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沙耶之歌脑洞 02

斑把六道(绝)的话与自己所知的一一印证,冷汗渐渐浸透了脊背。

六道(绝)的话还在继续:“除了你之外,只有神树本身才不会被孢子影响。他要求斑再次进行无限月读,比起让星球整个消失,成为宇宙灰烬,还不如让人们在无限月读中睡去,给这个星球一个复苏的希望,这也是作为大筒木后裔的责任。

 

六道(绝)把拯救世界的任务交给了斑就离开了。留下斑站在那里,心里五味杂陈。按六道(绝)的说法,他在分割力量的时候为了避免因陀罗被污染,刻意把所有可能被神树污染的力量都留给了阿修罗。但原本的大筒木之力是阴阳都有的,他必须获得柱间的阳之力才能觉醒轮回眼,使用无限月读吸收人们的査克拉来避免神树在柱间身上复活。

斑很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因为无限月读很明显是个灭世的术,成功的话全世界除开他和柱间所有人都会死。但是如果不做,神树侵占了柱间的意识之后复苏,整个星球都会毁灭。

 

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柱间。按六道(绝)的说法,千年来的绝大部分人类纷争,都是神树孢子在背后怂恿,而近十年战争愈发激烈,则是因为神树就快要复苏,孢子们比以前更努力的奉上祭品。如果说告诉理想是和平的柱间,他自己才是战争的真正原因,斑不清楚柱间会做什么。六道(绝)也说过,在神树真正复苏之前杀掉柱间也是个办法,等到下一个宿体成熟最快也要十多年。

 

斑不想柱间死,也不想要毁灭人类,他就想有没有第三种办法能够阻止神树复活。然后他就想到神树的复苏不是需要大量的查克拉,需要许许多多人去死吗?如果大家都是寿终正寝,等到死的那天查克拉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么孢子所吸收的査克拉根本不够自己分裂,又何谈供给神树。所有的问题也就是一个问题,那就是世界和平,消除纷争,这不正是他和柱间的理想吗?

 

他又鼓足信心回去。

柱间正在家里等斑回来。斑不在的日子他每天必去宇智波族地,期间还帮宇智波解决了两批乘斑不在来偷袭的忍者,刷好感度谈不上,但起码宇智波们意识到了他0结盟的诚意。但千手们对他这种行为很不满的,明明自己占了上风,突然族长就说不打了。大家都有眼睛看得到,就觉得柱间对对家族长过分殷勤。他以前还收敛一点,现在和斑有了共同的秘密,眼中看到的是同样的风景(虽然是过份恶心的风景),有些过于兴奋,就忘了掩饰。

 

有一天出门时,扉间就堵住他,问他每天去宇智波干什么。

 

“要记住你是千手的族长!你和宇智波斑是不可能的!”

 

扉间的语气硬邦邦的,说话掷地有声。他在千手族地的门口堵住自己的兄长,来来往往都是族人,就是为了公开把话跟柱间说清楚。

柱间愣了一下,我和斑是朋友啊!他又想不只是朋友,就说:“等我们谈好和宇智波结盟的事,我就和斑共饮交杯,结为兄弟。”他说得兴奋,周围的千手牙齿都酸倒了,扉间也酸,就想问他哥谁才是他兄弟,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目的,接着逼问柱间: “你说你对宇智波斑没想法,那好,以前给你谈过和漩涡联姻的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

 

柱间简直晴天霹雳,他是能够忍着和一群肉糜怪物生活在一起,也知道他们是自己族人,对他们也有感情,但让他抱着肉糜怪睡觉还和它造小肉糜怪他是拒绝的。

柱间当场拒绝,生怕说慢了他弟还有大嘴巴的族人们就把话传出去了,扉间忍了忍,又说:“好,就算你不喜欢漩涡姬,那族里这么多未婚的姑娘,你总要选一个吧。”

边上的族人耳朵竖得高高的,柱间的头揺得跟拨浪鼓似的,扉间咬咬牙,终于说:“就算你不喜欢我们族的,还有隔壁宇智波啊,你不是想结盟吗?找个宇智波联姻也可以。”

柱间赶紧说:“不行不行。”心想我要是敢提跟宇智波联姻,斑不得打死我,宇智波的血继可是不外流的。扉间就吼:“漩涡也看不上千手也看不上宇智波也看不上,你到底想和谁结婚?!”

 

柱间想了半天跟人住一起一同起卧的场面,试探着说:“斑?”

 

扉间跳起来就要打他。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关于柱间对弟弟承认自己想要娶宇智波斑的事,他之前说的朋友兄弟都被忽略了。千手长老一个个的去柱间家堵门,中心思想就是你要娶也要娶个女的,非要娶个男人,那也不能是宇智波,非要是宇智波,那也不能是宇智波斑。

 

这里的柱间因为少年时就觉醒了木遁,之后看人都是肉糜怪,所以不太爱和人交流,完全 

受不了被一群肉糜人挤在屋里,正想跑呢,突然感到一个熟悉的查克拉在靠近,兴奋的喊着斑就跑出去了。

 

斑一到千手就被从前的敌人们围观了,这还是他积威严重没人敢上前,虽然他也分辨不出这些肉糜怪物的表情,但他还是觉得一阵阵的不自在。这个时候柱间喊着他名字出现,斑尽管心事重重,但好不容易这么多天终于看到了一个真正的人形,心情也好了许多。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和柱间一起离开了千手族地。边上的千手们面面相觑,看起来好像族长大人也不是完全一头热的样子?

 

斑听了六道的故事,回到族地之后没休息就直接去找了柱间。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把事情瞒下,但是这样之前的计划就要改变了,原本他是想两族结盟后,等情况稳定了,就和柱间一起去寻找疾病的源头和治疗方法。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疾病的真正原因,想要让世界变得和觉醒永恒万花筒前那样干净清爽,就要实施无限月读,用整个世界的生命换取。这样的代价太过昂贵,相比之下,只是自己和柱间的五感的不适就显得可以忍受。他的目标已经变成了让战争消失,不要让神树苏醒就行,这种事情一个人办不到,得跟柱间商量。

 

柱间很是赞同。他原本的理想就是不要让小孩子上战场,斑的想法更进一步。比起斑,柱间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时间长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对让世界恢复原状失去信心。在他看来肉糜人的生活和他没有觉醒木遁之前一般无二,而且对自己的状态一无所知,对肉糜人自身,治疗与否并无所谓,唯一有所谓的是柱间自己,现在还加上斑。

 

斑仔细观察了千手族地,因为对肉糜怪生理上的厌恶,他之前并没有仔细看过这里的人和环境, 这次一来果然发现千手们肉糜化的程度比宇智波要高,更加相信黑绝(六道(绝))的说法。

 

在和千手结盟,决定以两族的力量压服整个天下的会议上,斑提出了令大多数人不解的要求,就是少杀人,尽可能不要造成杀伤。他为了尽可能的减少神树孢子回收查克拉,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怎么才能不伤性命的减少敌对忍者的反抗能力。

千手和宇智波原本对结盟还有异议,毕竟千手自觉已经占了优势,而宇智波这边因为斑得到永万之后还没有真正和柱间动过手,对压服千手这件事还抱着期待,但柱间和斑拿出了画饼。这个画饼甚至不是他们之前以为的小小村落,而是能改变忍者的地位与命运的计划。斑拿出证据来,证明千手和字智渡都是六道的后代,以及忍者历史的断层中发生过的一切。大家议论纷纷。虽然此前千手和宇智波中间也有着自己是六道后代的传闻,但都只是传说而已。而斑所说的重点在于忍者们的力量,是六道分给大家的,除了六道的直系后裔千手和宇智波,还有一些其他的大筒木后人,绝大部分忍族原本都只是普通人。

 

——为什么因为接受了力量就要低人一等?

 

作为豪族,宇智波和千手并不畏惧大名,但是普通忍者的地位他们清楚。总之省略他们怎么口遁其他人的。在外人看来,千手和宇智波突然就结盟剑指天下了。

 

在这个过程中千手发现了他们对宇智波的误解,尤其是扉间,吃惊的看着斑在两族联合会议上强烈的要求少杀人,等战斗结束了确认对方没有反抗能力后要抢救敌方。扉间心想难道我以前看错了吗?宇智波斑竟然如此心慈手软?还是他那种敌意仅仅只是针对千手?如果说斑的敌意仅仅针对千手,那他哥念叨了那么多年斑很温柔这件事就是真的。扉间震惊于自己的发现,特别注意观察斑,发现他真的对千手和宇智波还有之后加入的小忍族都一视同仁。虽然都是一副连眼睛都懒得抬的样子,但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冷酷。只有对着他哥的时候,斑的眼神才会有其他的变化。

 

千手和宇智波的联合完全是1+1 > 2 的。很快他们力量辐射范围内的忍族们就投降了。之前宇智波和千手互怼的时候不觉得,等这两族联手了,他们这才发现两族的赫赫威名不是吹出来的,一个打不到,一个打不动。也许(未来的)影级忍者可以在木人和须佐之下逃命,但普通忍者显然不行,高达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抗衡。并且改变忍者的地位这一点可以说是打动了所有忍族。

忍者们不能种地,不能经商,不能拥有自己的土地这种事,大家都受够了,几乎每一个被俘虏的忍者在经过宇智波的教育(幻术)和千手的抢救之后,再听到柱间的口遁都忍不住幻想能拥有私产的未来。

 

其实大家都明白大名贵族的不堪一击,但是长久的思维定式限制住了他们,偶尔有人有这种想法,又无力一个人冲击整个世界的规则。现在千手和宇智波起了头,就算他们的触手还没伸到的地方,忍者们也蠢蠢欲动了。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