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辉脑洞 09

自己的弟弟对斑数十年如一日的敌视让柱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真要说的话,也应该是斑更敌视扉间才对,毕竟泉奈是因为扉间的缘故才过世,虽然知道在两族敌对的日子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但这件事总让柱间面对挚友的时候有些底气不足,然而他越是在斑面前有所退让,扉间对斑的敌意就越深,以至于柱间现在已经不太愿意再在自己兄弟面前谈起斑的事。

就像现在,他下意识的隐去了关于神话时代的故事,只是问扉间:“族里有过和普通人通婚的例子吗?”

辉夜需要的查克拉量很大,之前扉间就已经从柱间那里得知了这一点,这也是他默认兄长住进宇智波斑的“家”的原因之一。

宇智波一向标榜自己的血继,几乎都是族内通婚,不要说和普通人,就算和其他忍族联姻都极少,千手虽然不多,但漫长的历史中还是有几例。

他蹲下来帮兄长翻找起来,“一般来说忍者和普通人结合生下的孩子比忍者和忍者的孩子资质要差,”他边找边说,“尤其是血继忍者,即使是和其他忍族的忍者结合,丧失血继也是经常的事”

不过当这个孩子的双亲中有一个叫宇智波斑那就不好说了,扉间想着,并没有说出口,尤其是这是个还没有出生,就需要大量查克拉补充的怪物。

忍者们之间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怪事,还在母体之内的孩子需要大量的查克拉,以至于生为成年人的母亲无法提供足够的查克拉来孕育它。

这样出生的孩子,要么资质非常,远超自己的母亲,要么得不到足够的查克拉孕育,连普通的孩子都不如,因为不同忍者之间哪怕是同族也会存在查克拉不兼容的情况,有时间即使是父亲或者其他亲人想要帮助都没办法。

所以强大的忍者们一般会选择同样强大的异性结合,来避免这种情况,这也是柱间至今未能成婚的原因之一。

扉间想不到世上还有哪个女忍能够负担怀孕生下他哥的子嗣,而一个虚弱的继承人不管是兄长还是千手一族都不想要,他以为宇智波斑也一样,但是没想过他竟然会选择一个普通人——

好吧,一个疑似同时拥有白眼和尸骨脉的血继的女人怎么说也和普通人沾不上边,但她没有查克拉不是吗?

等等?也许?

扉间突然想到,说不定这个女人,就是不同血继之间结合,以至于查克拉不兼容产生的“废品”之一呢?

因为她本身没有查克拉的缘故,虽然怀孕需要的查克拉更多了,反而对其他人的查克拉没有不兼容的情况?她不是不管是兄长的查克拉还是宇智波斑的查克拉都照吸收不误吗?

只要再找个这样的女人,说不定兄长也可以……?

扉间陡然兴奋起来,比之前更精神百倍的寻找起资料来。

即使像千手这种千年大族,这样的记载也不多。大概是因为这样的婚姻并没有记录的价值——间接也说明了会选择和普通的没有查克拉的人结合的都不是什么强大的忍者,他们的后代也没体现出什么超出先辈的能力。但最后的最后扉间找到了一份纸张发黄、言辞古朴的文件,看上去像是份古老的日记——如果没有确切的日期记载也算是日记的话——笔力不足、语言也相对幼稚,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少年人无聊的抱怨。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这份一看就历史悠久的日记并没像它的其它同类一样,做出副本保存起来,还好也因此并没多少人翻阅,让它残存下来。即使如此,落在扉间手里的也是一份残页,头尾都不见了,也找不到它原本的主人的名字。不过扉间猜测它的主人绝对不会是个籍籍无名的千手——毕竟普通的少年可没办法在千手的传承文件里留下日记本来。

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词——忍宗。

这一下子把日记的历史提前到六道仙人的时代。传说中六道仙人教导其他人忍术的地方就是忍宗,但千手扉间并不觉得这会是个松散的教学组织。即使是在千年后的今天,传道授业的师父与学徒之间的关系也比同父子,更别说千年之前,还是忍术这种非人的力量。虽然在所有的传说里这个组织都是在六道死后分崩离析,然后演变为千年都不曾休止的仇恨,但正因为这样,扉间才会觉得它的消散一定经过了极大的利益斗争——比如宇智波和千手,有传说他们两族在那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不死不休的仇敌。不过这本日记里的重点不是这些,或者是记录着这些事情的文字已经散失了。扉间仔细研究着余下的部分。少年的父亲似乎是忍宗的高层,整天为了对抗忍宗的敌人在外奔波。姑且不论忍宗是怎么有敌人的,扉间发现,少年对父亲的力量很是崇拜,但自己却没能继承到父亲的强大,他把这归结为母亲是普通人的原因,因为身边的小伙伴们的父母都是忍宗内部的人。如果有同龄人的父母只有一方是忍宗的成员,那么这个小伙伴很可能就没有继承到属于忍宗成员的特殊力量。但少年虽然没有父辈那么强大,却仍然高于同侪。少年对此甚为疑惑,因此向亲近的长辈询问。

“亲近的长辈”这个词用得很玄妙,少年的父亲显然不认同这份亲近,但扉间无意去追究千年前的祖辈的家庭关系,引起他注意的是长辈给少年的解释。那位不知名的先人告知少年,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的母亲在幼儿和少女时期长期饮用一种富含查克拉的树汁。这种树汁改变了他母亲的体质,让她得以为“大人”诞下子嗣,所以只有他才是那位大人的纯正后裔,而“那一位”的后代则是邪道。

姑且不论祖先千年前的家庭纠纷,这里面隐含的讯息让扉间大喜过望。他拿起文件递给一边的兄长。

“一种富含查克拉的树汁。”他念到,“兄长你对这有没有印象?”他语气里隐含着期盼,“可以改变体质,让普通人也能顺利生下强大的忍者后代。”而且基本上不怎么消弱来自忍者那一边的遗传——关于少年所说的,关于自己未能继承到父辈强大的怨念,被扉间忽略过去,在他看来,这只是少年人对父亲的崇拜而已,少年也说过,自己的力量远高于同侪,如果不是完全继承了父辈的忍者力量,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双亲都是忍者的伙伴们呢?

“没有。”柱间露出思索的样子,“如果有这种东西,我一定听说过。”只有动物才能产生查克拉,这是常识。扉间失望的点点头,他还以为喜爱植物的兄长在这方面应该比自己知道得多才对,不过果然,这种失传千年的植物的信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他定定神,还是先去差不多同时代的文献找找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