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九尾斑脑洞06

记起来挚友已经有了家室(四舍五入算有了吧)的斑难得的慌乱了一下。虽然世道并不禁止有了家室的男人交朋友,但对于专情的宇智波这依旧是个大问题。何况水户是斑的朋友,即使以宇智波挑剔的眼光来看,也是个好女人,封印术好,人又大方,还是仙人体血继的拥有者,简直不能有比这更好的结婚对象了。他怎么也不可能去破坏自己两个朋友之间的感情。柱间是个好人,水户也是,他俩结婚一定会过得很幸福——斑暗暗点头,全然不顾一边殷勤的开始照顾尾巴毛的挚友——好人和好人就应该在一起。

 

但柱间的固执从不是能轻易打消的东西,斑很确定这点。世人的认定也好、充满荆棘的道路也好、甚至斑的思想和拒绝都不能影响他。他说过要让两族结盟,在他们幼年玩耍的悬崖下建一个村子,把弟弟保护起来,这样无稽的幻梦也被他做成了。反观斑,失去了发誓要保护的弟弟,还要靠弟弟的眼睛才能苟活于世——他不由得一阵恍惚,还是柱间用木遁造了把梳子,开始自得其乐的打理起那几条蓬松的大尾巴来才唤醒他。

 

“你喜欢这个?”狐狸尾巴摇了几摇,轻松的摆脱了柱间捧着它们的双手,在他手腕上摩挲了几下。

挚友难得的主动亲近让柱间开心不已。斑的眼光向下,厚重的刘海像往常一样遮住了半张脸,理应像往常一样很难从外表来判断他内心所思所想,但高高竖起的耳朵暴露了他。尖尖的狐耳顶在头顶,靠近柱间一侧的那只转动着朝向柱间的方向,不时抖动一下。

 

这实在可爱得有些过份,柱间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内心一片柔软。按道理他今天应该待在家里,陪着刚刚经历了不适的斑,只是他也清楚,昨晚发生在宇智波族地的爆炸等于在木叶所有忍族的心里都种上了一把起爆符,现在只是因为他和斑两个当事人都没出现才延缓爆发,如果到今天早上他们还不出现的话,恐怕有人无法按耐下心底的疑问。木叶才刚刚建立,这个时候出现人心不稳可能会造成他们不想要见到的局面。斑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太多活动,只能由自己去安抚他们。他把手滑向斑的后腰轻轻揉捏,一想到自己还需要应付那些麻烦的宇智波就想叹气,见不到斑他们很难听信自己的劝说,但是不管是斑的现状还是自己的私心都不像让别人见到这样的斑。他靠拢过去,宇智波头顶的耳朵先是轻微后压,然后瞬间立起来,狐狸尾巴开始缠上柱间的手臂——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坦率,就算宇智波的眼睛仍然下垂着,表情也始终不动声色——柱间忍不住轻轻拥抱了他一下。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从未觉得挚友是脆弱的、需要人呵护的对象,现在他仍然这么想,但始终忍不住想把他搂在怀里的欲望。

 

斑并没有像柱间想的那样留在屋子里休息。尽管腰背还有后面都还有着奇异的酸痛,他还是在柱间离开后不久就离开了千手大宅。负责打扫的千手族人看到了他,也不敢多问。大概猜到了柱间的行程,斑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宇智波,而是去了他们从幼年起就一直常去的悬崖顶上。这里可以观望到整个木叶。属于千手和宇智波的建筑像沿着一条无形的河流一样散落成大概两排,其他后加入的忍族就像卫星一样拱卫着他们。按千手扉间的意思这种随意建房的情况要不得,会影响木叶之后的发展。他正在想办法做个规划还是什么东西,让大家按他指定的地域建设,据说一部分千手和宇智波的房屋也要重建。如果他不在后续的设计中暗坑宇智波的话,斑还是赞同他的意见的。一条小的、还没有两三家店面的商业街已经有了个雏形,开店的是在战争中失去了肢体,不能再继续忍者生涯的人。一些女人带着孩子在那里挑选商品。幼年时期他和柱间所共有的梦想,在十多年后的现在终于开始缓慢的成为现实,他决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哪怕那个人是他或者柱间也一样。

 

漩涡是作为千手的联姻对象来木叶的,斑捏起一片中间被虫蚀过的树叶,脑子转得飞快。作为千手的友好忍族,如果他们想要加入木叶的话早就能够加入了,到现在还没有行动,估计还是舍不得放弃在涡之国的基业。作为火之国毗邻的小国,涡之国的港口上可以直通云雷联盟,下可以连接水之国,木叶也不可能放弃这个战略要地。如果涡潮村不能属于火之国的话,一旦战火将起,涡之国立刻会成为三大国的交火中心,仅凭漩涡一族护不住这个地方。就算千手再怎么顾及两族的关系,和战国时不同,已经有了村子和国家立场的他们也没有办法倾自己的力量去援助漩涡。除非他们有了什么关系可以说服忍村的其他忍族还有火之国的大名。

 

——有什么比千手柱间的妻子是漩涡姬君,漩涡只是作为战略缓冲意义存在,名义上的独立一国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