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九尾斑脑洞05

树球里的柱间开始研究尾巴。毕竟树球里面空间小,两个人打不开,斑看着逃不掉,就放手让他摸了。之前的尾巴是阴九尾的查克拉外放所形成的虚影,所以能够燃烧,但现在的是实体。斑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会有实体的尾巴存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些尾巴和九尾脱不了干系。尾巴末端连着尾椎,像长身体上一样,斑自己摸了,还让柱间摸,都没发现异常。尾巴能随斑所欲的活动,被抓住了还能有感觉,还好的是看上去是一大把,实质上还是查克拉的实体化,没有什么重量,要不然连走路保持平衡都是问题。柱间抓了尾巴上的毛,扯下来的瞬间就消失了,原来长毛的位置也和之前一样,就像是幻术,但有痛觉。斑玩了一会,觉得尾巴还是挺有趣的,随便一挥就可以打到柱间,柱间也觉得有趣,一大堆尾巴在斑背后毛蓬蓬的,比斑本人体积还大。两个人一条一条的搬过来数了,正好是九条。

他们玩了半天,看外边人散了,柱间就偷偷开个缝,抱着斑——这里说明,抱的动作,主要是为了让斑的大尾巴同时护住两个人,以防走光——抱着斑偷溜回了家,毕竟斑家已经被炸了。

柱间动作很快,又谨慎,没人看到他们,但是家里有扉间在,他一感到他哥和斑回来,就奔出来,看见他哥光溜溜的抱着个人,身上裹着什么皮毛。他算是之前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看斑这么温顺的被他哥抱着,心想还好我准备了。就拿出药跟他哥说,药我已经备好了,你给他上吧。柱间一脸懵逼:啊?聚聚十分沉痛: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一定要上药。他哥继续:?!聚聚心想他哥太不开窍了,就算有医疗忍术不怕裂开,但你那里那么大,斑撑那么久也得用药不是?就干脆点明了,你都用斑那里了,给他上药是你的责任!还有里面要清干净,你不想他明天拉肚子不是?马亚斑先一步听懂了,跳下来就要揍他,柱间赶紧拉他:斑!斑!衣服还没穿呢!聚聚一眼看到斑头顶上冒出来的两个狐狸耳朵。之前在树球里比较黑,加上斑之前虚影的时候也没有耳朵,两个人光注意尾巴去了,都没发现。扉间大受打击,他还以为兄长们是第一次,原来这种play 已经玩上了吗?灰心丧气,不过药还是给了他哥。他哥慌慌张张的,拉着斑保护他弟不被揍的进了卧室,把斑按被子里起身准备找衣服的时候,才领会到他弟刚才说的啥,嘭的一下就脸红了。斑还拿尾巴缠他脚想摔他,大尾巴使用不熟练,前面全部走光,蜡烛一闪一闪的,大柱的大柱就不行了。要说柱间本来真没有这个心思的,奈何他弟说得太清楚,连药都准备好了,摆明了支持他和斑。大柱就不止身体有反应了,心也蠢蠢欲动。斑的尾巴还不停的在他腿上扫来扫去,不是要还能是什么,柱间就扑了。此处省略打来打去最终还是进去了的5000字,斑有了九尾外挂,但只是查克拉充电宝,体力没加的,再加上明明是查克拉的实化体,偏偏有了感觉的九条大尾巴,凭空多了一大堆弱点,跑也跑不了,耳朵也是,柱间咬着头顶上的耳朵艹,斑又麻又痛都不敢动。心里恨极了九尾,还说是什么最强尾兽,简直是世上最大的废物。

 

这一晚柱间又是兴奋又是满足。等斑累了睡过去,就笑咪咪的躺一边看,一会儿又想起没热水,起来敲扉间门,让他帮忙烧水,自己忙着给斑洗澡上药。睡之前跟他弟说,还是快点跟斑结婚。扉间快睡着了的,一下子被他弄清醒了,心想你们一起这么久了都没结婚,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想跟他哥吼你说结婚宇智波斑同意了吗?回头一看斑在他哥怀里呢,怎么想怎么糟心。早知道他哥已经跟斑有了一腿,他才不会把漩涡找来,现在倒好,要怎么办才能跟漩涡说以前说好的条件都作废又不得罪人呢?

 

等第二天斑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就大变样了。

他疑惑的看着满脸黑气又不得不招呼世仇家族长吃饭的扉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个假的千手老二。等吃完早餐扉二主动去收拾碗筷,把空间让给兄“嫂”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千手兄弟想干什么。

“结婚?不行!”被挚友+兄弟的炸弹一下子砸蒙了的斑差点跳起来。昨晚的事只是意外,是预料之外出现的尾巴的副作用,是一时查克拉混乱的结果,斑坚信着。自己和柱间只是挚友,偶尔上一次床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斑思索着他所知道的关于朋友之间演变出床上关系的例子,最终觉得这并没有什么。虽然在专情的宇智波中间不常见,但斑也知道在忍者中同性之间解决生理需要并不是什么个例,虽然这种事多发生在战场上或者任务期间,来缓解积蓄的欲望与压力,但昨晚也不是什么正常情况。他松了口气,正准备跟柱间谈谈自己的意见,突然想起在木叶客居的漩涡,不由得一僵。

 

不对!柱间是水户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