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九尾斑脑洞03

等柱间和斑一离开漩涡客居的地方,就看见扉间就不远处等着,凶神恶煞。柱间一看他就心虚,往斑背后躲,扉间就冲上来抓住他。一抓就发现衣服不对,把头发一撩开,背后拆了一块补子的痕迹就出来了。这特么是宇智波的衣服啊!聚聚差点背过气,他就恨自己是水遁不是火遁,不能把他哥烧到裸奔,他就一天没管他哥,看他哥弄出来什么事!柱间还要他小心点别把衣服扯皱了,这是斑给他的衣服。聚聚一口气接不上来,这特么就是最普通的宇智波的衣服,连家纹都是用的补子,再看人家宇智波斑的衣服,家纹是直接织进布料里的。聚聚那个心酸无人能说,也不想想,斑就是有织有家纹的衣服,能给他哥穿吗?还真以为是宇智波柱间啊。斑看他们兄弟撕逼(并不)就自己走了,想想之前的拜访其实目的没达到,就又去了漩涡,正好漩涡也等着他。战国时期物资匮乏,普遍都是一日两餐,就算是忍者,除了战争或者任务期间,也都只有两餐的。午餐就是最主要的一餐了,斑去的时候漩涡们正准备呢。斑其实没想到,毕竟作为甜党,宇智波的第二餐要比漩涡更晚一点,漩涡就和千手一样讲究过午不食。出门在外也没地讲究,就普通的食物,米饭,鱼,还有裙带菜,再就是一点腌渍的萝卜。但作为姬君还有姬君的客人,水户和斑各有一碗蜂蜜水。斑喝蜂蜜水的时候整个人都柔和起来,饭后两个人的讨论也特别惬意。原本漩涡们分析说斑是为了接近漩涡才拿封印术当借口,但是听过斑的问题的人都不会这么想。斑在查克拉的理解使用上是个天才,写轮眼也给了他理解封印术的不同角度,进步一日千里,水户特别佩服,一开始是他问,水户解答,慢慢的就变成两个人互相探讨。漩涡族人就觉得,宇智波族长和他们姬君简直天生一对,并且宇智波族长多么有礼貌啊,上门拜访每次都先送拜贴,在他们这吃了几次饭,还回赠了糖果。在木叶里风评不好一定都是千手的污蔑。

漩涡的心变了,扉间全部看在眼里。宇智波斑实在太阴险了,明明是为了和千手联姻才来木叶的漩涡,没多长时间就被他收拢。聚聚发誓一定要揭露他的真面目。他就跟他哥讲,斑是怎么背着他追求他的未婚妻的,他哥就说不会的,我相信斑,斑的一切我都知道。聚聚生气了,你知道个屁!你知道他晚上睡哪吗?!柱间就说我当然知道啊。扉间就呵呵,你说他现在还睡不睡那里?因为有天斑和水户讨论得兴奋了,两个人还有帮手的漩涡们一起画了一晚上的封印阵,解决了一个困扰漩涡很久的问题,等第二天才离开。聚聚怎么可能不知道?在他看他大哥倒是不知道的。这句话就扎心了,柱间可不清楚在扉间还有其他千手们眼里他和漩涡的联姻已经快破掉了。他还以为漩涡姬是未婚妻或者起码是未婚妻备选呢。这种话是侮辱他未婚妻,更是侮辱斑。他气坏了,斑这么好,扉间却总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如果连他弟弟都不能真正放下仇恨,追求和平,他和斑的梦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达成呢?

他气哼哼的跑斑家里要求和斑一起睡。斑这时候也听到了流言。他自己问心无愧,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他也觉得,在漩涡那里待一晚上有点不太合适,毕竟漩涡姬是柱间的未婚妻,虽然那天有一堆漩涡在,但外面的人不知道啊。这次柱间求留宿斑就没有拒绝,一来他急着搞定尾巴的事,二来也有向柱间解释他为什么和漩涡走得近的意思。平时他做什么都不解释的,这个因为影响到了水户的闺誉,第一次想要向柱间澄清。

柱间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看见斑还在忙着,就很自觉的先去洗澡。宇智波是火遁大族,屋子里都自建有浴室,随时有热水,这在战国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像千手就只有冷水,要热水得自己烧。柱间还是很喜欢蹭斑的浴室,等蹭完之后一看,斑还在忙,不过位置已经从书房转移到卧室了。其实斑虽心急,也没这么急。他这段时间已经断断续续的改动了一些封印,查克拉泄漏的几率已经变少了,他主要就是想让柱间看看他是在研究封印术。但柱间很不开心,平时他一来斑就只顾着他,从来没有像这样还在注意别的的事,他就蹭斑背后趴他身上,探头看斑干嘛。斑背后敏感着呢,特别想把他甩开,但是不行,要让柱间看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不知道他一紧张毛就炸起来了,特别明显,柱间觉得可爱,故意不放手,终于把斑给蹭毛了,等斑要揍他才问,这是你这段时间的收获?我大概知道有差不多功用的东西。斑就收了手,柱间就说以前他刚觉醒木遁的时候控制不了查克拉,经常是一激动,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快速木质化,后来用封印把木遁查克拉控制在体内,直到他去湿骨林修行后能控制了才解开。斑说我知道啊,就是普通的封印囚犯的封印术吧。柱间就问斑怎么知道的。斑说既然会出现那种问题,你们族内关于木遁的资料那时候估计也没有了,短时间内有找出个针对性的封印恐怕难。柱间就说对,但是和普通的封印术还是不一样的,你知道我们千手的查克拉量是比较多的,常规的封印术在千手身上很容易破封,一般来说对这样的忍者都是直接破坏查克拉经络,整个忍界除了日向的点穴和宇智波的瞳术封印,想要不伤查克拉经络封印千手的封印术,估计只有漩涡可能有,但还有个别的方法,是千手自己用来惩罚犯错的族人的,需要被封印的人自己配合,用查克拉结阵,因为结阵的查克拉属于被封印者本人,调动查克拉想破封的话,首先就是加强了封印。斑对九尾封印也是靠调动封印内的查克拉来维护封印的,这个主意他才想出来,还没实践过,他本意是想靠这种封印方法来解决九尾查克拉泄漏的问题。尾兽的查克拉来自自然界,消耗了就从自然界补充,因此九尾查克拉的爆裂性质并非属于查克拉本身。斑其实很讲究,他嫌弃九尾的查克拉不好看,直接借用是下策中的下策,他要的是个充电宝,而不是后来的人柱间力那种模式。他的设计只是个雏形,但架不住柱间提供了成熟的成果,而且柱间那个封印本身就为了在特殊情况下让被封印的族人有办法自保留有后门,斑觉得改造一下,挺适合当输送查克拉的管道的。他很兴奋,立刻就拉着柱间改,改好了就要实践,他跟柱间说了,他抓了九尾,柱间也超兴奋,尾兽啊,这么有创意的只有斑了。斑也不怕封印失控出事,有他在还有柱间在,别说一只九尾,九大尾兽都来了也不怕。两个人就兴奋的改封印,斑用写轮眼控制九尾,柱间就帮他监测查克拉的走向,特别顺利,最后对接斑的查克拉和九尾的查克拉的时候,砰的一声,斑的屋子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