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辉脑洞11

神树死了?

柱间简直不敢相信。辉夜之前还给他们科普过关于神是不死的事,那些东西虽然听起来荒唐但自成逻辑。可转念一想,斑的猜测也自有其道理,比如为什么六道仙人要把信仰之力分给其他人——如果承载着力量的辉夜和神树都没出问题的话,六道应该不至于多此一举。是的,多此一举,虽然作为一个从小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忍者,让千手柱间成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有点困难,但这并不妨碍他理解一点:忍者的地位和命运与他们所拥有的非人力量密切相关,除非他们放弃自己的力量,否则永远也无法融入普通人,然而又有谁可以放弃掌握自己命运的力量呢?他很快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如果说神树……那辉夜?”

“嗯。”斑的声音也低了下来。方才他们给辉夜输足了查克拉之后,怀着孕的女神就疲累的睡去了,并没能听到这些攸关自己命运的信息,而对于柱间和斑,这是已经发生的、不容改变的事实,谁也不知道让女神提前知晓这些会发生什么。斑头痛的揉了揉额头,和辉夜在木叶所看到的时隔千年的景色不同,柱间带来的日记里记述的很可能是和辉夜所来的时代相隔不久的故事。除了认定自己是“神”,并且对普通人有种莫名的责任感之外,他认知里的辉夜和普通女人并没有多少区别。一个普通人知道了原本以为长久的生命马上要发生意外会是什么反应?他看了柱间一眼,觉得自己从未遇到过这么麻烦的选择。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终于还是先把这个问题抛在一边,毕竟辉夜能不能回去、什么时候回去都还不明了,何必现在就考虑那么多呢?

柱间的加入毕竟不是白给,很快他们就发现辉夜对查克拉的需求规律,九尾的查克拉比不上柱间或者斑的查克拉,他们俩中单独一人的查克拉比不上两人合起来的。柱间注意到他和斑的查克拉在真正被辉夜肚子里的孩子们吸收之前就已经合为一体,形成一种新的、让人隐隐有种忌惮的感觉的力量。他有次开玩笑的跟斑讲说不定那就是石碑上所说的“森罗万象”,路过听到的辉夜理所当然的点了头。

“你们两个的查克拉加在一起刚好是纯粹的信仰之力,”她轻快的说,“比神树的力量还要纯粹——你们真的没感觉过人们的愿望吗?”

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按辉夜的说法,完整的信仰之力由人们的祈愿产生,而获得它们的人就要满足人们的愿望。神树并没有分辨人类祈愿的能力,因而它的力量是驳杂而混乱的,并不能被人利用,就像是九尾庞大又混乱的查克拉。而大筒木们使用了特殊的办法把这些力量提纯,具体的表现就是让神树结果,成熟的果实由纯粹的信仰之力组成,就像是柱间和斑的查克拉混合在一起组成的新的力量,但这依然是信仰之力,要受提供者的愿望的影响。最终去除了人类愿望的力量就是辉夜原本想要得到的东西。

“不过能够为人们做什么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糟的事。”辉夜笑起来,带着一种和她的形象没什么违和的慈悲感,这时候她看起来才像是她所自称的神明,但柱间整个脊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后来斑不在的时候柱间问过辉夜,神明是否能够选择如何去满足人类的欲望,或者选择满足人类的什么欲望。

“我不知道。”女神看了他一眼,“理论上是可以的。”他们那个时候正在一起逛街,最近的忍者距离他们也有五米远。自从来到木叶,除非遇到下雨,否则辉夜雷打不动的每天要绕着这个小小的聚居地走两圈。宇智波终于还是忍不住来拜访他们的前族长。因为来人是火核,柱间所知的斑的老部下之一,斑留在家里招待他,让柱间替他照顾出门散步的辉夜。乘这个机会柱间终于问到他一直想问的问题。辉夜也毫无隐瞒:“如果我们知道人们想要什么——通常是吃饱穿暖,我们可以满足他们,提供适宜的气候,对抗各种天灾,甚至可以指导他们如何耕作和建造房屋,但之所以大筒木把信仰视之为毒,是因为有时候你根本想不到人们会想要什么,会以什么方式出现。”她停下来摸摸肚子,语气里满是沧桑,“谁会想到他们想要我有一个孩子?”

是两个。

柱间在心里默默反驳,他更担心了。按忍界通常的理论,是否掌握查克拉的性质变化是一个普通忍者向强大的忍者转变的必经之路,而偏偏站立在忍界巅峰的千手和宇智波两族不一样。千手一族通常是水遁和土遁,而宇智波一族则是火遁和雷遁。如果说其他普通族人有时候还有着旁属性查克拉,只是过少用不出忍术来的话,他和斑则是极端中的极端。自从觉醒木遁之后,他的查克拉属性就变成了纯粹的阳之力,而斑虽然没说过,柱间也清楚,他的力量早转变成纯粹的阴之力。等他旁敲侧击的了解到日向一族的查克拉属性是极为罕见的无属性之后就更担忧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斑在宇智波的神社说要离开村子,去寻找和平之路的那一刻。这种离去,到底是不是在冥冥中呼应着人们的愿望,柱间不敢去想。他从未如此确定,除了自己和斑之外,所有人都想要分开他们,不管是亲人、族人、还是敌人。茫茫世界之大,却无人能够理解他想要和斑永远在一起的心情。



好,今天到这里~大家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