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女装大佬X2 脑洞 01

依旧聊天整理的脑洞,各种错别漏字

CP柱斑


今天只有这一章


木叶市有三大高中,木叶高中(男校)、宇智波私立高中、南贺川女子学院。木叶市设市很晩,三个学校里面,除了宇智波私立高中可以直升月之眼大学,其他两所也没有什么特殊。唯一的优点就是体育好,但是南贺川女子学院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成绩了。

宇智波私立高中的理事长田岛就密谋要吞并南贺川女子学院,他的老对手佛间一听,这可不行,万一田岛成功了的话,他们木叶高中的毕业生们以后不是非得娶宇智波高中毕业的女孩?那些妖妖娆娆的宇智波?这可不行!

 

佛间就想了个办法,把自己刚满15岁的大儿子扮成女孩,让他去南贺川女校上学,好帮南贺川获得奖牌。刚好田岛也想到这点,让自己刚回国的儿子穿女装去南贺川,看有没有什么人会影响他的并校计划。柱间练柔道,15岁就肌肉梆硬,全身上下除了头发没有什么地方像女孩。他先入学,因为外表不太受欢迎。他和女孩子没有共同语言,又要住校到周末才能回家,才待三天就已经受不了了。

 

这天他正郁闷,老师推门进来说我们又有个新同学,来自美国的内轮君,内轮真鳕,内轮君是在美国长大的,日语不好,大家要帮助她。柱间只一眼就被迷住了,身材高挑黑发雪肤的美人,气质冷冷的,被她眼角扫过时柱间觉得自己身体都僵硬起来。老师看了一下,让真鳕坐柱间前面,柱间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看着真鳕往自己边上走,话都不会说了,就觉得她真好看,走路的样子好看,坐下来的样子也好看。等这一天结束柱间回宿舍的时候,惊讶的发现真鳕也住这个宿舍。他要和真鳕同居了(并不),这真是甜蜜的折磨。

 

南贺川女校建校很早,一开始是想建成贵族女校,虽然因为当时的木叶没有其他能供女性上学的地方成为了普通女校,但住宿环境不错。像柱间的宿舍,是由一间小小的公用会客室,两个独立的个寝,和一个公用的卫生间兼浴室组成,可以很好的保护隐私,柱间只希望真鳕能够保守一些,否则的话他就只能躲进个寝。

 

(JJ是柱间藏了,斑没有,胸垫是斑带了,柱间没。因为柱间是柔道社的,假胸很容易被发现,JJ也容易被发现,穿特制的内裤。斑没入社团就无所谓。)

 

总之柱间小心翼翼跟斑搭话,这几天因为他“丑”,女孩子们都孤立他。他生怕斑也不理他,但真鳕并不在意"她"的外表,很温柔的跟他说话(并不是),声音不像一般女孩子那么高,有点低哑,但是柱间觉得太好听了。他一高兴就眉飞色舞,给真鳕介绍学校的布局,还有食堂的菜色。其实他也才来不久,知道得不多,但真鳕听得饶有兴致。等柱间一个人冷静下来之后才想起自己都是给真鳕介绍的什么超大碗,无限添加之类的东西,后悔得在床上打滚,真鳕该不会以为自己是个饭桶吧?

真鳕和柱间不一样,很受女孩子们欢迎。虽然她总是冷冷淡淡,问一句才答一句,但在女孩子里的人气格外高。柱间最快活的是真鳕跟他好,基本上只会主动和他说话,也会和他一起去吃饭,唯一的缺点是不方便邀请真鳕一起上厕所。每次好多女孩子邀请真鳕一起上厕所时,柱间就在心里咬手绢。因为真鳕的偏爱,其他女孩子都很妒忌柱间,不过都只是暗地里说坏话这种小事,对柱间根本没什么影响,但是有一天这种妒忌爆发了。柱间在厕所被女孩子们堵住,打他,骂他丑八怪,让他离真鳕远一点,说他每天吃那么多,真鳕和你一起吃饭一定吃不下去。柱间反驳说真鳕吃得开心着呢,女孩子就恼羞成怒的动手了。他又不敢反抗,脸上都被挠出血,头发被几个女孩拉得乱七八糟。之前斑家政课做的小饼干分他了一部分,他都放口袋里呢,这一拉扯饼干也掉了。柱间心疼死,眼泪都出来了。

 

 

这时候真鳕从天而降,英雄一般的出现了救了柱间。女孩子们一看真鳕来了就要撤退,但斑没让她们走,一边抱着柱间的肩膀安慰他一边怼那些女孩,说桥罗舞才不丑,和桥罗舞比起来你们才是丑八怪。女孩子们哇的哭着跑了。柱间也想哭,真鳕正好把他的头按在胸垫上,特别软,柱间觉得自己腿也特别软。斑还以为他在害怕,特别细致的安慰他,又拉他去医务室给他上药。他在上药,柱间就偷看他,觉得真鳕真是太温柔了,胸部也好软,这么一想他的脸又红了。

斑就问他怎么了?柱间怎么能说,只能骗他说想到你给我的小饼干被摔碎了。斑的手停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一个女孩子会带饼干去厕所,心想桥罗舞是真能吃啊。他又看了一眼柱间的肌肉,觉得他能吃是正常的,连小饼干都这么舍不得,就拉着柱间去了家政教室,偷偷摸摸的把窗户推开一个角,探着身子就把教室后门打开了。教室的冰柜里还有着没用完的食材,斑就很豪气的问柱间你想吃什么?我做!柱间看真鳕就跟看天上下凡的菩萨一样。其实没有那么丰富的食材,不过柱间还是吃到了真鳕做的蛋包饭。等到了夜晩柱间睡觉的时候,生平第一次失眠了,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真鳕护住自己,说桥罗舞比你们漂亮多了的场景,还有真鳕给自己治伤的场景,真鳕在做饭的样子,心想爹啊怎么办?你儿子恋爱了。转回头又想起真鳕把自己的头按在胸口,那种软软的触感,就算在被窝里那脸也刷的红了。

这边的斑也在捏胸,当然是他的硅胶假胸,把玩了一阵以后随手一抛。原来女人的胸就是这感觉。他还算着呢,既然桥罗舞都分不出来,这个什么假胸果然像广告里说的那样可以以假乱真。不过桥罗舞那么壮,居然连几个普通的女孩子都打不过,果然还是因为平时吃得不够饿了的,他又对着镜子比划了几下,觉得自己胳膊还比不上桥罗舞的,特别不满意。等第二天他就跑去问柱间的肌肉怎么练。桥罗舞要真是个女孩只怕要被他气哭。不过柱间好容易能帮上真鳕的忙,忙不迭的就告诉他自己从小就练柔道,肌肉都是练柔道练出来。斑一听眼睛都快掉了,你练柔道的居然打不过小女孩?柱间一看就知道他想什么,就大扯一通柔道是为了和强者交流而不是用来欺负弱者之类的话。其实他不敢动手完全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反正斑看他的眼神特别奇怪。不过他还是不信桥罗舞有多强,不过柱间那么壮他也想试试,就说我们打一场吧。

宇智波家是练剑道的,在美国时斑又学了截拳道和自由搏击,不过都是野路子。柱间唯唯诺诺的不敢答应,但斑眉毛一竖,他就从了。一开始他还想着相让,等斑挥拳的风声一起,他就知道对面是个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对手。等打完了两个人都挂了彩,斑输了一着但特别满足,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打过架了,就是还有些不忿。

 

「要是用剑我绝对不会输。」

「毕竟剑道三倍段嘛。」柱间顺口接了。

 

等斑缓过来才想起桥罗舞是女孩子,马上把柱间拉起来,一看他唇边有血就开始理怨,拉过药箱就给他上药。柱间心里特别暖,再看见真鳕雪白的手腕上有他刚才用力留下的乌青。也心疼得不行,拿着药酒非要给斑揉。这个柱间是个憨的,也不知道要轻轻揉,就像他老爹给他们兄弟揉那样死用力。斑被他揉得龇牙咧嘴,他还认真看着那段手臂。斑看他揉得顶真,突然觉得像桥罗舞这样也挺好,他之前说那些女孩子比桥罗舞丑纯粹是气话,他的审美还是在线的,这会儿他觉得,桥罗舞这样也挺好嘛,谁规定了女孩子就该柔柔弱弱的才漂亮?凭什么男人有肌肉叫帅气,桥罗舞就不行?有这么好的肌肉,桥罗舞这才叫美呢。

 

斑要扮女孩,就得至少和一个女孩一起行动,柱间正好是室友。而且柱间相处起来也不坏,这场架打下来,两个人关系更好了,除了特殊时候,几乎形影不离。斑本来是最讨厌粘糊糊的,但是桥罗舞粘着他,他一点也不难受。反倒是周末桥罗舞回家一个人待在学校里时,偶尔会感到寂寞。

女孩子们本来就diss柱间,虽然她们不会diss斑,但架不住斑本人疏远。柱间这边本来一周一次的回家是难得的松散时刻,但一想到真鳕一个人在学校,会不会凉了、饿了,有没有人会欺负她,他就坐立不安。毕竟真鳕又善良又温柔,那些女孩又恶毒对吧?

 

终于有一次柱间忍不住担心提前回去了。到宿舍的时候斑正在洗澡。男孩子嘛,带了条换洗的内裤就洗了,没想到桥罗舞会这时候回来。柱间进门时他刚洗完了,并没有听到水声,还叫了两声,没见人回答,以为真鳕不在,就坐厅里等她。斑急死了,又不能不出去,要不然万一桥罗舞一会儿想上厕所怎么办?他就想个办法,用毛巾把屁屁一围,头发放下来搭在胸前,两手一合做出个捂胸的样子,飞快的从厅里跑过去。

柱间回头一看就发现半裸不几乎全裸的真鳕从面前奔过去,差点瘫在沙发上。斑速度太快他其实没看到什么,就看到半个滚圆的屁屁。不过这半个屁屁就足够了,跳起来就冲自己屋里,好半天才敢出来。看真鳕沙发上看书呢,就赶紧把给她买的甜品上供,一边也装作看书一边偷偷打量她,心里想着我都看过真鳕的裸体了,现在向她求婚不知道可不可以。转念他又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女孩子,又有些沮丧。然后他觉得不对,难道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就不喜欢真鳕了吗?那些女生不是还威胁他让他不要靠近真鳕吗?柱间坚定了信念,如果对方是真鳕,要他百合也不是不可以。

斑这会儿也紧张呢,生怕桥罗舞刚刚看到什么了,又看到桥罗舞脸色一会儿一变,心想难不成还真看到了。但如果是桥罗舞的话,应该会帮我掩饰的吧?他又想到自己的任务,桥罗舞正是可能破坏它的人。她应该喜欢这个学校,不希望它并入宇智波。如果桥罗舞知道自己是来破坏她全国大赛的梦想的话——

他还没思考出结果,就看见桥罗舞坚定了表情,一看就是下了重要决定。

 

「等等,桥……」

「能和我以交往为前提,结婚吗?!」

 

两个声音一同响起,斑一下子愣住了,结婚他还没想过呢。但是桥罗舞、以桥罗舞那种传统的思维方式,看到了男人的裸体,应该是要结婚的吧?

 

斑从小跟母亲在美国长大,在他妈口里,田岛就是个传统的老古板。他妈多年来不断抹黑田岛的结果就是斑对日本的传统认知很有偏差,加上柱间为了忽悠他,也装出特别传统的样子,他是真信桥罗舞会因为看到男人的裸体嫁给那个男人的。

 

他本来打算说要考虑下,但看着桥罗舞紧张得连手都在抖,出口的话就变成了许可。

「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桥罗舞你是笨蛋吗?」

 

柱间猛的抬头,是答应了吧,肯定是答应了吧?高兴得一下子把斑抱住。他还记得真鳕不知道自己是男人,小心翼翼的不要把下半身靠近,准备和真鳕先百合一下,斑看桥罗舞这么高兴,心想答应她果然是对的。两个人就在这一天确定了非常纯洁的恋人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