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斑辉脑洞10

陷入研究状态的千手扉间并没能有注意到兄长的声线中隐约的那丝僵硬,也没有注意到在他去寻找其他资料之后不久,那份残页就被柱间拿起来。不过就算注意到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如此重要的信息大哥想要多了解一些不是很正常吗?当然也不会理解柱间现在心底的惊涛骇浪:所谓富含查克拉的树汁,那不就是神树吗?辉夜曾明确说过,神树果实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毒药一样的东西,神树汁液想必也一样,六道仙人也只是把分割后不完整的信仰之力也就是查克拉分给了众人。如果真有人类能够饮用神树的树汁而不死,反而改变了体质,那么能够产下忍者的后代也是当然的。他飞快的把日记过了一边,乘扉间不注意把它塞进衣内——这上面的信息太重要了。

这本日记当天就摆到了宇智波斑的手上。

和千手们不同,因为写轮眼的血继,在宇智波,真正重要的东西从来不靠纸质文献保管。开眼的方式、写轮眼的进化还有特有的忍术,全部记载在六道仙人留下的、几乎不能摧毁的石碑上,每一个开眼的宇智波都能去看。而其它东西就记在宇智波的脑子里,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传给另一个开眼的宇智波。宇智波族内虽然还保存有一些卷轴,但更多是出于一种习俗而不是必要。事实上,那些被记录在文字上的忍术通常是用于对年幼的、还没有开眼的小宇智波的教育。也是因为如此,宇智波的忍术传承固然没有遗失的可能,一些细节的历史却有中断。

斑仔细研究了柱间拿来的日记。

“这应该是六道仙人去世之后,忍宗分裂之前的那段时期。”他沉吟了半晌,现存所有记载对那段时间的历史都讳莫如深,也许就是因为少年记叙里的家庭纷争,“六道看来给自己选了个不能服众的继承人。”他把日记一推,似笑非笑,“柱间,我记得你们千手也是号称是六道仙人的后裔吧?”

“哎?哎?”被挚友那个笑容吸引了的柱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斑在说什么,好在斑也不需要他的回答。他指着日记上的文字继续:“除了六道,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物需要强调是他的‘纯正后裔’。这上面说了忍宗的敌人,很难想象除了忍者本身还有什么值得一位强大的忍者为此焦头烂额。这里还特别谈到了‘那一位’,把他和这个忍宗的大人物并列。”他摊摊手,“看来不管在什么世界,继任者都是个大问题。”

“斑你真厉害。”柱间真心实意的叹服着挚友的观察力,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忽略了他语气里对自己弟弟的暗示。但斑可不放过他:“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宇智波据说也是六道仙人的后裔?”

不、斑、你放过我。

柱间不由得露出个苦笑来。虽然忍界自称是六道后裔的忍族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但公认的最可能是六道直系后代只有宇智波。这当然是因为写轮眼,虽然白眼也一样是被称为仙人眼的血继,但显然实力比不上宇智波。千手能被大家认定也是六道的后代之一,很大原因上也是因为他们能跟宇智波干架而不被灭掉。从家族资料库里翻出先祖的日记差不多可以实证千手是六道的后代的情况下,再想想日记里明确的提到另一位肯定也是六道后代的人,还把那个人的后代称为“邪道”,就算是千手柱间也无法为自己的祖先辩护。

好在斑从来不为己甚,千年之前的恩怨对他们来讲也没有任何意义,很快他又给出另一个结论来,听到柱间耳朵里简直振聋发聩。

“神树死了。”他笃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