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_万古长夜

斑迷妹。无限月读支持者。在睡斑还是让柱间睡斑间犹豫中。

 

沙耶之歌脑洞 03

为了尽可能减少伤亡,高达威慑就成了柱间和斑的常规手段。虽然一些人忧心仲仲,觉得会不会减少了新入战场的族人的实战经验,让他们对战争的残酷性认识不足。但在这种情况下的敌人很快就能认识到实力的差距,投降或逃跑。这也并不是完全不死人,只是死的少,去收敛尸体的宇智波们发现,死去的人们少掉了内脏。尸体躯干上留有一个洞,似乎是什么东西从洞里钻进去把内脏吃掉了。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种特别的血继,敌人抛弃了躯壳逃跑了。、等斑听说了这事去调査时,这些尸体已经被负责收敛的宇智波焚烧干净,找不到什么线索。斑偷偷查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千手那里知道了真相。

 

“应该是被族长的木遁吸收了。”千手漫不经心。在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之前,柱间曾经发明过一种木遁的攻击形态,扦插之术,因为使用形态残忍,他已经不用这个术很久了。千手们都觉得可能是族长这段时间频繁使用大型忍术,不得已再次捡起这个术来抽取了敌人的查克拉。但斑心都凉了,他了解柱间,这种程度的查克拉消耗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更何况他相信柱间的为人,不会因为自己查克拉不够就杀人抽取,他直接找到柱间询问这件事。

柱间脸色都变了,他对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一清二楚,每杀一个人,他就会变得强大,甚至可以恢复身体上的伤痕。以前实力弱小时他的感受更会明显,现在实力强了普通杀几个人他自己可能都感觉不到。他老早就发现,木遁会吞噬死去的忍者的内脏,甚至不一定是“敌人”。在千手最困难的时候曾经试图用木遁为族人制造棺木来节省一点丧葬费,但这批千手无一例外的在他陷入困境时被理应保护他们尸身的棺木吞噬了,这一点完全不由他的自主意识控制。他努力的追求强大,强到可以胜过一切,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包括那个可以吸收别人査克拉的术,也是为了避免进入査克拉枯竭状态不分敌我的攻击别人才开发的。

 

他早发现自己是怪物了, 是邪恶的存在。之前发现斑和他一样能保持正常人形的时候,还偷偷调查过,结论让他松了口气。

 

——斑果然是美好无暇的。

 

这是审判。

他想,果然到了这一天。斑会离开吧,毕竟自己是这种怪物,这也是罪有应得,把自己的族人和斑的族人当作粮食罪孽。他把一切坦然交代,并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表情。

 

斑非常难过,因为他知道所谓“真相”。柱间已经控制不了神树的本能了,甚至神树杀人吞噬内脏这种事他竟然没能觉察。之前宇智波和千手交战时,死去的宇智波们并没有出现过这种症状,至少没像现在这样大面积出现,以至于收敛尸体的队伍误以为这是种不知名的血继。也许是因为最近柱间频繁的使用树界降临这样的大型忍术让神树激活了。斑不由得这么想,和同自己对战时会使用顶上化佛这样忍术不同,树界降临更接近神树本体的形态,大面积的树界降临状态让柱间也不可能关注到单独某根枝条的活动,明明是为了救柱间才想出的办法,偏偏把柱间更加推向深渊。他懊悔极了,深恨自己想得不够多,柱间不能再在战场呆下去了,但是也不能让他离开,万一柱间离开后去开辟第二战线,没有他控制局面会更糟糕。何况柱间是如此痛苦——面前的这个人还在努力微笑着,试图装出这不过是个小小问题的态度,但斑不会误解他瞳孔深处的忐忑不安。他一把抓住柱间的衣领把他拉过来,不就是木遁失控的问题吗?!不信他解决不了!

 

过了两天营地的千手和宇智波就看到高大的木人身上罩着蓝色的须佐跑来跑去。木人的表面覆盖了斑的査克拉之后,属于柱间的木遁果然安静下来,毕竟是世上唯一不会被木遁侵袭的力量。在小型的树界降临实验中,柱间的木遁技条也不闹腾了,吸收敌对忍者内脏的事再也没出现。斑还不放心,生怕神树吸收不到敌人的尸体,得不到查克拉补充,转而攻击身边的人,干脆跟柱间同卧同坐。

 

这一来就有了两个副作用, 一来是原本只在千手里传播的流言蔓延到了宇智波,大家都传千手族长终于把斑大人追到手了。千手还好,宇智波大沸腾,在族地和扉间一起处理后勤的火核恨不得到前线把觊觎他族长的混账千手干掉。另一方面则是还抱着千手宇智波不和想要浑水摸鱼的那些人一个个开始重新思考未来,都没看见千手族长的木人都套上须佐盔甲了吗?

 

千手和宇智波的联军势如破竹,一个个小忍族望风而降。按斑的想法是要一路平推,但柱间提出要先停下,占的地盘够大了,忍者也没有统治的经验,加上很多小忍族加入需要协调利益。他知道特别斑注重和平,想尽快停止战乱,就特别劝他说有我们在他们不敢乱来,这也算是一种和平。斑一想也是,暂时休整一下也好。等他们凯旋而归的时候,吃惊的发现小时候说要建村的地方已经变成了聚居地,好多忍族来来去去,斑在那里见到了之前认识的日向一族。

柱间一回来就被扉间叫走让他去接待漩涡来的客人,这个也被叫做木叶的不知道算村还是什么的忍者的联合体,还自发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权力机构。

 

天忍正跟斑说千手扉间准备让大家穿一样的制服和护额来提高联合体的凝聚力,斑想也不想就迅速反对,“这怎么行? !”现在他就认不出人来了,要是再统一服装,岂不是要连是不是族人都认不出?

 

日向天忍听了他的话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大家都怕千手宇智波仗着实力要吞并小忍族,现在看来起码宇智波没这个想法。所以说传言中宇智波斑不喜欢杀人,要求宇智波们战后救助受伤的敌人这件事竟然是真吗?这样的人也许不够冷血,不适合当族长,但是天忍越看他越喜欢,又美丽又温柔,除了可能太善良一点以外没有任何缺点。但是日向可以帮他呀,就算宇智波缺少政治智慧但日向有啊。这段日子大家都看到了,相比积极接触加入木叶的小忍族的千手,宇智波显得就比较高冷。一开始大家还倾向热情的千手,但宇智波既然能让这么柔软的斑当族长,看来宇智波也很善良嘛,就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天忍乐观的想,他完全没想过有宇智波没人敢反对既挂逼又牌气不好的族长的这种可能存在。

 

在柱间接待漩涡的时候,斑反对统一忍者服装这件事的传言已经不翼而走,一些小忍族默默的转而支持宇智波。扉间咬碎了牙齿,他倒不觉得这是宇智波在争权,统一领导权不管是对千手还是对宇智波都有利,只是宇智波如此不合时宜,在这种时候还只顾着家族让他不满。等漩涡一走就立即去找他哥,问他到底有没有和斑说清楚统一着装提高凝聚力重新划分小队方便指挥的事。他哥怎么可能不支持斑,还反过来安慰扉间,说斑这样很好啊,没有一个统一的名头大家也就不会觉得我们是要吞并他们,也就不会有什么抵触心理。你说那些(还没有加入的忍族)会反对谁呢?宇智波?手手?其他来了木叶的忍族?还是这个统一机构都没有的木叶?

 

扉间无话可说,柱间就拍他肩膀 (顺便加强木遁标记)。不要带着偏见去看宇智波,他再次强调,斑是个又温柔又度诚,目光远大的人(这里省略吹斑10000字)。扉间被他哥灌了一肚子的安利,出门被风一吹才想起来,今天是柱间见漩涡姬的日子,还没问问他哥的感觉,赶紧又回去。

 

柱间根本没看出来对面还有个女人,毕竟肉糜人的声音也改变了的,如果是熟悉的人比如千手或者宇智波,他还能从被肉糜人穿在身上几乎看不出原型的衣物来分辨对方的性别,对陌生的漩涡他显然做不到。

 

斑也学着他的方法给火核做了标记。宇智波族内这个时候因为势力扩张,伤亡也明显减少的缘故,以前一些闲言碎语也没人说了,虽然还有着顽固着不愿意放弃对千手的仇恨的人,也暂时被增加的势力还有事务吸引了注意力。

柱间应付完自己的弟弟继跑去了宇智波找斑,他在斑旁边看到了两个人,火核和天忍。日向天忍本质上是个很擅长隐瞒自己想法的人,但这一次他没有半点要隐藏的想法,见到斑比较激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想要快一点把斑追求到手。千手柱间对斑很特殊这点木叶都传遍了。他试探过觉得斑对千手柱间目前没有什么特殊想法,就想先暗示一下,看斑的反应。斑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他怎么分辨得出肉糜怪的表情,但因为天忍很特殊,毕竟是白眼,和额头上打着咒印的日向分家也不同,是斑难得的可以辨认出的人,所以他对天忍的态度很和缓,在外人眼里看来就是他对日向天忍的追求起码是不讨厌。

火核担心极了,他们族长一直好骗(不),前面是千手,现在又来个日向,作为最忠心的属下一定要保护好族长的安全。