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辉脑洞02

依旧聊天整理,错别漏字前后风格不一致

CP依旧柱斑,不是斑辉,不是斑辉,不是斑辉,重要的事说3遍

暂时没写新的大家看看这个凑数


也许是因为火影的威慑力,也许是因为潜在的敌人们还不知道斑已经不管事了,总之他离开村子期间一直很安全,什么事也没发生。

斑还是每天和他的妻子招摇过市,大概是因为月份大了,有时候半途就要停下来休息,扉间就目睹过一次斑把他的妻子扶到街边的店铺里坐下,从怀里掏出金平糖来,也难怪平民里对宇智波斑的风评突然转向,但这也让他突然有了个好主意。

不久之后木叶里新建了一家和果子铺,和其他的铺子一样,坐落在宇智波斑和他的妻子常逛的商业街上,这家在战国难得的甜点铺子吸引了不少人,特别是孩童和甘党宇智波。

某天斑和辉夜路过这里,让辉夜歇着去买生果子时,正付钱的斑突然听到背后一声惊呼,原来是有跑动的小孩子拽掉了辉夜的帷帽。

这是怎样的女人啊!雪白的长发和姬式眉毛,头上带着奇怪的饰物(角),最令人震惊的是那一双白眼,四下里窥探的忍者都惊呆了,等斑带着辉夜离开了大家还没回过神。

以为的普通女人,其实是日向?

最懵逼的还是日向本身了,他们紧急排查过,并没有这样的族人流落在外,而且日向都是黑发,也没听过白发的,但是有一点,女子的额头蒙着布条,哪怕真是族人,也是旁系吧,只有旁系才会在额头纹上刻印。

但这个族人是哪里来的?

日向想问,但没人敢,只好去求柱,柱也刚知道斑的妻子竟然是个日向,他这一次去拜访,辉夜就没有再带着帷帽了,柱看了她一眼,心情复杂难明,果然是白眼。

他心里觉得,斑是因为辉夜是日向,所以才让她一直带着帷帽避人耳目,他想抓住斑喊:我们的木叶就让你这么没信心,让你觉得连你的妻子也护不住,要把她的眼睛隐藏起来吗!

但在他喊之前,一同来的扉间就直接问了,关于这个「日向」是哪里来的,斑就扯出个嘲讽的笑来,柱一下子萎了,他想起斑离村前在南贺神社跟他说的话来。

阿柱看着咄咄逼人的弟弟还有一言不发露出嘲讽眼神的斑,是谁让斑对村子没了信心,再也不期待他们的理想了呢?他还没想出个头绪。

就听见辉夜叫斑的名字,斑立刻就没理会扉间了,而是起身把辉夜扶进内室,等再出来就回到了往常的面无表情。

辉夜不是日向,他干巴巴的说,然后就把柱扉赶出了屋子。

他这次回木叶并没有住回宇智波,而是在偏僻的地方自己起了个屋子,这里可以说是木叶范围内,因为保护着木叶的结界包括这里。

也可以说是木叶范围之外,因为周围并没有别的人或者忍族居住,但因为视野开阔,从商业街可以一眼看到这里,也不能说偏僻。

紧张观望火影兄弟拜访宇智波斑的忍族们就看见柱扉被斑「请」了出来,阿柱从没在斑这里得到过这种待遇,即使在千手和宇智波还敌对的日子,斑也总耐不住他磨叽,更别说两族关系缓和结盟之后了。

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单独和斑一起喝上一杯?偷偷翻过宇智波族地的院墙赖在斑那里,好逃过那些烦人的公文?

而现在斑的「家」里,他只是个不受欢迎的外来者,也对,斑已经成家了,和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朋友相比,当然是爱人更加重要,他动了动眼珠,好容易才听清扉间在耳边喊什么

「……你到底在听没有?大哥!」

扉间皱眉「宇智波斑说那个女人不是日向,是辉夜!」

辉夜?柱间这才想起斑刚刚的称呼,远在水之国的战斗疯子一族,有着被称为尸骨脉的血继,虽然并没有交手过,但柱间也知道,那是拥有雪色头发,点着传统蛾眉的忍族,仅就外表而言,确实很像斑带回的女人。

边上的扉间已经发散开了「但是并没有听说,辉夜一族会有白眼,会不会是辉夜和日向的混血?」

他看向自己的兄长「虽然不知道宇智波斑想干什么,但是一个有着尸骨脉和白眼的女人……」

他暗示,但立刻被柱打断了。

「不可能」柱下定论,尽管这种考虑会让他轻松些,「斑不是那种人」

「你不是说过,那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查克拉反应吗?」扉被自己兄长「纯洁」的目光噎得说不出话,好半天才咽下呕出的血。

『是「除了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任何其他的查克拉反应』他指出兄长的错误,突然愣住了,扭头冲柱间问,「大哥你觉得,那个女人怀孕多久了?」

「哎?哎?」突然被问到的柱间想了一下,试探着回答「大概……八个月?斑那个时候不是离村出过一次任务吗?」

「没有」扉间肯定的说「肚子里的是两个不同的查克拉反应,那个女人怀的双胎,六个月,最多七个月。」

而这段时间,斑一直留着木叶,并没有外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