了,还在门上下了封印。被丢进虎口的斑立刻被感受到外来生命的树枝攻击了,但完全无法反抗,就算是连成年千手遇到这种情况没有别人帮忙也只能束手无策。好在木遁就是需要相反的查克拉来中和,树枝一遇到斑就把他缠住往柱间的方向拉。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柱间被斑的查克拉一激,清醒了一小会儿。睁开眼看到一张漂亮脸蛋在自己边上,怒气冲冲,眼晴又大又黑。他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看到的漂亮面孔是幻觉,就想着死前赚一笔,啪叽一下子亲上去。嘴巴刚粘到一起,两个人就被汹涌的査克拉冲击到昏过去。

等第二天柱间醒来时,之前摧枯拉朽的木遁查克拉就像普通的查克拉一样驯服的在经络里流淌,精神前所未有的好。他想爬起来,这才发现身下压着个人,就是昨天「幻觉」里的看到的漂亮姐姐(不)。他这会儿看到斑穿着嫁衣了(之前千手催着迷迷糊糊的斑换的),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给自己冲喜的老婆。柱间还清醒的时候反对过,因为所有千手都知道这根本不是冲喜的问题,给木遁觉醒者冲喜都十死无生。他看着昏迷中的斑特别怜惜。柱间自己迷迷糊糊记得一点之前的事,知道应该是斑的查克拉对木遁有克制效果自己才能活下来,而且斑那么漂亮,嘴巴又软,这样想着又啃了斑一口。

斑这会儿也慢慢醒了,因为查克拉被抽取的后遗症,四肢酸软无力,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就看到个西瓜头跟自己表白,说会对他好爱护他一辈子,刚想打人,眼晴就定住了。他看到了墙上的千手族徽。头一天婚礼上面,因为千手们默认这个漩涡小姑娘活不过一天,说是喜事不如是丧事,就没有拉上两族的族徽,所以斑并不清楚自己来的不是日向而是千手。这个世界不像原著,相对要和平,但千手和宇智波还是世仇。斑眼睛缓缓移动,到处都可以看到千手的影子,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他这会儿又没有查克拉,干什么都不方便,就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西瓜头,觉得自己要想安全的待在千手大本营就得靠他了。

柱间一看新娘子醒了,眼神害怕(锐利)的看着他,英雄心一起,特别温柔(自以为)的给斑脸上盖个戳:“别怕,我保护你。”

斑用尽全力才忍住挥拳的念头,其实他也没力气挥拳,柱间看他没反抗特别开心,下一吃就直接亲嘴巴了,跟记忆里一样软。柱间快活极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斑不是没反应,是没办法反应,他也猜出来斑是被他自己吸干了査克拉才没法动,就特别殷勤的把他抱到床上。这会儿他的肚子也饿了,两个人都肚子咕噜咕噜叫,柱间叮嘱过斑休息就出门找吃的。他三弟弟还等着噩耗呢,一抬头就看见大哥精神百倍的出门,真是喜出望外,缠着他问情况。

柱间答了两句就让他们别问了,你们嫂子还等着吃的呢。扉还记得之前自己代替大哥和嫁过来的大嫂拜的堂,他那时候紧张他哥,也没注意新媳妇长什么样,就记得手指很细很白,个子比他还高一点,手感觉比他小。这边弟弟们问柱间嫂子长什么样你们昨天做了什么身体好了。柱间就特别猥琐的嘿嘿笑,说那是大人才知道的事情,两个小的稀里糊涂,扉间震惊得差点摔倒(扉也还小,不知道他哥其实还没功能),难道是因为做了那事他哥才好?以前那么多觉醒木遁的千手都没那啥所以活不成?

柱间去给斑拿吃的,扉间就跑去给他爹报告,他爹非常惊喜。千手记载里觉醒木遁的人虽不多,但一千年来也有好几十,但活下来的只有柱间。佛间赶紧去看儿子。这边柱间回来看着斑吃饭入了迷,小口小口的特别优雅(不是) ,不愧是漩涡家的姫君(他刚问的扉间)。其实斑是嫌弃这些食物太咸了。柱间看着媳妇嘴一鼓一鼓的又忍不住往前凑,这会儿斑恢复了点力气就推他,两个人正拉扯呢,突然他爹破门而入。柱间一瞬间就把斑用被子劈头盖脸的捂住了,佛间灰溜溜的出门,心想不对啊,小兔崽子这才什么年纪?难道扉间说的是对的,真是因为那啥了才好?以前那些死去的木遁传人都是因为没柱间这么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能那啥所以才挂了?

一会儿柱出来跟他爹面面相觑,他就咳了一声,说我知道了,柱间你现在也是大人了,我会让瓦间板间他们没事不要来你这边。

柱间一听特别忸怩,这怎么好呢?瓦间板间还要认大嫂呢。他就默认了。

佛间三观完全毁了,他们这年代是成婚早,挺多十三四就成婚了的,但柱间才11岁。一瞬间他默默的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宇智波半途发现斑不见了,只好让火核代替斑去日向接泉奈的妻子,又分出一半人把水户送回宇智波。水户太小了,又因为把自己族里的姬君送到“盟友”那里去送死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虽然知道自己是为了一族的命运要嫁人,但并不清楚自己是要嫁到哪里。宇智波家乱了,继承人找不到其一,给泉奈带来两个媳妇才是麻烦。从水户的记忆里发现应该是个误会而不是阴谋的田岛其实并不太担心大儿子。因为世道不安全,斑身上没有带任何可以证明他和宇智波有关的东西,斑又没开写轮眼,被人发现身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年纪虽小,普通成年忍者也奈何他不得,到现在还没回来,田岛觉得应该是被什么绊住了。倒是泉奈觉得哥哥是为了给自己接媳妇才失踪的,对漩涡还有日向都十分嫌弃。

水户认定了自己是为了一族嫁过来,她在家的时候被长辈灌输过很多次,为了一族的命运牺牲自己,踌躇满志的的要结婚。日向大小姐一开始还不太情愿,但有人抢可不乐意了。生自己气的泉奈关房里不见她们,两个小姑娘就缠着公爹。

田岛被她们烦死,都没有时间去找斑的下落。他也是有目标的,虽然水户不清楚自己要嫁到哪里,但田岛推一推忍界的局势还有她上错轿子的地方也就差不离。这样也难怪斑没能回来,估计是潜伏进千手找情报去了。 一想到水户是要和手手佛间的大儿子结婚的,田岛就想说该,一定要抢对家的老婆,让对家无婚可结,就打算先让泉奈娶日向,把水户留给斑。但水户不依,她可是说好了马上就要结婚的,泉奈也不依,凭什么啊,这个女人害哥哥不见了还能和哥哥结婚?没有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