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沙耶之歌脑洞 01

依旧聊天整理,各种错别漏字

CP柱斑

灵感来自@库洛洛.鲁西鲁 和游戏沙耶之歌(大家可以百度看看,但基本没干系),在此感谢

 

 

 

 

 

换上弟弟的眼睛的斑从麻醉中醒来后, 一切都变了样。人类和建筑物都变成了肉沫无序的混合物, 粘滑湿润,恶心至极。他试着解术,但毫无效果,那些肉糜的混合物还自称是他的族人,和他说话,请求他的指令。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斑开始寻找世界变成这样的原因。他试探过他的”族人」,发现他们除了外表和声音,其他的和他记忆里一模一样。不会有人制造这么无聊的幻术只为了恶心得他不能吃饭睡觉,也不会有人有这种实力可以制造出瞒过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如果说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融合了泉奈的眼睛,属于宇智波斑的眼睛已经成为了至高的永恒万花筒,不可能有人能欺骗得了这双眼睛。

 

难道说现在他所见到的才是“现实”,而以前的都是幻觉?

 

斑疑惑着。这个腐烂的世界里唯一“正常”的只要斑自己,其他的人、动物、植物,全部一副肉糜怪物的样子。每天斑都是强忍着才能不在和他们见面时吐出来。食物和床铺也是那副样子和气味,短时间内斑就瘦了不少。名为“火核”的怪物十分担心,屡屡来探望他。斑每次见到他,就想起那个清秀的堂兄来。

 

——自己到底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呢?

 

他试着杀死过怪物,但是怪物的尸体也没有恢复成人,也试着用自己的査克拉覆盖在怪物身上,但火核也没恢复成人形。日子一天天过去,斑探索世界的真相毫无结果,但生活还要继续,忍者们还要任务,交战。终于斑在战争中见到了唯一一个还保持着人形的家伙。千手柱间和他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毫无改变。斑睁大眼睛,甚至注意不到柱间身边还有着身着蓝色盔甲的怪物说了什么,第一时间把手覆盖在柱间脸上——活生生的人的触感。刚刚还在卖力安利结盟的柱间一下子卡主了,眼神突然变得激动。

 

斑?你也!?

 

这场战争没有开始,没有泉奈,火核对付不了扉间 (这里因为世界变化造成的冲击,斑对扉间的仇恨被冲淡了,他没有看到“泉奈”的尸体,或者说他看到的不是“泉奈”该有的样子,对弟弟去世这件事并没有实感,给泉奈报仇已经不是第一要务)。等他带着族人回家把长老们的质疑当耳边风放过后,斑来到了他们幼年玩耍的河边。

柱间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两个人交换了情报。柱间变化的时间比斑要早很多,在他觉醒木遁的那一天整个世界就变成了斑眼中的样子。在斑问是不是因为他升级了写轮眼才恢复人形的时候,柱间否认了。斑从来就是人形,一直没变成过怪物。斑又问泉奈呢?柱间沉默着揺揺头。他告诉了斑一个他还没有发现的情况:所有的婴儿在生下来的时候是完全的人类,但慢慢的,他们会变成现在斑所看到的样子。

 

柱间觉得这应该是一种病,因为很明显忍者和忍兽比起普通人和动物,要更加怪异和恶心,身上腐烂的气味也更浓厚。这是一种有査克拉的生物会更加严重的疾病。但柱间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和斑会是正常的。

 

斑在族里一力阻止对千手的复仇,大家都无法理解。但他因为弟弟的过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日渐消瘦,这也是人人可见的事实。最后大家只能认为他是为了保护族人才不和明显实力高出一截的千手对抗。有族人遇到过斑刚刚把食物咽下去,就忙不迭找个角落呕吐起来的事。大家都为因为弟弟过世的事伤心难过,却为了族人不得不按捺下仇恨的族长担心,长老们还觉得斑更成熟了。

 

私下里柱间和斑常常见面,甚至有时候会带上扉间,斑对此完全视若无睹,除非仔细观察那些肉糜怪的特征,否则他无法分辨那些怪物谁又是谁。柱间偷偷告诉斑他给扉间种了木遁孢子做为标记,好帮助自己在第一时间认出弟弟来。他们单独为了未来可能存在的联盟做准备,以便联盟后可以放手去寻找解决这种疾病的问题。比起被弟弟压在族里的柱间,斑的活动更为自由。无需再和千手争风的宇智波进入休整期,斑就自己离开去寻找治疗疾病的方法。

 

在旅途中他遇到了传说中三大瞳术之一的白眼。那个拥有和其他人不同眼睛的怪物正在和另一个怪物交战,胜利后眼睛无意中看向了斑的方向。他瞳孔紧缩,突然放弃了取得对手的性命,向斑走过来对他进行了邀清。

 

斑在日向族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就算他在族里人际关系处理得最好,斑也没有这么受过欢迎过。

 

(这里设定普通的白眼使用时就能看到世界的真相,没有受限制的日向宗家的白眼则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写轮眼要升到最高级别也就是永万才能分辨出真实世界,但无法关闭视野,普通的万花筒在特定情况下或者有特殊能力也可以看到;千手或者漩涡,只有阿修罗的转世体且查克拉激活到一定程度才会看到;轮回眼中的世界则一直都是真实的。现在的世界经过上千年的血统稀释,只有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转世还能保持正常人类的外表。这批日向是发明了咒印控制,发现不使用白眼就看不到这个了才欢天喜地的从月亮上下来。)

 

斑就有些猜疑为什么日向如此不同寻常?因为他自己的例子,怀疑白眼是不是也能看到什么。

 

天忍经不住美人的追问。作为宗家,天忍从来都看不到正常人的外表,一直生活在肉糜怪物中间。除了刚出生的婴儿,他只有在图画中才能看到真正的人,斑在他眼里简直闪闪发光   (不过他自己还是肉糜怪)。他告诉斑关于神树的传说,是一棵来自天外的神树把所有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宇智波也有着神树的传说,斑的团扇据说就是神根的树枝做的。天忍信誓旦旦,说三大瞳术里白眼和轮回眼都能看到万物的真面目,除此之外没人发现过这种病症。

 

写轮眼源自白眼。

虽然宇智波不承认这个,但斑也听过这种说法。他就有些疑惑,柱间肯定没有瞳术,他又是怎么看见的?加上千手那个近千年都没人觉醒过的木遁,他一下子联想到了神树上,忧心忡忡,不顾日向的挽留就向回赶。

 

路上一个怪物拦住了他,说是怪物,其实比起肉糜怪来说好看多了,也没有腐烂的味道。这是个黑漆漆的人形,眼睛是两团滚动着的黄色。

 

怪物对着斑就开了口。

“我的后代呀!”他说,“你真的要回到那个罪魁祸首的身边,漠视这世上的灾难吗?”

 

这个怪物自称是六道的意志,给斑讲述了世界的“真相”。

在宇宙中有一种像蘑菇一样的奇怪生物,它们的种子飘荡到一个星球之后,就会扎根生长,等快成熟了就发出孢子,寄生在这个星球的原生生命上吸取能量,被寄生的生物就会变成斑所看到的肉糜怪物的样子。

这个生物就是你们传说中的神树,等神树吸收完星球的生命,结出果实,果实落地的时候 这个星球就会步入毁灭,连同和上面的生命一起完全消失在宇宙。

这各可怕的生物,也有着对手,有一群被它毁掉了原生星球的强大生命一直在追踪它,保护着这个宇宙。这群强大生命就叫做大筒木。

这个世界被寄生到了快毁灭时才被大筒木发现,为了不让已经成熟的果实落地,大筒木的公主辉夜吃掉了果实。因为这颗神树已经快完全成熟了,除了公主之外的大筒木们也感染了孢子,变成了怪物的模样。他们决定不再离开这个星球,就在这里活下去。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自称六道的绝这么说。

 

辉夜公主某天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十个月之后生下来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和普通的大筒木一样,有着白眼,另一个则有着辉夜吞下神树果实之后才生出的眼睛。

 

“那即是老朽。”黑绝说,“后来你们称为六道仙人,那双眼睛被称为轮回眼。”

 

这个时候的母亲并没有发现异样, “六道”继续说。直到他长大,辉夜发现这个世界的人们开始拥有査克拉了。这是大筒木才拥有的力量,除了大筒木,只要当初毁灭了大筒木的星球的神树有。这个世界的神树就是当年毁灭大筒木的星球的神树的种子发芽形成的。辉夜调査之后才发现,神树通过孢子操纵着被感染的人们。

一开始只是普通人会被操纵,后来甚至一些实力低微的大筒木们也受到了影响。

 

辉夜和剩下的大筒木商议后,开发了一种术,可以吸取人们的査克拉,査克拉就是神树孢子用来影响人们的力量,吸收了查克拉之后,人们就可以脱离神树的意志控制。

 

“这个术叫做无限月读。”“六道”介绍。

 

眼看着母亲要成功了,这个时候,蛤蟆找到了我,黑绝一脸的悔不如初。我和弟弟去看了中了无限月读的人,最后消去了自己的意识,变成徒具人形的植物。为了保护人类我和弟弟联手驱逐了母表,世界又恢复了和平。

 

——但那不是真的。

“六道”痛心疾首:“为了让人们心与心相通,我成立了忍宗,把深度感染的人们集中起来。一开始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后来忍宗暗流汹涌,于是我决定把力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继承自母亲的阴之力,完全不受神树影响的精神力量,给我的大儿子因陀罗,也就是你们宇智波的先祖。而另一部分是混合了神树的力量,是来自这个星球的生命力,也就是阳之力,给了我的小儿子阿修罗,也就是千手一族的先祖。”

 

斑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他先前还对这个自称六道的人物半信半疑, 但这些秘闻丝丝入扣,和他所知道的东西完全一致。他忍不住问:“那柱间的力量……?”

 

“六道(绝)”回答:“是的,就是神树的力量。”

 

他继续说:“我原本属意的继承人是因陀罗,失去力量的我快死的时候,被神树操纵的人们怂恿阿修罗与因陀罗决裂,夺取忍宗的继承权。因陀罗不愿意和弟弟争锋,退让了。这时候我才知追,不管是我,还是阿修罗,都是神树的留下后手。我用最后的力量造了这个躯体。”他指指这个黑暗的流动物,“没有实体,也就不会受神树影响。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阻止神树复活。”

 

“我死后这千年来,神树孢子鼓励人们纷争、杀戮,以取得更多更强的査克拉为复活做准备,直到七年前它终于复苏了。”

 

斑听到这里忍不住喊出来:“——柱间不是神树!”

 

“是的,他不是。”“六道”一脸怜悯,以它的外表,做出这种表情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像阿修罗也不是,我也不是,但我们是神树给自己预备的躯体。”“六道”说,“等它吸收的査克拉够了,神树的意识就会在千手柱间身上复活,他的木遁就是明证。”

 

“这个世界被神树孢子所污染,所有感染的人的五识都会被孢子操纵,不能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异常,只有拥有大简木遗传的白眼才能分辨。除此之外,就只有继承着最纯粹的因陀罗血脉的人,才不会被神树感染。”

 

“六道”看着斑:“上天有幸,让你在神树吞噬千手柱间意志之前觉醒了永恒万花筒。”

 

 

———TBC———

晚上要有空就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