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九尾斑脑洞01

依旧是聊天整理各种错别漏字

CP柱斑

 

本洞的设定是在斑捕捉九尾之前,没有尾兽人柱力的存在,沙之国那个人柱力是之后出现的。 

 

千手宇智波结盟之后、木叶建立前期,斑和柱间时常会切磋。每次切磋斑总是一开始占上风,但因为续航能力差,两人间的差距就渐渐拉平,在不是生死之斗的前提下,平手或者输掉占了大部分。他就想恢复力是天生的没办法,查克拉量我还没办法吗?就一个人跑去抓九尾,想把它当成充电宝用。

宇智波并没有人柱力技术,斑所想的也不是后世那种借助尾兽力量的战斗模式,他也不太懂封印术,是用写轮眼硬生生的催眠了九尾强行塞进肚子里。阳性的那部分查克拉很顺利封印了,而阴九尾那部分和他自己的查克拉混和起来。只要斑一个不注意,阴九尾的查克拉就会泄露出来形成虚影,表现在外表就是会露出尾巴。这部分的查克拉不完全受斑的控制,当然了,在斑集中注意力的时候是可以完全操纵的,但斑不可能随时注意这种小事。不受控制的查克拉形成的火焰除了斑本人无所不烧,别的还好办,从阴九尾查克拉泄露到烧着毕竟有时间差,足够斑反应过来,但唯一反应不及的是斑自己的裤子。尽管就算裤子屁股上烧个洞也会被虚影的尾巴遮着,没人能看到,但斑还是特别羞耻,决定能管好尾巴之前不出门。

 

他突然在木叶里消失了,这让柱间很担心。去探望他又没生病,只说是自己心情不好,柱间也不敢问他为什会么心情不好。毕竟这时候木叶正要选举首领,扉间在四处串联运作,让柱间当火影。这里因为斑提前出门抓九尾的缘故,所以原著里斑听到千手兄弟诋毁宇智波的事件蝴蝶掉了。柱间不知道该怎么跟斑说,他出门一趟火影就变成了民选了。他觉得宇智波肯定告诉了斑,所以斑才会不高兴,就拐着弯暗示斑要多出去走走,以后当了火影要多接触人群。斑现在就听不得这个,还出门?出门给大家看宇智波的族长长了狐狸尾巴吗?干脆就说不要当火影,要柱间当。柱间一开始还以为他是说气话,后来发现他是认真的,特别高兴。他弟的话对柱间其实是有影响的,但是斑每一次都让柱间认识到他到底有多么纯粹。

为了让斑高兴起来,柱间就邀请他切磋。斑超兴奋,但是不行,万一打架的时候放松了对查克拉的控制,露出尾巴了怎么办?!别的人斑还可以万花筒,对柱间这个没用啊。斑只能忍耐,又不敢发火,因为发火时失控的几率大。柱间一看斑反常的温柔(不是)——他是说斑温柔啦,不过那是说他为人着想方面——就开始忍不住要作死,但今天的斑的脾气特别好。柱间就有些害怕,回去和扉间商量,要搬过去跟斑住,他担心是不是斑的眼睛又出了问题。扉间觉得眼睛出问题的不是斑,是他哥,废了好牛鼻子劲才安抚住柱间,回头就想这样不行,必须快点让他哥娶个老婆。

这个时候木叶已经有流言了,应该说千手的内部有流言,关于他们的族长是基佬,不爱漂亮姑娘,就整天跟在宇智波族长屁股的后面转。扉间也没办法,结盟前的最后一战柱间可是当着好些千手就为了斑一句话要自杀。平心而论,要不是他绝对相信他哥对理想的执着,他自己也要信了。现在流言还只在千手内部流传,万一他哥脑子进水,一定要搬去和斑一起住,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扉间就写信催漩涡快点来。

漩涡其实是为了联姻来木叶的,不过千手和漩涡的联姻,尤其是在木叶建立后,不管是村内村外都有很多人不愿见到。所以名义上漩涡是来支持木叶的结界建设,得钱出任务那种。斑对此翘首以待好久了。在所有忍族里漩涡的封印术是最好的。斑觉得肯定是自己的封印术出了问题才会导致九尾查克拉的泄露。正好漩涡要来木叶,宇智波虽然和他们虽然没仇,但也没什么交情,可漩涡不是接了任务吗?到了漩涡快来的时候,斑等不及就一个人先去见漩涡了。他打听过漩涡小队的首领的是这一代的族长之女,作为独占一国的漩涡,他们相对讲究,对外都称是姬君,就穿得很正式。漩涡姬没到木叶就有人来迎接,只有一个人,还是个适龄青年,感知里非常强大,人又特别俊美。斑的族徽被炸毛盖住,他又特别自信,觉得就算不自我介绍别人也该知道他是谁。水户特别害羞,好帅,又被陪她一起来的女忍们打趣。斑看她扭扭捏捏的,有些不自在,旁的女性(主要是千手和宇智波)看到他都很畏惧的。总之两个人交流了,对彼此的印象都比较好。他是个急性子,寒暄过后就直接问了水户一些封印术的问题,都是他觉得想不通的,虽然对漩涡来说相对简单,但是都是有趣的疑问,再来宇智波的一些封印术的理解,是要结合写轮眼来看的,角度也新颖,两个人居然相谈甚欢。因为彼此刻意结纳,等到木叶的时候,水户就含羞带怯的问该怎么称呼大人。她之前一直含糊的叫斑“大人”的,斑也没在意,说姬君直呼我斑就可以了。水户吓一跳,原来他不是千手柱间,而是那个传说中的战场修罗宇智波斑,眼睛睁得大大的。斑还以为她是因为得到直呼名字的殊荣而惊讶。他对水户印象很好,就笑了,马亚迷人,水户和她的姊妹团都被迷得晕乎乎。这个时候漩涡的部队已经到了木叶,远远的可以看到有人出来迎接,扉间把柱间也拉来了。斑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的出现可能有些不太妥当,毕竟漩涡是千手的传统友好忍族,不过他很坦荡,反正现在也不能当火影,就礼貌的和水户话别,在一群人面前施施然走了。扉间恶狠狠的瞪他,他才不管呢,倒是柱间看起来一副委屈的样子让他不太自在。等他走远了柱间还盯着,扉间就听见自己的族人在窃窃私语,说什么宇智波族长向漩涡姬示威之类,还有自己族长瞒着宇智波族长来接漩涡家的姬君,这下翻车了等等。扉间快炸了,宇智波这么黑,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了他们和漩涡的联姻计划横插一脚,他大哥和族人还这么不靠谱。扉间是真心累,还得打着精神跟漩涡套话。因为斑的插曲两边现在都没什么谈话的意思,扉间草草安排他们住宿和吃饭之后,回头准备开会讨论宇智波斑行为的意义,一转眼他哥不见了。

斑收获很多,他发现自己确实弄错了一些东西,但九尾不能就这么放出来,就兴奋的在家里写写画画,记录心得。这会儿柱间就过来了,一来就特别委屈的盯着斑看。等斑被他看得不自在了,就哭唧唧的抱怨,说斑从来没打扮得那么漂亮去见他,斑一听就要爆,什么叫漂亮?!可他不敢生气,只能跟柱间解释说对方是漩涡的姬君,第一次拜访要正式些。柱间就问他第一次见漩涡的姬君感觉怎样,斑对水户印象很好,当然就夸她,说不愧是漩涡姬君,封印术很强,人也大方。柱间接着就说,族里希望他和漩涡姬联姻。斑愣了一下就祝贺他,说水户是个难得的好女人。柱间很难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舒服,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斑去接他内定的未婚妻了,他在意了,人之常情嘛,但是斑祝贺他,表明他和漩涡姬没关系之后,他却更难受了。柱间这个人,之前有太太设定,说他真彷徨不安的时候,反倒不会消沉,会手足无措。总之他有些慌乱,斑发现了,他本来急着实验新知识的,看柱间慌张的样子就搁了笔,虽然不太清楚柱间为什么慌乱,还是安慰他。

柱间得到安抚,稍微放了心(依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不安,就要求留宿。斑本来不愿意他留宿,因为睡着的时候尾巴更容易出现,但看柱间坐立不安的就同意他留宿了。这边扉间猜到柱间去斑那里了,平时他就会找事情把柱间叫回来,但这次他觉得柱间在斑那里对漩涡来说也许是不同的信号,就放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