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辉脑洞03

他还没把自己的推测说出来,身边就腾起一阵阴郁杀气,柱扭头就往回走,扉拉了他两次才拉住「她骗了斑!」

「等等!大哥!」扉间都快绝望了,什么时候了,他哥就只记得这些「这不是宇智波斑一个人的事!」

「舍下一个可能同时有白眼和尸骨脉的女人和她肚子里两个明显继承了忍者力量的孩子算计宇智波斑还不够!」扉间在肚子里翻个白眼,其实足够了,如果只是个女人和孩子就能笼络到宇智波斑的话,但他必须这么说「主谋者要算计的不只是宇智波斑!还有木叶!」

他没想错,柱间果然停了下来,他握紧了拳,紧了又松,「就为了这些!!欺骗……斑的感情!」

扉间听见他牙咬得咯咯响,仿佛被人欺骗的不是宇智波斑而是他自己似的,怎么会有女人喜欢宇智波斑呢?扉间隐蔽的翻个白眼,但对着柱间不能这么说「那你想怎么办?直接告诉斑真相吗?」

柱愣了一下「不、不行」

「斑那么温柔……」他那么喜欢那个女人,柱间心里一痛,如果直接知道被骗了的话,「把那个女人留下来」他下决定「等找到主谋者再说」

「想要找个能让宇智波斑动心的女人也不是容易的事」扉间满意的赞同「幕后者一定不会放弃这么有用的棋子,与其揭发她还不如留下,看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柱间警告自己的弟弟「到时候想办法让她早产」他脸色阴沉,斑就不必要知道这些龌龊的事了,早产儿太小可以推到是双胞胎身上,就算自己不动手,幕后人也不会放过这么大的破绽,自己动手的话,起码孩子还能健康些。

他又想起斑小心翼翼的牵过女人的手的场面( 并没有),只觉得气塞胸臆,又朝斑的住处迈开腿,扉间这次没能拦住,只好跟着他跑。

「你回去,」柱支使自己的兄弟,「日向他们还等着回复」

「那你干什么?」

「我陪着斑,」柱肯定的说,「不能让斑再被那个女人骗了」他停下来推着弟弟转头:「我是医疗忍者,只要你不在,斑一定信我」

扉间看着远去的兄长无声的大喊:到底斑是你兄弟还是我是你兄弟?说好了是亲生的呢?

这一次柱果然没有再被斑赶出来,扉间在坡下等了半天,依旧没有看到兄长告辞的身影,恨恨的唾了一口走了。

大概真的因为少了弟弟,听到柱间明显拿做幌子的「检查身体」的说法,斑只犹豫了一瞬,就把他放进来,叫做辉夜的女性斜躺在地板上,背靠着几个坐垫。

她看起来脸色有些惨白,确切的说,缺少健康人该有的血色,挺着大肚子更加可怕,柱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能正中了斑的困境,他不放心让其他忍族的医疗忍者接近自己的妻子,而辉夜的情况又不能拖延。

柱间正正脸色,不管对方肚子里的是不是斑的孩子,只看它们都是无罪的胎儿这一点,自己也不会视若无睹,在他正襟坐下的同时,一只狐狸从辉夜怀里溜出来。

是九尾。柱间面色一凝,但随即就顾不上这些。

手掌碰触到女人肚子的一瞬查克拉就被源源不断的汲取,就算以他的查克拉量都不由得眼前一黑,一瞬间诸般阴谋闪过他的脑海。

下一刻斑的手也覆盖上来,查克拉汲取的速度才减缓到可以承受的地步,又过了一会儿,肚子里的「孩子们」吸取查克拉的速度才渐渐减弱。

斑先撤开手,九尾跳上了顶替了他的位置,他又拉了拉柱间,柱间抬头看去,刚刚还睁着眼冷汗涟涟的辉夜这会儿已经闭上眼,似乎是过于疲累睡过去了。

他计算了一下,刚刚辉夜从他那里汲取的查克拉差不多要到他全盛时的一半,对斑来说就更多了,如果说这种汲取不止一次——这简直是一定的,那斑坚决不同意离开村子,也不同意在自己离开时负起保护村子的责任就有了理由。

他跟着斑离开内室,出门的时候不由得回头看了下那个昏睡着的女人,到底肚子里的是什么才会需要这么多的查克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