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九尾斑脑洞02

漩涡这边果然不安静,不止是女孩子们,连漩涡的男性对斑的感觉也很好,对柱间就有点一言难尽。这个时候柱间还不是火影,漩涡们见到的只是千手族长,礼仪不怎么样,也不像重视他们,从头到尾招待他们的是扉间。虽然都传说是千手柱间打败了宇智波斑,饶他不死,但是忍界百族相信这点的人屈指可数。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宽恕仇敌,何况这个仇敌是宇智波;也没有哪个忍族打败了世仇不是斩草除根也不是迫使他们臣服,而非要和他们平等结盟的。他们的想法和忍界主流的猜测一样,即战争是千手赢了,但宇智波斑没有输,千手们也不具备杀死宇智波斑的力量,宇智波斑是为了保全一族才和千手停战结盟。漩涡们见到的是一个强大有礼的宇智波斑,他们的想法和木叶里见过斑战斗时鬼神般的力量的千手和宇智波们不一样,没有那种畏惧感。等知道木叶的首领将是民选之后,他们觉得宇智波斑也是很有可能成为火影的,如果说宇智波弱势,漩涡可以支持他呀。比起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更得人情。漩涡们开会之后,虽然大家都是说先看看形势,但大部分,尤其是女性漩涡们,都倒戈心向宇智波。

 

柱间在宇智波留宿,非要和斑睡一间,斑拗不过他,又不能打他出去,好气啊。九尾就是个废物,原本遇到这种事可以揍柱间一顿的,现在连揍也不能揍了。柱间发现斑虽然生气,但他的要求都答应了,心情多云转晴。夜里睡不着了,就看着身边的斑,心里特别安稳。其实斑也睡不着,他很烦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个心跳,吵死了。人隔太近的时候五官敏感的人就能听到另一个人的呼吸、心跳、血液流动的声音,更何况是原本就敏感的忍者。斑烦死了,柱间盯着他看怎么可能没感觉,忍不住睁眼吼了他,这是这些天来斑第一次发火,柱间悬着的心落了地,嘿嘿嘿的睡了。斑把自己吓一跳,好在尾巴没事,他自己摸了摸PP,也松了口气。

第二天起来斑本来是准备继续拜访漩涡的,但看到旁边乐呵呵的扒饭的柱间,难得的考虑了下正常的人际交往。既然水户是柱间的未婚妻,那么他一个人去拜访是不是不太好?就干脆叫柱间一起去。柱间吃得正欢呢,一听这个差点噎住,他也说不出来什么不对,反正就是不对,斑还说要是他一个人去的话,知道你们会多心。他说“你们”,特别意味深长,柱间就有点赌气,本来不想去的,这次偏要和斑一起去。斑自己穿得正式,一看柱间,土里土气。在他心里其实柱间最帅,但是千手的衣服配色实在太土了,明明跟他一样的纹付羽织袴样式,就是土到不行。斑就让人去拿了大件的宇智波的纹付羽织袴给柱间穿上,果然就好多了。背上的团扇是补上的——毕竟是族里统一定做的,便宜,不是绣更不是织——斑把补子的挑了,柱间头发放下来一挡,就看不出来了,斑又帮他系好头带,头带上有千手家纹嘛,看起来就不宇智波了,斑很满意,柱间也……挺满意的,本来他在闷气的,这下不气了,但还是要和斑一起去拜访漩涡。

 

漩涡其实准备打探消息的,但是斑递了贴子说会拜访,还是和柱间一起来。然而贴子上的标签是宇智波,柱间并没有单独的拜贴,也摸不透这是什么意思。等斑和柱间一起来之后就一直是柱间在发言,斑只是在边上听着,漩涡们的眼色就一直打个没完。

扉间一早等他哥去工作呢,听到这消息要炸。柱间的做法完全不是一个准备联姻的族长的做法,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千手下拜贴,等漩涡同意了,再由千手柱间单独面见漩涡姬君,同时扉间和漩涡的其他人会面。柱间就这么光手跑去了。他还不知道他哥的名字是附在宇智波的拜贴上的,要不更加要炸。

斑不是故意的,因为柱间说漩涡姬是他内定的未婚妻,斑还以为他们已经谈好了,去见自己的未婚妻要什么贴子啊。斑加上柱间的名字还是怕他突然去了人家不知道,会有什么尴尬。谁知道柱间这么坑,把秘密计划中的东西当成已经确定了的随便讲出来。

 

整个拜访一直是柱间在安利木叶安利梦想,斑只偶尔插句话,说实话柱间安利的时候热情洋溢,很容易让人信服,但是前提是漩涡们没有见过宇智波斑。比起柱间这样逮着陌生人就大肆安利的做法,像斑那样,先就漩涡的封印术请教,提升好感度,在柱间的安利中发言虽然少,又时时点到重点的做法,更能让漩涡们信任,虽然斑其实没有那个意思。因为柱间在一边的缘故,斑不自觉的露出与他对抗的气势,就更让漩涡们信服了。等柱间安利完两人告辞的时候,斑和水户的眼神对上,打了个一会回来的手势,漩涡们就激动了,看来他们的推测没有错,至少现在不要那么快答应千手的联姻要求对漩涡更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